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著寒氣的冰川,冰川下的鬼王屍體,擋在自己身前的強大背影,低落在冰川上的血滴。

鬼王高手憤怒的衝向前想阻止他們離開,卻被擋住。

光點緩緩浮現,整個冰川被照的發亮。

最後的影像,是那人笑著向自己道別、託付真名給自己時的溫柔笑容,然後,是連綿不絕的爆炸聲。

───那人就那樣消失在自己眼前。

再次相見,那人卻變成了敵對陣營的魁儡,遵循著鬼王高手的命令,攻擊己方陣營的人員,凌厲攻勢不減。

他們辛苦的迎擊,努力保住最後一個結界不崩壞,大批的鬼族大軍入侵,強悍的鬼王們一個個出現,他們艱難的抵擋著。

當援軍終於出現時,所有人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而後,迎戰那人的卻是董事。

最後的最後,是那人的胸膛被董事的長槍貫穿的畫面。

不管是哪一幕,他都只能眼睜睜看著它發生,完全無力阻止。

畫面一轉,變成那人渾身染血在自己眼前倒下的畫面。

他瞪大了眼,嘴裡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看著那人倒在血泊中掙扎,身體抽動著,直到漸漸沒了反應。

他想哭喊,他想大聲呼喚,張開嘴,發出的卻是嘶啞的氣音。

畫面再度變化,是那人穿著黑袍的帥氣背影,看起來很可靠、令人覺得很安心的,強大的背影。

但那背影卻離自己越來越遠,他想舉步追上去,但腳卻有如千斤重;他想開口要對方等一等,張開的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眼淚早已奔流,他哭著看那人的背影漸漸遠去,而後,消失在自己眼前。

「……褚。」耳邊傳來呼喊,他卻恍若未聞,眼角的淚不斷落下。

「別……走……」

「褚。」呼喊聲伴隨著身體的搖動。

「學長……學長……別丟下我……」

「───褚!」臉頰傳來刺痛感,這次,他總算醒了。

茫然的睜開眼,看到的是戀人一雙盈滿擔心的紅眸。

「學……長?」眼角猶掛著淚痕,褚冥漾呆呆的看著眼前那個精緻面容,思緒還無法回復,腦子裡一團亂。

「還好嗎?」冰炎心疼的看著褚冥漾那張蒼白的小臉,拇指抹去頰上殘存的淚水。

「學長!」突然,褚冥漾使勁撲向冰炎,雙手緊緊抱著不肯放。

「學長、學長、學長………」然後,嘴裡不斷重複的呼喊。

「褚。」冰炎心疼的抱緊了懷中的人,心裡的愧疚感怎樣也無法消去。

他不知道他當時的決定竟然會帶給懷裡這個弱小的人兒這樣大的傷害。

自他回歸之後他才知道,褚每天晚上都會做惡夢。

每天每天,褚都會在夢中見到自己在冰川消失的畫面。

每天每天,都會夢到自己離他而去的畫面。

每天每天,都要經歷一次他離開他的痛苦。

冰炎忍不住疑惑,這樣的折磨,懷裡這小小的人兒怎麼撐得住?

怎麼還能在他回歸的那天,笑著對他說聲「歡迎回來」?

夢中的那些畫面,就連他也不忍心看。

那麼,褚又是如何撐過沒有他的那段時間的?

每次只要一想到這,他就越心疼這孩子幾分。

「沒事,我在這裡。」冰炎溫柔的拍撫著戀人的背脊,希望能趕走對方的驚惶。

「學長……不要離開我……」懷裡的人兒只是失神般喃喃著。

「我不會離開你的。」心疼的捧起對方的臉龐,冰炎動作溫柔的一一吻去頰上不斷奔流的淚水。

「褚,別哭了好嗎?」你這樣哭我會心疼的。

「我、我也不想一直哭阿,但、但是眼淚就是一直掉嘛……」褚冥漾哽咽著,斷斷續續說著話。

他也不想一直哭,但是夢中的一切都太過真實,每當想起夢中的一切,就會讓他的心緊揪著,也讓他無法克制自己不要掉淚。

冰炎越要他別哭,淚水就像是要跟他作對似的,越掉越急。

看著戀人的反應,冰炎只能無奈的嘆口氣,出借自己的胸膛讓戀人哭個夠。

「褚,我已經回來了阿,你究竟在擔心什麼?」輕輕拍撫著對方,冰炎問道。

「我、我不知道……」褚冥漾搖搖頭。

他就是會怕,怕當初那樣的情況會再度發生,如果再來一次的話,這次他一定會崩潰的。

再發生一次,他一定承受不住。

「褚,我向你保證,那樣的情景永遠不會再出現了,相信我好嗎?」低頭看著眼角猶帶著淚珠的人兒,冰炎做出保證,只希望戀人不要再陷入過去的回憶中。

「真的?學長不會再離開我了?」被淚水浸濕的黑曈,怯生生望著他,嘴裡吐出的是小心翼翼的問句。

「真的,我以真名起誓。」紅眼認真的看著對方,語氣裡只有滿滿的堅定。

「那……那我如果再作惡夢呢……」似乎是想到夢中那傷心欲絕的心情,嬌小的身子不自禁抖了一下。

冰炎抱緊懷中的身軀,堅定的開口:「那時候,你只要叫我的名字,叫颯彌亞,那我就會出現,為你趕走黑暗。」

「嗯。」聽到戀人的保證,褚冥漾這才露出大大的笑容,在冰炎懷裡尋了個舒適的位置後,閉上眼再度睡去。

這次,他的夢中將不再有黑暗,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安心與幸福。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