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妖師之名祈求漪之一族今年也能平安、順遂。」握在掌中的水晶,隨著褚冥漾的話語越來越熱,直到灼燙到讓人受不了再也握不住為止。

看著因為自己的祈願而變成一隻老鷹飛向高空的祈願水晶,褚冥漾吶吶的問了站在身旁的冰炎:「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冰炎點頭。

這樣真的可以,我只是隨便說了一句祈福的話而已耶?褚冥漾一臉懷疑的看著冰炎問道。

「就說了心意最重要。」冰炎狠狠瞪了過去,「難道你在祈求的時候是帶著隨便的心情祈求的嗎?」語氣大有『如果你真的是帶著隨便的心情祈求的話就讓你好看』的意味在。

「當然沒有!」褚冥漾一秒出聲反駁。

他可是很誠心誠意的在祈禱呢!

「那就對啦,心意越堅定,效果也會越好,更何況你還是擅長這方面的妖師。」說完,冰炎轉身離開祭壇。

「學長等等我。」見狀,褚冥漾急忙跟了上去。

他們現在人正在漪之一族的祭壇中,說到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就要從今天早上開始說起了。

今天一早,冰炎以一句『反正你整天都很閒不如就陪我出任務吧』,就將坐在電腦前練功打怪的褚冥漾拖出房間了。

還來不及說聲不,褚冥漾人就被丟進移送陣當中,背景也從看慣的房間佈置換成了蓊鬱的森林。

沒幾秒,認清現實的褚冥漾也只能打起精神先探聽任務內容省的待會因為自己的衰運出現什麼變數而害到自己。

結果,一聽說今天的任務內容是祈福,褚冥漾的反應卻是張大了一張嘴,傻傻站立著。
啪!

「嘴張那麼大做什麼?」冰炎一臉嫌惡的瞪著褚冥漾看。

「……我只是想問,祈福任務學長一個人來就好啦,應該不需要我吧。」淚眼捂著被打痛的頭,褚冥漾悄悄拉開自己與冰炎之間的距離,就怕鐵砂掌再次落下,雖然他知道這樣的距離冰炎照樣能夠打到他啦……

「我高興。」冰炎嗤了一聲。

「欸?怎麼這樣!?」褚冥漾哀嚎。

之後,兩人相繼來到任務地點,也就是漪之一族的聚落,見過任務委託人──漪之一族的村長之後,被帶到漪之一族的祭壇來。

「任務就交給你了。」冰炎丟下這句話後就涼涼的走到一旁去,擺明了不打算插手。

這個任務應該是學長接的吧為什麼卻變成他來處理阿,還他一個美好的假日來阿阿阿阿阿阿阿!

褚冥漾忍不住垮著臉在心裡抱怨。

「褚。」警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閉腦!」褚冥漾一秒挺直身子速答。

直到身後傳來一聲冷哼,褚冥漾才敢放鬆緊繃的身子。

那麼,現在……該怎麼做才好?褚冥漾傻傻看著前方的祭壇。

「褚,用我剛剛給你的水晶,然後真心祈禱就好。」

水晶?這個嗎?褚冥漾攤開手掌,掌心上是剛才冰炎丟給他的水晶。

「對。」聲音再度傳來。

那真心的祈禱又是……

難道是要他祈求各方神明來保佑漪之一族嗎?求求佛祖及各路神仙保佑漪之一族這樣嗎?
不,要是真的這麼做,學長一定會把他種在祭壇上阿阿阿阿阿!

「知道就好。」身後那咬牙切齒的嗓音,讓褚冥漾抖了抖。

那,他到底該怎麼做才好?這種事他之前又沒做過怎麼知道要怎麼做啦!

褚冥漾忍不住轉過頭,以哀怨的眼神瞅著冰炎看。

「嘖!你跟安因學符咒學那麼久了難道安因都沒跟你說心意最重要嗎?」單手扶額,冰炎一臉頭痛的表情。

「握著水晶,用心祈禱,將你所希望的一切都寄託在水晶當中。」

褚冥漾趕緊跟著指示照做。

然後,就是一開始老鷹飛上天的那幕了,回想結束。

「想真久。」冰炎冷淡的瞥了褚冥漾一眼,自顧自的往前走。

「欸?我們什麼時候到原世界了?」回過神之後,褚冥漾才發現他與冰炎兩人此刻正身處在熟悉的街道當中。

「在你腦殘的時候。」頭髮與雙眼早已變成黑色的冰炎這麼回答。

「那學長,我們來原世界做什麼?」褚冥漾自動將冰炎疑似罵人的話左耳進右耳出,追上前問道。

「吃飯,你不是還沒吃早餐嗎?」睨了褚冥漾一眼,冰炎稍微放慢腳步等人跟上。

「阿,這麼說我確實餓了耶。」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肚子早餓的咕嚕叫的褚冥漾,摸著肚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於是,他們現在正在原世界某知名商圈,尋找順眼的餐廳等待填飽肚子。





