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鳥聲啁啾,陽光普照。不過,這裡是哪裡?這裡可是守世界啊,所以絕對不會有正常的鳥叫聲出現!因此,窗外的聲音也絕對不會是鳥叫聲。

而是結束了夜間活動正準備作個好夢的小小幻獸們的叫聲。

黑館四樓的某間房中,有個少年的身影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少年好夢正酣。

看他嘴邊那甜甜的笑容就可知道,少年想必是作了什麼好夢吧?所以才會連在睡夢中都露出那樣甜甜的笑。

也或許,少年是夢到了自己最愛的甜點也不一定。

太陽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往上爬升,當時鐘的指針來到七點時,一陣詭異的叫聲突然在寂靜的房中炸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嗄嗄嗄嗄嗄嗄嗄吼吼吼吼吼!」

「碰!」

伴隨著這陣詭異尖叫聲出現的,還有重物落地的聲響。

「好痛!」

以及,模糊的痛呼聲。

這就是少年褚冥漾,日復一日的早晨。



趕在教室開始散步前一秒,褚冥漾安全上壘,Safe!

「還好有趕上……」褚冥樣一邊拍拍胸脯撫平因奔跑而急速跳動的心跳聲,一邊喃喃念著。

「漾~」

正在他打算往自己的座位走去時,那個久違了的,每次聽到都會下意識想轉投逃跑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緊接而來的,是落在自己背上的強大力道。

「碰!」

猝不及防之下,褚冥漾踉蹌著往前跌去,腰腹直接撞上前方的講台。

「好痛!」

痛呼聲緊接著響起。

「漾漾你還好吧?」喵喵關心的跑上前扶起整個人動彈不得的褚冥漾。
「不良少年你是想殺死漾漾嗎!?」千冬歲怒目瞪了西瑞一眼。

「漾~你這樣不行喔,居然這樣輕輕一推就掛彩,果然需要再訓練才行!」這是某人不知悔改的聲音。

「漾漾,給你元氣飯糰。」

「不用了,萊恩你就留著自己吃吧,我沒事的。」褚冥漾苦笑著拒絕了朋友的好意。

這,就是褚冥漾日復一日的校園生活。



「學長,我洗好了。」

「嗯。」

褚冥漾披著毛巾踏出浴室,一邊告知戀人自己洗完澡訊息一邊往冰箱走去。

他動作俐落的打開冰箱,隨手拿出一罐牛奶就站在冰箱前面仰頭喝了起來。

邊喝,腦海裡邊回想著今天的上課情形。

唉,五色雞果然還是沒變,一樣那麼粗魯,光是今天自己就因為那隻雞的關係受傷好幾次了,好在都是輕傷而已沒有大礙。

千冬歲跟五色雞也依然不對盤,每次見面總會吵的天翻地覆,還不分時間地點打起來,為了阻止他們兩個打架他常常會受傷啊!

雖然學長說過可以不用管他們,讓他們打到爽為止,但是他總是看不下去吶,耿何況,他也不希望在吃飯的時候有人在一邊打架,這樣是會影響食慾的!

好吃的餐點也會因此而變的不好吃的。

而且,如果不管他們的話,他們也不曉得會打到什麼時候勒。

真是的,這兩個人就沒有一天不吵架不打架的嗎?

