鳳凰花開,又到了畢業的季節,夏天悄悄來到,捎來了離別的訊息。燦爛的黃花,編織成美麗的桂冠,祝福著正準備展翅高飛的畢業生們。今天,是我們的畢業典禮,謹代表全體的畢業生們,獻上由衷的感謝與誠摯的祝福,感謝師長在這一千多個日子當中,無私的指導,以無止盡的愛心及耐心砥礪我們,為我們的人生指引了一盞明燈。

時光飛逝,轉眼之間,三年的光陰匆匆而過;還記得,新生訓練那天,同學們乖巧青澀的模樣,到如今,轉變為成熟自信的氣質,這一切,都要感謝培育我們的母校及師長們,在學術上、生活上,對我們的引導與照顧。親愛的老師,謝謝您……………

這段話有沒有很熟悉?

沒錯,今天是畢業典禮,這也就代表著他,一代衰人褚冥漾,總算平安順利的畢業了。

但是,在畢業典禮這一天,應該很和平的,先是畢業生代表上台講了一段感人肺腑的話語,感謝師長辛勤的教導、感謝同學的陪伴,接著就是頒發學業有成的獎項,師長致詞,播放回憶錄,最後再頒發畢業證書,然後畢業生就可以快快樂樂的離開校園了。

多愁善感一點的會抱著隔壁的同學或老師哭,哭喊著我會想你、我會寫信給你、我會回來看老師的,然後一堆人抱在一起痛哭。

要不就是一群三五好友互相贈送禮物,約定著要一起考上好大學,之後會光榮回到母校。

再不然就是相約典禮之後要去哪裡哪裡續攤才對啊!

為什麼?

為什麼他的畢業典禮會這麼悲慘呢?

看著一群人混亂的追著在天上飛竄,寫著自己姓名的畢業證書,褚冥漾張口結舌的呆站在原地……

不用說,這混亂的場面一定是扇董事搞出來的!也只有那個人會打著訓練之名來捉弄學生為樂了!

「漾漾,還不快追,拿不到證書是不能畢業的喔!」千冬歲抄著破界弓,拍拍他的肩膀之後殺氣騰騰的一邊喊著「站住!」,一邊往前衝去。

喵喵騎在蘇亞背上,正一臉開心又興奮的追著自己的畢業證書。

至於萊恩,則是早已將自己的畢業證書抓在手中,站在一旁吃著今天畢業典禮才有的限量飯糰了。

說起來,萊恩是他們四個之中最早抓到畢業證書的人,以萊恩那神出鬼沒的身影,恐怕畢業證書連怎麼被抓的都不知道吧?

反觀他,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哀嘆自己的悲慘生活。

連最後一天也要被這樣整就對了?

就不能來個和平又愉快的畢業嗎!?

還我平靜的畢業典禮來!!!

一邊在心中悲憤的吶喊,褚冥漾還是只能無奈的提起腳步,追趕畢業證書去了。



「可惡,它也太會跑了吧!」

一邊抬頭注意著寫有他名字的畢業證書的方向,褚冥漾一邊喃喃滴咕著。

他懷疑他的畢業證書被人動了手腳!

畢竟,有誰的畢業證書會像他的一樣那麼難抓啊!?

不僅閃躲的技巧比其他畢業證書強,還懂得把上面的名字給隱藏起來,甚至還會故意混入眾多飛舞的畢業證書之中,企圖來個目混珠。

要不是他有米納斯,他還真找不到自己的畢業證書呢!

而且,如果他剛剛沒看錯的話,在他剛才差點抓到它卻被一旁也同樣在抓畢業證書的人不小心撞上而讓它溜掉時,他似乎看到他的畢業證書對他吐舌頭還一臉不屑樣……

……………

我靠!你還是畢業證書嗎你!?

氣極的褚冥漾,差點就要對空怒罵了。

而現在,他的畢業證書正悠悠的飛往人煙稀少的地方。

為了不驚動到它,褚冥漾現在是悄悄跟在它身後的。

他發現畢業證書正慢慢往白園的方向飛去,之後緩緩降落在乾淨的草地上,畢業證書還左右扭動了一下,就像是在確認周圍有沒有人一樣。

然後,它終於靜止不動了。

不可算逃了嗎?挑起一邊眉毛,褚冥漾蹲在一旁的草叢中,雙眼專注的盯著畢業證書不放。

「老頭公,麻煩你在周圍做一個結界。」拍拍老頭公,低聲交代著。

在看到一圈淡色的結界浮現之後,他低聲道了謝。

等到一切都部署完畢,他也緩緩移動自己的腳步。

看你還往哪跑!

「喝啊!」

褚冥漾瞬間跳出藏身的草叢,縱身往靜止的畢業證書撲過去。

「抓到你了!」緊緊抓住不斷扭動的畢業證書,開心的笑臉還來不及揚起,他就感到手指一痛。

「靠!你居然咬我!?」畢業證書還會咬人是怎樣!?