「阿~吃的好飽喔。」摸摸肚子,褚冥漾長長吐了一口氣。

往前走了幾步路之後,褚冥漾發現身後異常安靜,於是疑惑的轉過身去。

「怎麼了,學長?」

冰炎站在離他大約五步遠的地方,正一臉好奇的盯著某間店瞧。

褚冥漾走到冰炎身旁,順著冰炎的視線看過去。

「──原來是大頭貼的店阿,好懷念喔,自國中後我就沒再拍過了。」看著大頭貼店裡人擠人的樣子,褚冥漾有感而發的說道。

「大頭貼?」聽到不曾聽過的字眼出現,冰炎將視線移到褚冥漾身上。

「嗯……該怎麼說呢,就是一種照相的機器,除了拍照之外,還可以在照片上加上邊框、文字跟一些可愛的圖案,印出來的照片背後有背膠,可以讓使用者貼在任何個人用品上,所以女生們很喜歡拍這個。」

看冰炎還是一副不懂的樣子,褚冥漾拉了人就往店裡走。

「學長我們來拍拍看吧!」




然後,他們現在身在大頭貼機的小小空間當中。

冰炎看著褚冥漾嘴角開心笑容,嘴裡還喃喃唸著:「這個太花了不要、這個還不錯,阿這個好。」挑選場景的樣子,忍不住跟著露出笑容來。

算了,褚高興就好。

「好了好了,學長,要看鏡頭喔,微笑!」在鏡頭前操弄一番之後,褚冥漾開心的貼近冰炎身旁,一手指著鏡頭所在,一手攬著冰炎,在倒數聲落下後,露出大大的笑容。

喀嚓!

「學長還不要動,還沒拍完喔。」

喀嚓!

「還有還有。」

喀嚓!

整個小小的空間當中,除了拍照的喀嚓聲外,還有褚冥漾開心的笑聲。





「只是拍個大頭貼而已,根本用不著拿出黑卡嘛……」

等到兩人走出大頭貼店,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褚冥漾一邊翻看手中剛拍好的大頭貼,一邊小聲抱怨著。

只要一想到剛才學長因為店裡人太多等的不耐煩火大到丟出黑袍萬用卡嚇的店員臉色發白手抖阿抖的優先幫他們裁切時,褚冥漾就想嘆氣。

店裡還有其他客人阿,尤其是那群被他們插隊的女生們,她們的目光刺的他好想馬上逃出店裡阿阿阿阿阿!

結果學長居然還慢條斯里的拿起裁切好的大頭貼,指著其中一張要店員幫他放大。

那店員誠惶誠恐跑開的背影讓褚冥漾猜想,那人回去之後大概要去廟裡收收驚了吧。

「收你個頭!」冰炎不客氣的往褚冥漾巴去。

「噢好痛!」猝不及防之下的一巴,讓褚冥漾痛到手裡的大頭貼灑落地上,只好含淚一手揉著後腦,趕緊蹲下身撿東西。

然而,動作卻在看到那張學長讓人刻意放大的大頭貼上時,停住了。

雙眼盯著那張放大的大頭貼,褚冥漾的臉也忍不住開始發紅。

「還蹲著幹什麼,走了!」遠方,是冰炎不耐的催促聲。

「好。」褚冥漾小心翼翼抓起那張放大的大頭貼,珍而重之的將之放進皮夾當中。

「學長,等等我。」邁開步伐,追上。




那張被放大的大頭貼上,是冰炎趁著褚冥漾轉過頭準備要換姿勢的時候偷香的畫面。

因為吃驚而微微瞠大的眼、交疊的雙唇、嫣紅的臉頰,以及冰炎嘴邊那難得一見的溫柔微笑。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一一
  • 學長真的很喜歡漾漾呢~(害羞)
  • 這是一定的咩~>w<

    紫烯 於 2012/10/07 16:24 回覆

  • 小羊
  • 學長常常這樣 99.999%是被某腹黑紫袍影響了 = =
  • 其實不能否認的是學長自己本身也有腹黑因子啊XD

    紫烯 於 2013/02/05 19: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