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篇為BE文,請慎入。






『你就是冰炎嗎?』

那一天,那個自稱是褚冥漾姊姊的人出現在他面前,帶來的消息讓他一瞬間以為對方是在整他。

『這個,是漾漾要我交給你的。』女人伸手遞來一封信和一張名片,冰炎只是面無表情的接下。

『我想你看過之後就會知道漾漾離開你的理由了,名片上有我的聯絡方式,如果你還有事想知道的話,你知道怎麼找我。』說罷,女人立即轉身離去,絲毫沒有一絲猶豫。





褚冥漾是冰炎高中時的直屬學弟,冰炎第一次見到褚冥漾這個人的時候,只覺得褚冥漾是個徹徹底底的笨蛋。

畢竟,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平坦的地面上走路時會跌倒的,而跌倒的原因居然是因為鞋帶掉了卻不知道,自己去踩到進而導致自己摔倒。

摔倒之後,褚冥漾倒是動作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褲子上沾到的灰塵,一臉尷尬的笑,似乎沒發現自己的膝蓋流血了。

看著那從褲子滲出來的血跡,冰炎皺起眉,雙手扯過褚冥漾的胳膊就往保健室走去。

他還記得那時褚冥漾愣愣的反應,「欸?學長你要帶我去哪?」

冰炎只是不發一語的將人扯到保健室去。

那時,保健室的校醫正好在忙,把急救箱丟給他要他自己處理之後就離開了小小的診療間。

冰炎捧著急救箱在褚冥漾面前蹲了下來,撩高了對方的褲管正打算開始處理傷勢時,褚冥漾急忙推開他。

「學長我自己來就好了啦。」

褚冥漾那時臉上的驚恐表情,不知為何,讓他看了非常不爽。但是他只是皺著眉,看著褚冥漾將自己手上的急救箱搶過去。

「你確定你可以自己來?」
「當然可以。」

之後,褚冥漾打開急救箱,動作快速的將需要的東西一一拿出,非常熟練的替自己上藥,冰炎眉間的縐褶更深了。

替自己包紮好之後,褚冥漾才抬起頭來,看到冰炎皺眉瞪著自己的樣子,以為是自己剛剛將急救箱從對方手中搶過來的行為惹惱了對方,連忙道歉。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冰炎挑眉。
「……學長你不是生氣了嗎?」
「你有做什麼讓我生氣的事嗎?」
「就是剛剛把急救箱搶過來……」
「我看起來像是會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就生氣的人嗎?」
「可是你皺眉頭了……」褚冥漾愣愣的說。
「……我只是覺得你的動作也未免太熟練了。」

他只是覺得,普通人應該沒辦法這麼熟練的替自己上藥包紮,除非是有經過專業訓練的人,又或者是另外一種原因……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聽到他說他沒有在生氣後,褚冥漾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接著就主動說了起來。

「我是因為太常受傷所以才會自己包紮傷口的啦。」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續道:「小時候因為自己太衰的關係所以常常受傷,也常常進出醫院,看久了就會自己包紮了,反正也不是很難啊。」

