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聞遐邇的冰炎殿下,在大家的眼中是個十全十美、十分優秀的人物,畢竟能夠那麼年輕就考上黑袍能夠不優秀嗎?

在眾人的眼中,冰炎殿下幾乎是集所有優點於一身的人,他可以說是沒有缺點的。

俊秀的臉蛋、神秘的家世(這算優點?)、優秀的能力、優雅的談吐、不凡的身手,史上最年輕的黑袍稱號是當之無愧。

在所有人眼中,冰炎殿下堪稱最完美的存在,是眾人爭相仿效、憧憬的對象。

相信有很多人都是以冰炎殿下為目標在努力的。

所有人對於冰炎奠下的評價都只會出現完美、零缺點這類的形容詞,絕對不會有任何負面的評價。

當然,公會的會計部除外。

在他們眼中,冰炎殿下與破壞狂是相等的。

這就好比在舊時代時生女兒就等於是賠錢貨是一樣的道理。

要夏卡斯來說,他對於冰炎簡直是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優秀的能力能夠為公會賺進大筆大筆的錢,恨的是當對方在解任務之餘展現出來的破壞力,每次任務過後委託方所送來的求償金額都讓夏卡斯心疼不已。

才剛賺進大筆的錢卻又要付出一筆為數不小的賠償金(雖然付錢的人不是他),那種心痛的程度是無法以言語來說明的啊!

除了會記部之外,其餘人的評價絕對都是非常正面的。

有時候那些評價甚至都快要將冰炎殿下給神格化了。

這點,本人也相當的贊同。

但是,除了會記部之外,真的不會有人有負面評價嗎?

────當然不!

有一個人,他給予冰炎殿下的評價絕對是負多過於正的!

那人是誰呢?

就是幸運成為冰炎殿下代導學弟(本人稱之為不幸)的,褚冥漾。

────也是他的現任戀人。



學長這個暴力鬼,又打我!明明說過不想聽就不要聽的咩,把天線關掉不就聽不到了,幹麻每次都在聽了之後才出手打人啦!

褚冥漾一手揉著後腦,抱怨的話語在心中不斷暴走。

想起前幾天從喵喵那邊得知學長當選「學院最完美夢中情人NO.1」的時候,他震驚到手中的叉子掉下來都沒發現。

是那個學長耶!

那個暴力又愛竊聽人家心思的紅眼殺人魔王耶!?

但是,在震驚過後仔細想一想,褚冥漾又突然覺得學長的確是實至名歸。

畢竟,有那張細緻的臉又是個強到見鬼的黑袍,能力又強又知識淵博,女性會喜歡學長的確可以想像的到。

光是那張晶瑩剔透的臉龐就能拿來騙人了好不好!!

根本就是女性眼中英俊又多金的白馬王子啊!

褚冥漾也曾經被那張細緻到不行的臉蛋給騙過,所以了解那種感受。

但是大家都只看到表象,表象!

私底下的學長才沒有那麼完美呢!

再看看那些隨機抽選的評價,都只有好、優秀、完美等等形容,完全沒有一個是負面評價的,褚冥漾就忍不住為這些只看到表象的女性們掬一把同情之淚。

女人啊,果然各個都是外貌協會的忠實擁護者。

點點頭,褚冥漾突然覺得自己很聰明,至少他沒有被學長那張臉給騙倒啊!

對嘛對嘛,只要是人都會有缺點,差別只在多或少而已,人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褚冥漾如此堅信著。

光是暴力這一點,就可以扣掉不少分數了!

相信不會有人喜歡家暴的對吧?

更何況是幾乎每天照三餐外加宵夜被打的褚冥漾。

至於竊聽別人心思這點扣掉的分數就更多了。

誰喜歡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都被人知道個一清二楚呢?這樣哪還有隱私可言!

我要求隱私!我要求我的人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為了這點不知道抗議過多少次了,但從沒有一次成功過。

對方總是用「等你強到能夠抗衡我之後再說吧」這句話來堵他的嘴。

要他強到能夠跟學長抗衡?

一百年,不,就算是一千年之後都不可能啦!

於是褚冥漾小朋友淚目了。

啊,學長還有個不算缺點的缺點。

那就是他愛喝蜜豆奶。

嗯?你問這算什麼缺點?

