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今天的符咒學指導課程,褚冥漾一邊收拾著散落的符紙及筆記本,一邊還不忘笑著跟安因道謝。

「謝謝您的指導,那我就先回房間囉。」將課本及筆記本捧在胸前,褚冥漾微微彎身道別。

「等一下,漾漾。」褚冥漾才剛拉開門,突然想起某件事的安因急忙叫住眼前的人。

褚冥漾回身,一臉疑惑,臉上顯而易見寫著「還有什麼事嗎」的表情。

安因笑著走上前,遞給褚冥漾一朵紅玫瑰。

「這是?」褚冥漾滿臉疑惑的伸手接過,心想,情人節應該過了吧?

看出對方的疑惑,安因笑而不答,只說了句:「收下吧,之後你就會知道了。」

於是褚冥漾右手捧著書本,左手拿著一朵紅玫瑰,滿頭問號的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漾漾,這給你。」眼前是喵喵笑瞇瞇的燦爛笑顏,一如以往的富有活力,但是……

手上那紅玫瑰又是怎麼回事?

這是他今天第二次看到紅玫瑰出現了,而且還是一次兩朵,難道學校又有什麼他所不知道的活動正在進行中卻沒有通知他嗎?

正想開口詢問,話語卻在眼神轉到喵喵身後時,梗住了。

千冬歲、萊恩還有丹恩,三個人手上都各自拿著不同數量的紅玫瑰朝他走來。

「漾漾,給你。」
「漾學長,給你。」

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動作一致的將手上的玫瑰花遞向前。

褚冥漾定睛一看,紅玫瑰的數量各是三朵、四朵以及五朵。

「你們,這到底是……」褚冥漾真的混亂了。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阿?

「漾漾,什麼都別問,只管收下就好。」難得很有存在感的萊恩,將手上的玫瑰塞到他手中,說了這樣一句話。

「漾學長,你就收下吧!」丹恩也笑著將他手中的玫瑰花遞過來。

「漾漾,收下吧,明天你就會知道答案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將玫瑰花遞上前,笑的一臉神秘。

「對阿漾漾,快點收下吧!」喵喵也蹦過來,開心的將她手中的玫瑰花塞到自己手中。

所以褚冥漾現在手上一共有十四朵玫瑰花,若再加上稍早之前安因送的那朵,那就是十五朵了。

褚冥漾嘆了一口氣,知道眼前的這些人是不會告訴他答案的,反正似乎也沒有要惡整他的意思?那他就乖乖等到明天答案揭曉的那一刻吧。

那天,褚冥漾回到房間之後將這件事情跟冰炎說了,但冰炎的反應卻很冷淡,只淡淡說了句:「大概又是扇那老太婆搞的鬼吧,別太在意。」之後,就攬著褚冥漾睡著了。

冰炎說的話跟他自己的猜測很相近,所以褚冥漾也努力不去在意房裡那些泛著香氣的紅玫瑰花,懶洋洋的蹭了蹭冰炎的胸膛,閉上眼,安心的進入夢鄉。

理所當然的,他不會發現到冰炎嘴角那抹別有用意的笑紋。



隔天,冰炎因為有任務所以很早就離開黑館了,而褚冥漾今天十點才有課,懶洋洋的賴床到快九點半時才慢吞吞的起床。

梳洗過後,他拿著隨身背包下樓,就看到蘭德爾和尼羅在黑館大廳的身影。

「蘭德爾學長,尼羅,早安。」褚冥漾一邊打招呼一邊走下樓。

「早,你吃早餐了嗎?如果還沒就跟我們一起用吧。」蘭德爾笑著打了聲招呼,一旁的尼羅點了下頭當作招呼,一邊手腳俐落的將早餐放上桌。

「好阿。」褚冥漾笑著接受了。

之後,兩人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愉快的聊天。

蘭德爾說了一些任務時發生的趣事,聽的褚冥漾臉上笑容不斷。

當時間慢慢接近十點時,褚冥漾起身向兩人道謝,打算趕去教室,不過走之前卻被蘭徳爾叫住了。

「漾漾,先別走,這給你。」蘭徳爾接過尼羅手上的兩束玫瑰花,分別是九朵及十朵,遞給褚冥漾。

咦?又是玫瑰花嗎?

