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高掛天際,繁星一閃一閃,夜晚的Atlantis學院雖然沒有白天那麼熱鬧,但還是有屬於夜的種族在活動著。

微風輕輕吹送,從未關的窗戶吹進來,吹的窗簾緩緩飄動。

褚冥漾睜開眼眨了眨,突然睡不著了。

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還是昏暗的,窗外還有細小的獸類在鳴叫的聲音,距離天亮,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突然睡不著了。

他索性打量起眼前的戀人,月光灑落在對方身上,襯的他的銀髮更加銀亮了,緊閉的雙眼,長而俏的睫毛。

看著看著,褚冥漾忍不住伸出手來,細細描繪著戀人的臉頰。

他的手從冰炎的眼,緩慢來到堅挺的鼻樑,再緩緩往下移動到冰炎的唇瓣。

看著看著,也忍不住將自己的唇貼了上去,趁著戀人緊閉著眼時偷襲對方。

但唇上突然加重的力道,讓他知道,戀人被自己吵醒了。

「褚……」冰炎低沉的聲音響起,紅眼也緩緩張開。

「你半夜不睡覺就是想偷襲我嗎?」邊啄吻著褚冥漾的唇瓣,冰炎緩緩問著。

「唔……才不是……」褚冥漾被吻的差點喘不過氣,忍不住伸手推了推眼前厚實的胸膛。

「睡不著?」冰炎挑起一邊眉,對於自己被推開倒是沒有半點不悅。

「嗯。」點點頭,縮進眼前人的懷中,褚冥漾再度問道:「學長什麼時候醒的?」

「從你開始摸我的臉時。」冰炎將懷裡的人抱緊,下巴緩緩磨蹭的對方的頭頂。

唔,那不就是一開始嗎?

「說吧,為什麼睡不著?」冰炎輕輕推開褚冥漾,紅眼關心的看著對方墨黑的瞳孔。

褚冥漾沒有回答,只是將自己再度埋進戀人懷中,撒嬌般蹭了蹭。冰炎也沒有催促,就任著懷裡的人撒嬌。

良久,懷裡才傳來一句悶悶的問話。

「吶、學長……」頓了頓,抬頭:「如果愛情可以有個期限的話,你會希望是多久呢?」

聽到戀人的問題,冰炎無奈的將人按進懷裡,「你半夜不睡覺就是在煩惱這個問題嗎?」

「……也不全都是啦。」他只是,突然想到喵喵今天問大家的這個問題而已。

那時,喵喵笑著問大家:『如果愛情可以有個期限,那麼你們希望會是多久呢?』一雙大眼同時好奇的看著他們三人。

千冬歲的回答是:『直到我的生命消逝。』

當千冬歲這麼回答的時候,隱藏在鏡片後的眼似乎閃過一絲什麼,但是速度太快因此他來不及捕捉。

而萊恩的回答卻是:『跟飯糰一樣久。』這樣讓人哭笑不得的回答。

『那漾漾你呢?』三人之中就只剩下他還沒回答了,於是喵喵好奇的目光移到了自己身上。

那時的他,支支吾吾的就是回答不出來。

他希望他的愛情可以持續多久?褚冥漾只有一臉的茫然。

『漾漾,不一定要現在就回答,等你想清楚再回答吧。』看他想到臉都皺起來但還是想不出答案的時候,友人們只是拍拍他的肩,要他不必勉強。

於是他也順勢將這個問題拋到腦後去了。

但是,入夜後的現在,他突然又想起了這個問題,一開始思考,腦袋就停不下來,當然也就睡不著了。

況且……他也很想知道冰炎會怎麼回答他。

「學長?」看冰炎久久不語,褚冥漾好奇的抬頭,卻跌入一潭深紅裡。

冰炎專注的看著自己,眼神無比的認真,像是以往都沒有好好看過他一樣。

褚冥漾雖然有滿腹疑問,但也只是乖乖的任冰炎專注的盯著自己看。

「……如果愛情真的有期限的話……」

沉默良久,冰炎才緩緩開口。

「────我希望是永遠。」

「永……遠?」褚冥漾呆愣的重複。

「如果愛情有期限,我希望我們的愛情可以長長久,久到當你離開學院時,我會陪著你一起離開。久到當你想考取黑袍時,我會親自幫你訓練。久到當你變老而滿臉皺紋時,我會陪著你一起在花園裡散步,偶爾曬曬太陽,偶爾跟大家聚會,久到,我們再也分不開彼此。」緩緩訴說著,冰炎一雙眼盛滿柔情。

「如果愛情可以有期限,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愛情可以直到永遠,就算我回歸主神的懷抱也能持續下去。」

「───褚,這樣的回答你還滿意嗎?」臉上揚著自信的笑容。

冰炎笑著看戀人像隻鴕鳥般將臉埋在自己懷裡,顯露出來那微紅的耳根,讓他知道戀人此刻的害羞。

胸前微微的溼意,讓他知道戀人被自己的這一番話給感動到哭了。

很久很久之後,他才聽到胸前悶悶的傳來這樣一句話。

「如果是跟你一起的話,我願意。」

冰炎好心情的笑了,他將戀人通紅的臉捧起,拭去眼角的淚珠,輕輕的將吻印了下去。

「除了我之外你還能跟誰?」

「霸道。」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