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輕送,吹的窗簾一角緩緩飄起。

舒服的風吹過來,讓他慵懶的瞇起了眼睛。

此刻,褚冥漾正坐在陽台的躺椅上看書。

一旁的小桌子上還準備了一些小點心。

不過,看到天氣這麼好,他原本是想到白園去看書的,畢竟那邊風景好、光線充足,而且也夠安靜,是個適合看書的好地方。

在一個禮拜之前,他看書時也都是往白園跑。

而且他還找到了一個少有人接近的角落,自己一個人自得其樂的享受一個人的寧靜時光。

但是,自從他有一次看書看累了直接在白園睡著然後被結束任務回到學院的學長看見了之後,他就被禁止到白園去看書了。

他也曾經問過學長為什麼?為什麼要禁止他到白園去看書呢?

但是學長只是這樣回答他。

『因為我是黑袍。』

這擺明了不是答案的答案,每次都讓褚冥漾氣得牙癢癢的,偏偏他還是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對方。

每次每次,他都只能屈服於惡勢力之下。

褚冥漾早已無數次怨嘆過自己可悲的奴性了。

但是,除了抱怨之外,他還是不能做什麼。畢竟,就算抗議他也得不到什麼好結果,那還不如乖乖照辦的好。

因此,褚冥漾倒也是乖乖聽話,自那以後就很少踏進白園了。

吃午餐時被喵喵抓進白園不算,畢竟喵喵的力氣其大無比,他要掙脫也掙脫不了啊,雖然很悲哀,但這的確是事實。

除了吃飯時間會到白園外,其他時間倒真的沒再進入白園了。

畢竟,他可還記得學長那赤裸裸的威脅。

『如果被我發現你自己一個人偷偷跑進白園看書,你就等著看吧你。』講完這句話的同時還附帶一個溫柔至極的微笑。

那笑容如果被學長的親衛隊、後援會成員看見了,絕對會臉紅心跳外加尖叫到翻了天,但是,他是褚冥漾,看見這樣的笑容,他只覺得汗毛直豎,冷汗悄悄從背脊滴落,整個人發毛。

他百分之兩百相信,要是他真的不顧學長的警告跑去白園,然後又不幸被發現的話………

那他有百分之三百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因此,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除了吃飯時間之外,褚冥漾一步也不敢踏進白園了。

這該算冰炎的威懾效果太好了嗎?



暖風輕輕吹,褚冥漾拈起一塊早上從賽塔那邊收到的精靈點心,放進嘴裡。

入口的柔順、清新的香味,無一不讓褚冥漾陶醉的瞇起了眼,表情滿足的像隻靨足的貓兒似的。

小桌上的那盤精靈點心,不用多久就全進了他的嘴裡。

褚冥漾拿起放在盤子邊的茶杯,輕啜一口杯中的紅茶,發出了一聲滿足的歎息聲。

啊啊,這樣和平的生活真好吶。

然後像個老人似的感嘆和平生活得來不易云云。

吃飽喝足,再加上微風輕送,褚冥漾開始感到昏昏欲睡。

「先睡一下好了……」

喃喃自語著,他一邊將手上的書擺到小桌上放好,一邊緩緩往後躺下。

帶著一絲困倦的大眼也跟著緩緩閉上,沒多久,陽台上就傳來一聲輕緩的呼吸聲。

微風依舊緩緩吹著,窗簾依舊飄啊飄,溫暖的陽光照耀在陽台上,微風吹來時,攤開的書頁也跟著輕輕翻動。

靜謐的空間當中,只剩下風吹動書頁的沙沙聲,以及褚冥漾的呼吸聲

褚冥漾,陷入熟睡。



當冰炎回到房間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褚冥漾熟睡的臉龐。

「這傢伙,又看書看到睡著了。」冰炎此時的語氣是帶著點寵溺,又帶著點莫可奈何。

看來這樣的情況她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了。

冰炎熟練的將小桌子上的盤子及杯子收拾好,再將戀人剛才看到一半的書闔起,放置在房內的書桌上。

最後,他彎身輕輕將戀人抱起,大步邁向房中的大床。

輕輕將人放上床之後,冰炎看著戀人的睡顏半晌,喃喃:「唔,反正時間還早,我也來補個眠吧。」

語畢,他跟著爬上床,動作輕柔的將戀人抱在懷中,滿足的蹭了蹭,接著才閉上眼,與戀人一同進入夢中。

微風輕送,窗簾飄起,陽光自陽台灑落,照在房間的地板上,帶來暖洋洋的氣息。

床上的兩人,好夢正酣。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