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起床了。」

熟悉的清冷嗓音在耳邊繚繞,身體被搖了兩下,褚冥漾皺皺眉,翻個身繼續睡。

「褚,起來。」原本還算溫柔的聲音,隨著床上人兒賴床的舉動漸趨冷硬。

褚冥漾的回應是抱著枕頭蹭了蹭。

這動作讓站在床邊的那人怒火終於爆發。

「給我起來!!」大吼一聲之後,冰炎憤怒的將床上的被子抽走,而下意識伸出手去抓被子的人也隨著被子被抽走的動作整個人跌下床去。

「好痛!」褚冥漾痛呼,瞌睡蟲讓這一下撞擊給趕光光了。

他一邊揉著摔下床時撞到的地方,一邊張開眼想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他摔下床。

然後,他看到了一雙長腿出現在自己面前,順著視線往上看去,是怒火騰騰的一雙紅眼……

「阿哈哈……學長早安……」褚冥漾乾笑著打招呼。

「總算肯起來了?」冰炎雙手環在胸前,低下頭狠瞪。

看著褚冥漾在自己的瞪視之下身體越縮縮小,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掛不住時,才冷哼一聲轉開視線。

「我今天有任務,大概會很晚回來,這是我房間的鑰匙,要用浴室就自己進去。」冰炎將自己房間的鑰匙丟過去,褚冥漾急急忙忙伸手接住。

腳步往房門口邁進的同時,不忘丟來一句涼涼的話:「還有,你快遲到了。」

說完,不等房裡的人反應就一把關上房門。

幾秒過後,身後的房間如自己預料的傳來一聲慘叫及乒乒砰砰的聲響。

冰炎惡質的笑了。



「漾漾,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到?」下課之後,喵喵湊過來,張著好奇的大眼問著。

「阿哈哈……睡過頭了,如果學長沒來叫我的話,我今天大概就要追教室了。」褚冥漾乾笑著解釋,他今天正好趕在教室出門散步的前一秒踏進教室,總算不用追教室了。

踏進教室的那一秒,歐蘿妲剛好點到他,對方的視線在自己身上打量了幾秒才移開,「漾漾,這次就先放過你。」

說完這句話後,他看到有某種東西從班長的身邊竄出來,接著就往四周飛去了。

他想,那個大概就是要給沒來的人的懲罰吧……

褚冥漾忍不住冷汗直冒,慶幸自己今天沒有遲到。

回想完畢時,他才看到喵喵和一旁的千冬歲紛紛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自己,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講的那句話是多麼的引人誤會!

他雖然想辯白,但想到自己根本講不過人家,識相的放棄了。

「漾漾,學長對你真好。」眨眨眼,喵喵突然頗為羨慕的說道,「阿阿……喵喵也好希望可以有個人這麼疼喵喵喔……」

「阿哈哈……」對此,褚冥漾只能乾笑。

「漾漾,學長一直都這麼寵你的嗎?」千冬歲一手推了推眼鏡,一手拿著一本小本的記事本問道。

現在是怎樣,同學你拿出你那本紀錄八卦的小冊子是想做什麼!?

褚冥漾很無言的看著自家同學一臉求知若渴的等著自己給答案的樣子。



中午,他們四個人盤據在餐廳的一角討論著班長跟班導的賭盤。

「聽說這次他們賭的是這期的新生會有多少個抬頭看校門口的時鐘呢!」跟歐蘿妲比較好的喵喵立刻提供最新情報。

連這個也能賭,這兩人實在是……褚冥漾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班導賭五到八個,班長賭十個以上。」千冬歲說出自己得到的情報。

萊恩則是默默吃著飯糰。

「那結果呢?」褚冥漾不用想也知道贏的會是誰。

「歐蘿妲贏了!」喵喵興奮的說。

果然,班導從來就沒有賭贏過班長的阿,但是為什麼每次還是會不顧一切的跟班長賭呢?

褚冥漾始終不得其解。

「聽說他們今天一早就在校門口待命,等著看有多少人會被時鐘壓喔,然後阿……」

耳邊聽著他的友人討論班導跟班長的賭約,褚冥漾的心思早已越飄越遠。

不知道現在正在出任務的那人是否平安呢?

有沒有受傷?

任務順不順利?