當時褚冥漾臉上那毫不在意的淡定表情,冰炎看了實在是很想衝上去打掉,但是兩人畢竟不熟,所以冰炎僅僅是皺著眉而已。

在那之後,兩人見面的機率越來越頻繁,因為他的友人夏碎剛好與褚冥漾的友人千冬歲是兄弟,千冬歲常常拉著褚冥漾到他的班上找哥哥,所以冰炎也常常會見到他。

兩人照面時,褚冥漾都會笑著對他點點頭,冰炎也會淡淡的點頭算是回應。

夏碎跟他聊天的時候常會說起他弟的消息,連帶的也會提起褚冥漾,但是通常都是那個笨蛋又再度受傷的消息。

每當聽到那個笨蛋又受傷了,他總是會不自覺的皺起眉來,然後在心裡暗自罵對方笨蛋。

那時候,他還沒有發現自己對褚冥漾的過度關注。

後來有一次,夏碎約他去吃飯,說是要慶祝這學期順利結束,然後他也約了他弟及他弟的友人們一起吃飯。

雖然他不覺得學期結束有什麼好慶祝的,但他還是去了。因為他想,褚冥漾說不定也會去。

果然,到了餐廳之後,褚冥漾依舊笑的一臉靦腆的向他打招呼,但是頭上的繃帶卻突兀的刺眼。

「這是怎麼回事?」繃著臉看向對方頭上的繃帶,冰炎一臉不爽的問著。

「啊,這個嗎?」褚冥漾愣了一下,看到冰炎催促的眼神時才趕緊開口解釋:「這是我昨天走在路上被掉下來的花瓶砸到的。」

「你是不會閃嗎!?」冰炎看著繃帶上乾涸的血跡,語氣嚴厲的問著,一雙眼裡更有著一絲不容易察覺的心疼。

「它是突然掉下來的啊,當我發現的時候要閃已經來不及了……」褚冥漾低著頭囁嚅解釋。

「下次小心點。」
「……我盡量。」
「嗯?你剛才說什麼我似乎沒聽清楚?」冰炎瞇起眼,紅眼充滿殺氣的看著褚冥漾,嚇的褚冥漾一秒做出保證。

「我一定會小心的!」
冰炎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來。

他們都沒有發現,夏碎跟千冬歲的臉上雙雙帶著「果然如此」的笑容。

之後,褚冥漾還是常常會受傷,看不下去的冰炎做出了一個決定。

「你,搬來跟我一起住。」冰炎站在褚冥漾面前,居高臨下的命令著。

「欸?為什麼?我宿舍住的好好的啊,而且我搬出去了千冬歲該怎麼辦?」因為這個突兀的要求,褚冥漾目瞪口呆的看著冰炎,張大的嘴都快可以塞進一顆滷蛋了。

「夏碎會過來跟千冬歲一起住,你明天就搬過來我那裡。」冰炎不容人拒絕的擅自決定好一切,無視褚冥漾一臉「我不要」的表情,逕自下了命令。

「快點把東西收一收,還是說,你想要我幫你收呢?」冰炎轉過身,看著走進房間的褚冥漾,一臉「你早說嘛」的表情。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這句話果然嚇的褚冥漾立刻開始收拾的動作。

於是,褚冥漾就這樣半強迫的搬進了冰炎的房間,兩人就這樣成了室友。

那時的冰炎只是想著,有自己在一旁看著,褚冥漾受傷的機率應該會大大降低才對,至於他心裡的真實感受就直接被他給忽略掉了。

真正決定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關鍵是兩人成為室友之後,聖誕前前夕所發生的事。

他們本來與夏碎他們約好了要一起慶祝聖誕節的,結果褚冥漾卻在聖誕節前一天出門去買聖誕禮物時,差點發生車禍。

那時,冰炎陪著褚冥漾一起去挑選禮物,就在要過馬路時,一輛闖紅燈的轎車迎面衝來,褚冥漾當場愣在原地,如果不是冰炎情急之下將人往旁邊撲倒的話,褚冥漾就真的要進醫院了。

「你是白痴嗎!?看到車子衝過來你是不會閃嗎!?」對於褚冥漾當下的反應冰炎覺得很惱火,於是想也不想的就破口大罵。

冰炎的心臟跳的厲害,因為緊張,也是因為擔心。在車子衝過來的那一刻,他緊張的心跳都快停止了,看褚冥漾愣在當場反應不過來,他才趕緊將人往旁邊撲倒,隨之而起的是不斷竄升的怒火,於是他想也不想的就那樣對著褚冥漾罵了起來。

也是在那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淪陷了。看到褚冥漾受傷他會難過的皺眉,也會生氣對方沒有照顧好自己。看到褚冥漾身上總是有著大小不一的傷口,他會覺得那些傷口很礙眼。