眨眨眼,褚冥漾心裡雖然疑惑,但還是伸手接過了,「謝謝,但是我待會要上課,拿著這兩束花去教室似乎不太好阿……」褚冥漾苦惱的皺皺眉。

「我可以先幫您拿回房間放。」尼羅笑著建議。

「阿,那就麻煩你了。」於是褚冥漾將剛收到的花朵遞到尼羅手中。

因為時間漸漸逼近十點,褚冥漾匆匆道了謝之後就趕緊離開黑館。

「當漾漾知道的時候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一定是又驚又喜的吧。」

主僕兩看著褚冥漾的身影遠去,相視而笑。



下課之後,褚冥漾又分別從班導跟歐羅妲那邊收到二十朵紅玫瑰與三十三朵玫瑰,褚冥漾笑著接過了,並一邊在心中無奈的想著,怎麼連班導跟歐羅妲也送他紅玫瑰呢?還有千冬歲昨天說的他今天就能知道答案,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離開教學大樓之後,他在路上碰到庚學姊,看到對方手中的那束玫瑰花,褚冥漾心裡篤定的想,那一定也是要給他的。

果然,庚笑著走上前,將手中的四十四朵玫瑰花遞給他。

「任務達成,那麼我就先去忙了,漾漾,待會見喔。」庚笑著丟下這謎一般的話後就拋下移動符離開了。

看著手上數量越來越多的玫瑰花,褚冥漾心中滿是無奈。

然後,他看到賽塔在一處涼亭裡向他招手,身旁坐著帝。

精靈的邀約通常難以拒絕,而褚冥漾也沒有想過要拒絕,因此他緩步拾級而上。

「賽塔,帝,你們怎麼會在這邊?」分別向兩人打了招呼後,褚冥漾開口問道。

「我出來散步的時候遇到了賽塔,賽塔說他準備了點心,邀我一起品嘗。」帝帶著淺淺的笑容說道。

褚冥漾視線一轉,果然看到桌上擺著一壺茶和一些小點心。

「風精靈帶來了令人愉快的消息,我們只是提前在這裡慶祝一下而已。」賽塔笑著將桌上的小點心推到褚冥漾面前,看著黑髮孩子一臉滿足吃著點心的樣子,嘴邊也不由得露出溫柔的笑容來。

「對了漾漾,這個請你收下吧。」

正吃的開心時,眼前再度冒出熟悉的紅色花束來。

這次分別是五十朵以及六十六朵,褚冥漾同樣笑著收下了。

心裡的疑惑越來越多,但他也知道,答案需要自己去尋找。



後來,他又遇到了剛出完單人任務回來的夏碎,夏碎臉上掛著爽朗的笑容,手上捧著為數不少的紅玫瑰笑著接近。

「褚,收下吧。」

這次是九十九朵紅玫瑰。

褚冥漾一樣什麼也沒問,笑著收下遞到眼前的紅玫瑰。

然後他看著夏碎邊說他還有事要忙邊開啟移送陣消失在他的視線當中。

抱著手上越來越重的玫瑰花,褚冥漾將玫瑰花先傳送回自己房間,邊在心裡想著,他還會收到幾束紅玫瑰呢?

剛想著,掛著清爽笑容的阿利學長和臭著一張臉的摔倒王子就出現在他面前。

兩人手上也捧著一大束紅玫瑰,各是一百零一朵和一百零八朵。

「漾漾,這些就請你收下囉。」阿利笑著將自己手上那一百零八朵玫瑰花遞上前。

休狄什麼也沒說,只是做了跟阿利一樣的動作,將玫瑰花遞上前。

褚冥漾苦笑著收下了,視線裡滿滿的都是紅色,就像那人豔紅的瞳仁一樣。

「漾漾,接下來就請你到白園去吧!那裡會有你要的答案喔。」阿利笑著眨眨眼。

褚冥漾應了聲好,先把手中的花傳送回房間才掉轉方向慢慢往白園走去。

途中,他還遇到了奴勒麗,並從對方手中收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

「小朋友,要幸福喔。」奴勒麗笑著說了這句話,並催促他快點前往白園。

邊往白園前進,褚冥漾心中漸漸有個想法在成形。



當他終於抵達白園時,他看到了他那個從今天一早起就沒見到的戀人,此時正背對著他,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樣子。

「學長?」褚冥漾輕聲呼喚,緩步走上前去。

「褚。」聽到聲音,冰炎轉過身來,表情還帶著一絲絲的……緊張?

學長在緊張?