「給我安靜點,褚!」紅色的眼充滿魄力的往褚冥漾掃射過去。

「是,我閉腦!」褚冥漾將喝完的罐子丟進垃圾桶,努力保持六根清淨。

紅眼這才滿意的轉回去,但是卻在掃過褚冥漾的身上時,停頓了一下。

再次定睛一看,確認自己沒看錯之後,眉頭跟著皺起。

「褚,過來。」

褚冥漾疑惑的看了戀人一眼,倒也乖乖的走過去。

「怎麼了學長?」一邊發問一邊往戀人身邊一坐。

「這是怎麼回事?」冰炎皺著眉伸出手指著褚冥漾右手手臂上的青紫痕跡問道。

「什麼?」褚冥漾愣了一下,舉起右手查看,但是他卻什麼沒看到。

冰炎沒說話,只是皺著眉將人拉到鏡子前,指著那處青紫痕跡。

「這裡,你沒發現嗎?」看著那範圍有兩個五十元硬幣大小的青紫傷痕,眉間的縐褶更深了。

「原來是瘀青啊。」褚冥漾見怪不怪的看了一眼,接著在鏡子前轉身,「唔,這邊也有……啊,這裡也有一個。」

冰炎皺著眉看著自家戀人一邊轉動身體,一邊在鏡子前細數身上的瘀青。

「你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瘀青?」

「不知道耶,大概是不小心去撞到的吧。」褚冥漾聳聳肩,努力回憶著。

「唔,早上被手機的鬧鈴嚇到所以摔下床,那時候應該有撞到。」

「啊,早上進教室時被西瑞從後面推了一把,整個人撞上講台,我想應該也瘀青了吧。」褚冥漾邊說邊撩起自己的T恤下襬,在看到腰腹之間顏色鮮豔的青紫色痕跡時,露出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個地方瘀青了?」冰炎臉色難看的問道。

「大概……很多吧?」愣了愣,褚冥漾翻了翻其他的地方,果然找到好幾處的瘀青。

隨著被發現的瘀青越多,冰炎的臉色也越加難看了。

「學長?」褚冥漾終於發現冰炎臉色不對勁了,怯怯的出聲喚道。

「過來!」冰炎沒說話,只是鐵青著臉將人扯到沙發邊,讓人在沙發上坐好之後,轉身回房間去。

這時的褚冥漾則是連動都不敢動,維持原姿勢坐在沙發上,腦袋裡轉著無數念頭。

學長生氣了?為什麼?我又做了什麼惹學長生氣的事了嗎?

想了好久卻依然想不到冰炎是為了哪件事在生他的氣,這讓褚冥漾更加的不安。

還是……學長討厭我了?因為我太衰總是連累學長的關係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一雙黑眸也開始有水霧冒出。

「誰說我討厭你了?」無奈的話語伴隨著輕輕一敲在頭上響起。

「學……長?」褚冥漾抬起頭,眼裡的水霧因為不安而落下。

「笨蛋,哭什麼!」冰炎沒好氣的嘆了一口氣,輕柔將戀人臉上的水痕拭去,接著他揚了揚手上的東西。「我只是去拿這個而已。」

「這是……藥膏?」

「嗯。」低低應了一聲,冰炎抓過褚冥漾的右手臂,挖了一點藥膏出來動作輕柔的將藥膏抹在瘀青處。

「好涼!」冰涼的藥膏一碰到皮膚,褚冥漾敏感的縮了一下身體。

「別亂動!」冰炎抓牢戀人的手,就這樣一一在那些淤青處抹上藥。

等到瘀青的地方都上好藥之後,冰炎輕輕將褚冥漾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下巴頂在戀人的頭頂處,再度嘆了一口氣。

「褚,我臉色難看是因為心疼,心疼你身上有這麼多淤青,並不是討厭你,你別胡思亂想好嗎?」嘆口氣之後,冰炎才輕聲解釋自己剛剛之所以會臉色那麼難看的原因。

「真的?不是因為討厭我?」懷裡的人怯怯問著。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討厭你了?」沒想到自己居然這麼不被戀人所信任,冰炎忍不住低下頭在戀人的頸子上咬了一下。

「好痛!」突來的痛處讓褚冥漾反射性縮了一下。

「誰叫你不信任我?」紅眼憤憤不平的瞪了那雙依然有點溼潤的黑眸一眼。

「對不起啦……」知道自己理虧,褚冥漾軟著聲音道歉。

「下次要是再不信任我,就不止咬一口這麼簡單了……」冰炎威脅道,並勾起一抹惡意的笑容。

「不會了啦!」褚冥漾趕緊保證。

那抹別有所圖的笑容讓他背脊有股惡寒竄上來,學長說的不止那麼簡單一定不是他想知道的懲罰方式啊!

「知道就好!」冰炎燦爛一笑。

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笑的那麼燦爛一定有什麼陰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就是褚冥漾日復一日被戀人威脅的日常生活。


──完

 

 

 

後話


「褚。」
「嗯?」
「下次要是再讓我看到你身上這麼多瘀青的話,我就………你!」
「那個………是什麼啊!?」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