吃痛之下,畢業證書又從他手中逃脫了。

「可惡,米納斯!」

狠狠瞪著飛舞在自己頭頂上,囂張咧嘴嘲笑他的畢業證書。

抓「書」抓到火氣已經累積了一定量的褚冥漾,此刻總算是生氣了。

「米納斯,困住它!」將掌心雷對準盤旋在空中的畢業證書,褚冥漾怒極的開了一槍。

總算感覺到苗頭不對想往外逃的畢業證書,看到子彈往它飛來機伶閃過之後就想往遠處逃,卻不知周圍早已佈下結界。

當它發現自己飛一飛撞到一面看不見的牆,然後不管往哪個方向轉都逃不出去時,已經來不及了。

水藍色的水霧不知何時已包圍了它,無處可逃了。

「再跑啊,我看你多會跑!?」噙著一抹扭曲笑容的褚冥漾,慢慢踱步接近。

「還不快點放棄掙扎,再跑就讓你好看!」拿著掌心雷對著依然妄想掙扎的畢業證書,惡狠狠怒斥。

幾秒過後,知道自己無法再逃脫的畢業證書,才乖乖的變回紙張狀態。



「呼。」

疲累的就地坐下,終於拿到畢業證書的褚冥漾累的直喘氣。

不過,他總算是拿到了。

雙腿伸直,褚冥漾乾脆直接往後躺去。

啊啊,真的畢業了呢,就要跟這個學院說再見了,說不難過是騙人的。

畢竟,他好歹也在這所危險的學院裡生活了三年。雖然每天都過的心驚膽跳的,但快樂的事情還是有不少。

會跑會跳會打架的教室,今後將再也看不到了。

還有他打章魚腳訓練槍法的彼岸水,以後也看不到了。

還有擁有最多回憶的白園,他無數次在這裡跟喵喵他們一起野餐,也曾在這邊跟賽塔還有安因一起喝下午茶,這裡也曾舉辦過無數次的小小聚會……

更甚者,這裡也是他跟學長互許終身的地方。



『褚,我喜歡你。』紅眼專注凝視,卻吐出這樣震撼力十足的話。

『學長,你生病了嗎?』沒想到當他這樣說完之後,頭頂馬上挨了一巴。

『生你的頭啦!我是認真的!』惡狠狠的巴了眼前腦殘的人一頓之後,冰炎再度開口,『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喜歡妖師褚冥漾,並發誓永無二心,那你呢,褚?』

『我……』呆愣著,因為對方那異常認真的語氣及眼神。

『你只要說出你心中最真實的感覺就好。』紅眼凝視著墨黑的瞳。

『我……』回想著與學長相處的點點滴滴,不管是會巴人的學長也好,偶爾溫柔待他的學長也好,他心中其實早已有了答案。

『我也……喜歡你。』紅著臉說出這句話,褚冥漾感覺臉上的熱度驚人。

之後學長那燦爛的笑容,他永遠也忘不了。



這些寶貴的回憶,白園美好的景緻,如今將因為他畢業而再也看不到了……

忍不住一陣哀傷從心中起。

「你在腦殘什麼?」突然,頭頂傳來一陣痛感,褚冥漾吃痛的半臥起身,銀白的長髮就垂在他身側。

「學長?」你不是有任務嗎?

「哼,那種小任務!」邊說著,冰炎邊在褚冥漾身旁坐下,然後將半臥起身的人又拉躺回草地上。

是是是,你是黑袍你最厲害了,那種小任務一點也難不倒你。順從的再度躺回草地上,看著視野從清新的淺綠變成清爽的藍色。

「你一個人在這邊幹什麼?」沒看到另外那三個人在戀人身邊,冰炎開口問道。

「我在抓畢業證書。」誠實的回答。

「畢業證書?」

「這個。」將擺放在一旁的紙張遞了過去。

「扇董事在致詞完之後,丟下一句『那麼大家就去獵捕自己的畢業證書吧,沒抓到不能畢業喔~♥』,之後打開了一個箱子,然後成堆的、長了翅膀的畢業證書就爭先恐後的飛了出來,之後大家就一窩蜂衝上去搶了。」

當時那場面還真是混亂的可以啊……

「又是她!」冰炎嘖了一聲。

任何事只要扯上那個臭老太婆絕對沒有好事發生!

「反正我後來就追著我的畢業證書到這邊來了。」聳聳肩,輕描淡寫的帶過。

「那你在腦殘什麼?」

「我哪有!」忍不住反駁。「我只是在回憶過往,順便感嘆一下以後再也無法看到這些景象而已。」

「在我看來這就是腦殘。」忍不住伸出手往旁邊的人頭上輕輕一敲。

「感嘆一下也不行喔。」忍不住撒嬌的往冰炎蹭去。

「要是真的懷念的話,走過來不就好了,反正只是換一個校區而已。」揉揉對方的頭,冰炎將蹭著自己的人攬到身上。

「知道歸知道,但是那個意義不一樣嘛……」而且,距離也有點遠說。

「其實你只是懶的自己走過來吧!」瞪眼,看著那吐舌撒嬌的人沒輒。

「被發現了,嘿嘿~」因為人家移送陣還不是很熟練嘛。

「……下次要來的時候先跟我說。」然後,妥協。

「嗯。」知道這代表他得到了一個萬能的任意門,褚冥漾笑的好開心。

「走吧!」拉著戀人站起身,冰炎道。

「去哪?」褚冥漾一臉疑惑。

「米可蕥說要辦慶祝會,剛剛用簡訊通知我時間跟地點了。」揚揚手上的手機,冰炎一邊拉著人往前走一邊說道。

「欸?真的假的?」跟著拿出自己的手機來,果然看到螢幕上出現一則未讀簡訊。

…………

是故意的吧?他的手機絕對是故意的吧?

每次都在該響的時候給他搞自閉是怎樣?

他要換掉這隻手機!!!!!!!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