會需要黑袍去處理的任務難度一定也很高吧,希望學長能夠平安的回來。

褚冥漾一邊在心裡替自家學長祈禱,偶爾回覆友人的問題,一邊緩慢的吃起盤子裡的食物。



千冬歲跟喵喵的話題早已換到另一個去了,褚冥漾卻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

「漾漾?」

看自己叫了好幾聲都沒有回應,千冬歲推了一下友人的肩膀。

「阿?什麼事?」褚冥漾這才回過神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千冬歲。

千冬歲沒有回答,只是一臉若有所思。

「我們剛剛在討論明天要去原世界逛逛,漾漾有沒有推薦的地方?」喵喵開心的聲音響起。

「原世界嗎……那要去台北逛逛嗎?之前看到電視說台北最近似乎有個購物節……」褚冥漾回想著前幾天回到台中的家時,電視一直在播放著台北購物節的廣告。

「購物節?聽起來好像不錯,那我們就去台北吧!」喵喵連考慮一下都沒有就決定要去台北。

之後,喵喵又跟千冬歲討論禮拜日當天的細節,褚冥漾插不上話,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

「那漾漾,學長就交給你約囉!」跟往常一樣,如果有要出去玩,約學長的這個任務都是交給他的。

但是,學長今天似乎很晚才會回來耶,明天還要出去逛,學長會答應嗎?他應該很累才對……

「答應什麼?」才思考到一半,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學長?」褚冥漾訝異的看著前方從傳送陣中出現的搭檔。

學長不是說今天會比較晚回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情報有誤,所以我們只花了一點時間就解決了。」冰炎淡淡回答,一屁股往褚冥漾身旁的位置坐下。

「學長你受傷了!?」褚冥漾焦急的翻著冰炎的衣袍。

「我沒事,那不是我的血。」冰炎握住那雙小小的手,柔聲安慰。老實說,看到對方為自己而焦急的樣子,讓他覺得心裡似乎有股暖流流過。

「真的沒事?」黑眼依舊擔心的瞅著冰炎。

「真的。」冰炎點頭,下一秒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個盒子,「給你。」

「這是?」褚冥漾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盒子,那個盒子上的LOGO讓他感覺好熟悉,好像某家知名蛋糕店的LOGO一樣。

褚冥漾緩緩打開包裝精緻的紙盒,在看到盒子裡果然是自己想的那家知名蛋糕店的蛋糕時,一雙眼都亮了起來。

「學長謝謝你。」轉過頭,給予燦爛的一笑。

「嗯。」冰炎只是寵溺的摸摸小學弟的頭,嘴邊掛著只有在對方面前才會出現的柔和笑容。

「阿阿,好閃喔,喵喵今天忘了帶墨鏡來。」

「沒關係我有帶,喵喵這副給妳。」

「歲我也要一副。」

「哎呀,原來冰炎特地買去原世界一趟就是為了買蛋糕給褚阿。」



夜晚。

褚冥樣整個人縮在冰炎懷裡,尋找了個舒服的位置之後蹭了蹭,就緩緩閉上眼睛。

冰炎笑看著戀人這如同貓兒般,每次睡覺時總會出現的舉動,紅眼裡是滿滿的柔情。

昨晚是因為褚要做作業不想吵到自己,所以才會跑回自己房間去睡,結果因為懷裡少了熟悉的溫度,反而害他睡不好,因此他才會一早就跑去叫人起床。

懷裡的人動了動,突然張開了眼睛。

「怎麼了?」冰炎問著,不是說累了嗎,怎麼才閉上眼沒多久就又張開了?

「學長。」褚冥樣小小聲的喊著。

「嗯?」

「有你真好。」他說,然後笑瞇了一雙眼。

「為什麼這麼說?」一愣,冰炎問道。

「因為阿,學長會在早上叫我起床讓我不至於遲到而被歐蘿妲的……追殺。」褚冥樣笑著說。

「就只有這樣?」冰炎不滿意的皺眉。

「天氣冷的時候睡在學長懷裡總是感覺不到寒冷,因為學長根本就是個天然暖氣機嘛!」褚冥樣感覺到腰際被捏了一下,笑了笑,他繼續往下說。

「還有阿,學長總是擋在前方保護我,捨不得我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嗯哼。」

「還有,學長總是幫我鋪好路,讓我知道該往哪裡前進。」

褚冥漾一一數著,而安靜聽著的冰炎臉上的笑容也越擴越大。

「不過阿,最重要的是………」褚冥樣頓了頓,眼裡閃過一絲惡作劇的光芒。

「是什麼?」

「學長會買好吃的限定蛋糕給我吃!」這句話一說完,褚冥樣立刻掀開棉被將自己埋了進去。

冰炎在愣了兩三秒之後,惱怒的吼了一聲,「褚!」

這算是什麼見鬼的理由阿!?

這樣的理由他可沒辦法接受!!

冰炎伸手去掀被子,一邊將扭動的人兒壓在自己身下。

當他掀開棉被之後,才看到戀人抱著肚子,身體蜷縮著,笑的全身抖動不已。

剛剛笑聲被蓋在被子裡聽不到,現在棉被一掀開,銀鈴般的笑聲就這樣斷斷續續流瀉而出。

「褚!」

總算知道自己被耍了,冰炎忍不住低吼一聲撲過去,壓住那雙不斷有笑聲溢出的唇瓣。

此刻,不管是眉眼還是眉梢,皆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