因為不想再看到對方身上多出新的傷口來,於是他半強迫的要褚冥漾搬過去跟他一起住。

知道褚冥漾三餐不正常,而且還常常吃外食之後,他就親自準備三餐給褚冥漾吃。

發現常常褚冥漾熬夜打電動,他威脅對方說要是再讓他發現他又熬夜打電話的話,他就要把對方的電腦給拆了。

好多好多失常的行為早已告訴他答案,但是他卻假裝不知道,直到今天這件事的發生。

自己,早就已經淪陷在那雙如深潭般的墨瞳之下。

那天回到家之後,冰炎立刻就向對方告白了,也在對方征愣的當下將人給吃乾抹淨,讓褚冥漾就算想反對也來不及了。

之後兩人過的是如膠似漆,甜蜜的不得了。聽夏碎的說法是,只要他們兩人在一起時,周圍總是會冒出一堆粉紅色的泡泡還有強烈的閃光,讓他跟千冬歲差點沒被閃瞎。

對此,冰炎嗤了一聲,反擊。

「你跟你弟也不差啊。」冰炎冷笑一聲,別以為他不知道他跟他弟的真正關係,兩個人的互動那麼明顯,明顯到就算是瞎子也看的出來的地步了。

要比閃光的話,他相信夏碎還比他們閃呢。

原本冰炎以為,他跟褚會這麼下去,永遠的在一起了,誰知道,在褚冥漾高中畢業的那天,對方卻跟自己提出分手。

冰炎當然錯愕,也問過對方為什麼,但是褚冥漾卻只是丟下一句「我們不適合」,之後就消失在他的眼前了。

他不是沒想過要去找他,但是到了褚冥漾的家後,他的家人卻跟他說,褚冥漾出國了,短期之內都不會回來台灣。

他就那樣被甩了。

跟褚冥漾相熟的千冬歲也不知道對方突然出國的原因,而且,連一點癥兆也沒有。

不,徵兆其實是有的。在褚畢業前大約一個月左右,他常會沒跟自己通知一聲就突然出門,而且都到很晚才回來。他問過對方去了哪裡?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但是褚只是笑著跟他說,剛好遇到以前的國中同學,因為太久沒見面所以跟他約了吃飯,然後聊天聊到忘了時間所以才會晚歸。

冰炎當然是不相信對方的理由,但是他想,褚也是會有什麼秘密不想讓他知道的,所以他忍了下來。

直到有一天,他在街上看見褚跟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在一起,兩人還有說有笑的樣子,相偕進入一間很高級的餐廳裡。

什麼「我們不適合」?冰炎忍不住冷冷地笑了。

那一刻的他已經在心裡認定,褚是因為移情別戀所以才會跟他分手的。

直到一年後的現在,那位自稱是褚的姊姊的人交給他的一封信。





給亞: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不在了吧。


不在了?這是什麼意思?冰炎皺起眉,為這封信開頭的第一句話而感到疑惑。


對不起,只能以這種方式告訴你一切。
對不起我沒遵守我們的約定,擅自對你提出分手。


約定,你真的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冰炎忍不住冷笑。


那一天,其實我是多麼不想跟你說那句話的,但是為了不要讓亞傷心,為了不讓亞蹉跎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只能選擇這麼做。


不想說?嗤,他倒覺得褚說的很順啊!


對你提出分手之後,我馬不停蹄的搭了飛機到美國去。為了接受最完善的治療,所以我只能這麼做。


治療?看到關鍵字,冰炎再度皺眉。


因為……我得了血癌。


怎麼會!?褚明明很健康的啊!冰炎震驚的瞪著信紙上的血癌兩字,像是瞪久了那兩個字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這件事是在畢業前一個月才發現的,那時的我也是無法接受,覺得自己還有大好的前程,大好的人生,怎麼可能得血癌呢?


畢業前一個月?就是褚的行動開始變的詭異的那段時間嗎?


有一陣子我身上常常出現瘀青,但是因為自己以前就很常受傷了所以我不以為意,直到第二個徵兆出現。
亞還記得嗎?有一天早上我將自己關在廁所裡,騙你說我在上大號,其實……那時候正是我第一次發現自己身體有異常的時候。那一天,我刷牙刷到一半突然流鼻血,我嚇了一跳,趕緊抽一張衛生紙來擦,沒想到鼻血卻沒有馬上停,而是流了大概兩分鐘才停止。


這件事他倒是還記得,那一天他起床的時候褚早就已經不在床上了,到了浴室才發現門緊關著,褚在裡面待了好久才出來,他差點以為褚是掉進馬桶裡去了,沒想到卻是……


就算我再怎麼衰好了,但是我也不會無緣無故流鼻血,而且那一陣子我常常覺得很疲倦,有時候骨頭的關節也會疼痛,但是我不敢跟你說,也不敢去醫院接受檢查,直到某一天回到家中,突然高燒不退為止。
那一天,我知道我嚇到老媽跟老姊了,當天晚上我就被送到醫院裡,經過一連串詳細的檢查之後,醫生告訴我,我得了血癌。
一開始,我當然不相信自己得病的事實,但是檢查報告清清楚楚的這樣寫著,而身體的一切反應也告訴我檢查無誤,我是真的得了血癌。