「學長,這一切到底是?」看到冰炎手中同樣捧著紅玫瑰,褚冥漾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

冰炎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藉此緩解自己的緊張感。

當他再度張開眼時,剛剛的那絲緊張感早已不復見,紅瞳裡有的,是滿滿的自信。

他走到褚冥漾面前約一步遠的距離,停下,然後在對方疑惑的視線當中,單膝跪地,並舉起手上的紅玫瑰說:「褚,這一千零一朵玫瑰花,代表我對你的愛會直到永遠,你願意嫁給我嗎?」

直到這時,褚冥漾才理解到自己收到的那些紅玫瑰是什麼意思。

原來學長早有預謀了,原來大家早就知情了。大家也真過份,居然就這樣瞞著他,讓他困惑了不少時間。

原來……

褚冥漾看著單膝跪在地上的冰炎,他依舊維持舉著玫瑰的姿勢,表情看似鎮定,但褚冥漾還是發覺了掩藏在鎮定之下的那一絲緊張。

如果他這時拒絕學長的話,學長不知道會有什麼表情喔?

一定會很有趣。

褚冥漾惡質的想。

但,看著冰炎跪在地上等待自己回答的緊張樣子,一雙紅瞳專注盯著自己看,眨也不敢眨,深怕錯過自己的任何一個反應,褚冥漾心想,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讓學長這麼緊張,那麼被瞞在鼓裡的那種不舒服感受,就一筆勾銷吧!

於是,褚冥漾笑了,笑的絕美。

他說:「我願意。」

他接過了那一千零一朵玫瑰花。

然後,冰炎高興的站起身,一把將他抱進懷裡。

熱切的吻不由分說印了下來。

幸福嗎?

是的,我很幸福。


──完

 


後話


當褚冥漾一答應冰炎的求婚,周圍立刻爆發出一陣歡呼。

看著他認識的人一個個從白園裡面現身,笑著向他們祝福時,褚冥漾依然還沒回過神來。

一直到惡魔調侃的聲音傳來:「可愛的漾漾小朋友,別一直賴在冰炎身上嘛,也來陪陪姊姊阿。」

發現自己還被冰炎抱在懷裡,褚冥漾這時才滿臉通紅的推開冰炎。

而正沉浸在喜悅當中的冰炎,難得的沒有對褚冥漾推開他的舉動表達不滿。

「漾漾,來慶祝吧!」喵喵一蹦一跳的接近他,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

接著,他就看到原本空無一物的白園,在瞬間多了好多桌子、椅子,桌上還有著各式各樣的茶點。

奴勒麗笑著拿出酒來要灌他,不過被冰炎給擋掉了。之後,蘭德爾、洛安、安因、賽塔以及奴勒麗等人,就湊在一邊喝酒。

一直到後來,褚冥漾才知道,原來他一整天沒看到自家學長的人影是因為對方跑到無殿去了。

「為什麼學長要去無殿呢?」褚冥漾疑惑的問著不知何時出現,蹦跳著撲向自己的扇董事。

「當然是因為有事相求囉~」想起冰炎當時的反應,扇董事愉快的用扇子遮住嘴。

「臭小子一早就跑來找我們,說是要把之前他們族裡託付給我們的東西要回去,我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把東西給他呢?所以就給了他一個小小的考驗。」

「託付的東西?是什麼東西阿?」

「就是你手上戴著的戒指阿。」

戒指?

褚冥漾抬起手看著那枚在自己左手無名指上,閃閃發亮的戒指。

「就是這個嗎?」

「是阿,那是他們族裡代代相傳的戒指,只有戒指認可的人才戴的上去唷,為了這個戒指,小傢伙差點沒拆了無殿。」想起當時冰炎暴走的情形,扇笑的像隻偷腥的貓。

褚冥漾忍不住在心裡為自家戀人默哀,被扇董事這樣惡整,學長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又要安排大家送花,又要拿回戒指,真是辛苦學長了。

「知道就好。」

正思考到一半,整個人陡然被納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學長?」褚冥漾仰起頭,看了看遠處的蘭德爾學長他們,「你不是在跟蘭德爾學長他們喝酒嗎?」

「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我怎麼能喝掛呢?」冰炎笑的曖昧。

褚冥漾傻傻的看了幾秒,意思到冰炎話中的含意之後,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學長!!」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ire Chen
  • 好浪漫好浪漫~~(眼冒愛心)如果冰炎下跪送花的模樣畫成圖的話一定很漂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