問的好,讓褚冥漾小朋友來回答你這到底算不算缺點吧!

當冰炎的房間被蜜豆奶給淹沒,他還嫌喝不夠而跑去搬光賣場的倉庫時,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而且,冰炎幾乎是把密豆奶當作開水來喝的,那佔據了房間各個角落的蜜豆奶,他兩天就可以全部喝光了。

喝光之後的下一步動作就是再去別家賣場搬光那家賣場的所有庫存回來放。

然後喝光之後再去下一家,就這樣無限循環下去,褚冥漾都忍不住要懷疑冰炎會
不會因為喝太多蜜豆奶而水腫發胖呢!

可惜,這樣的想像從來沒有成真過。

不過,撇除掉以上這些只會在褚冥漾面前出現的惡質表情及動作,冰炎真的可以說是個相當完美的人。

他博學多聞,他實力堅強,不只如此他還是個王子呢!

要是學院的女性們知道學長是個貨真價實的王子,不暴動才怪!

在不知道學長是王子之前都可以那麼熱情了,那知道之後還不更熱情

想到消息曝光之後的後果,褚冥漾忍不住抖了抖。

依照他的衰性,到時他肯定、必定會被波及到,而且他鐵定會是最慘的那一個,他想,他還是儘可能把這個消息瞞住吧。

不然到時會去保健室報到的名單之中,一定會有他的名字。

想到這,更堅定了褚冥漾隱瞞這個消息的決心。

不過,若說到作為一個情人學長算不算是完美?

褚冥漾皺著眉,接著不知道想到什麼,臉慢慢紅了。

作為情人,學長絕對可以說是百分百的完美情人啊!

雖說暴力依舊,但每次在巴完他之後,總會溫柔的摸著他的頭。

而且,學長對他也很體貼,他還記得他們第一次……咳咳,那個的時候,學長為了不傷害到他忍耐到整個額頭都是汗,看的他很心疼,忍不住更加貼近對方卻換來更熱情的……

咳咳,這部份還是不要說出來好了。

原本染上淡紅的雙頰這下子更加豔紅了。

還有,學長其實是很溫柔的啦,只是他實在太常腦殘了才會被打,這點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知道他喜歡吃蛋糕,總會在經過蛋糕店的時候帶蛋糕回來給他吃,有時候看到奇特的、他可能會喜歡的甜點,學長也會特地帶回來給他。

更不用說那些黑袍限定的蛋糕了,他幾乎天天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限定蛋糕,這都多虧了學長的黑袍特權啊!

吃著今日份的蛋糕,褚冥漾臉上盡是幸福。

啊啊,好好吃喔~

果然學長最好了!

前一分鐘滔滔不絕的抱怨,在吃到好吃蛋糕的此刻,早已全部煙消雲散了。

「你也太現實了吧。」無奈的嗓音自身後傳來。

「唔?」學長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從你開始腦殘偷罵我的時候。」紅眼瞇了瞇。

那你不就全部都聽見了!?

「你說呢?」忍不住瞪了那個心虛的人一眼。

啊哈哈……褚冥漾只能乾笑,然後低頭繼續吃蛋糕。

「褚。」

突然,冰炎喚了正在默默吃蛋糕的人。

「唔?」褚冥漾抬起頭來,一臉的疑惑。

「你這裡……」冰炎突然貼近,然後低頭舔去嘴角邊的奶油,「沾到了。」

「好甜。」冰炎皺眉,果然不管幾次自己都不可能會習慣這股甜味。

褚冥漾在呆了幾秒過後才回過神來,臉頰一瞬間爆紅。

「你你你………」

「怎麼?這樣就害羞了?」看到戀人的反應,冰炎忍不住惡質的貼上前去,「更害羞的事不是多做過了嗎?」末了,輕輕咬了下褚冥漾的耳垂。

「哇!」一驚,褚冥漾忍不住捂著耳朵瞬間蹦離冰炎身邊。

似乎是覺得他的反應很有趣,冰炎再度噙著惡質的笑容接近。

「學學學學學長,你別再靠過來了啦!」褚冥漾紅著臉不斷後退。

「我偏要靠近你。」

「咿───────」

對褚冥漾來說,冰炎的確是個完美情人。

────但就是惡質了點。

(是很大點好嗎by眼角掛著淚的漾漾)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