有那麼多的徵兆說明褚的不舒服,為什麼我都沒有發現呢!?冰炎忍不住責怪起自己來。


我當然也曾自暴自棄、想要放棄過,但是老姊跟我說,血癌並不是沒有救,還是有根治的可能,她要我別放棄,到美國去接受治療。
我姊說,我的表哥在美國是個很有權威的醫師,他絕對有辦法治好我,要我不要輕易放棄自己。
所以,我去了。
為了有個健康的身體,為了達成我們的約定。


看到禇說要放棄自己,冰炎的心都揪緊了。


化療的過程很痛苦,有好幾次我都想放棄了。但是表哥跟我說,雖然化療很痛苦,但是我的身體的確有改善的跡象,要我撐下去千萬不能輕易放棄。
那時,我想到了你。為了再度見到你,我咬牙忍受著一切痛苦,只希望身體能夠快點好起來,這樣我就能回去找你了。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化療之後,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明顯變好了,所以前幾天就要求表哥帶我出去走走,畢竟我自從到了美國後就一直住在醫院裡,說實在的,美國的街道到底長怎樣我還真不知道呢!
表哥笑著答應了,於是他帶我去附近的公園散步。陽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讓人覺得好舒服,大自然的一切是那麼樣的令人開心,看著在公園裡嬉笑跑跳的孩子們,我也多麼想上前去與他們一同玩耍,但是不行,表哥說我的身體還禁不起那樣的劇烈運動,如果真的想運動的話,就快點讓自己的身體好起來,等身體好起來之後,我要做什麼運動都行,我也笑著答應表哥我會努力。
但是誰想的到,過了兩天後我會突然患上感冒,持續的高燒讓我連動一下身體都沒辦法。
那時候我心裡隱隱有個感覺,啊啊,這次我大概是真的不行了吧。


禇,不要輕易放棄啊!冰炎激動的緊緊抓著信紙不放。


雖然發燒讓我全身無力,但是想到我還沒告訴你事情的真相,我還是強撐著身體趁著姊出去買東西的時候爬起來,寫了這封信給你,不然等姊回來之後一定不會讓我下床的。


這個笨蛋,為什麼不好好的在床上養病呢?


亞,我想跟你說,可以認識你我真的覺得很幸福。跟你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雖然你又凶又暴力,但我知道你其實很溫柔。
亞,謝謝你這段日子的陪伴,我永遠不會忘記跨年的時候我們一起去101看倒數煙火,那畫面真的好美。
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怕我受傷而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甚至還強迫我跟你住在一起。
謝謝你教我功課,如果沒有你教我,不懂的地方我就算花兩三個小時還是解答不出來吧。
謝謝你這麼寵我,知道我喜歡吃甜點常常到處買甜點來給我吃,那些甜點真的都很好吃喔,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真想再嚐嚐看呢,不過,我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吧。


信件到了這邊突然有一段空白,冰炎直覺這封信應該還沒有結束才對,於是直接翻到下一張信紙,果然,下一張信紙上面又再度出現了褚冥漾的字跡,以及,眼淚乾掉之後的痕跡。


亞,請相信我是真的很愛你,雖然知道你一定不會接受,但我還是想跟你說……






亞,請你忘了我吧。
然後,希望你能找到ㄧ個可以永遠跟你在一起的人好好活下去。
我會在天上好好祝福你們、守護你們的。
最後,請原諒我只能以這種方式跟你道別。

再見了,亞。
祝你幸福。
對不起。
我愛你。


                               愛你的冥漾筆



看完這封信後,冰炎的眼角早已濕潤,但是他硬是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他狠狠將信紙抓在手中,仰高頭,無聲的在心裡嘶吼。

褚,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你怎麼可以就這樣丟下我?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要我忘了你?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會忘了你的啊!

你明知道我是那麼的愛你啊!

我們明明約定過了,要在一起一輩子的啊!你怎麼可以違反約定呢!?

褚,你回答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

悲痛的情緒溢於言表,但是這無聲的吶喊卻沒有人聽見。

窗外,不知何時開始下起了雨,似乎也在應和著冰炎的悲痛一樣。

這雨,一夜未停。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一一
  • 請問什麼是BE文?還有請問這篇是將人物設定為正常人類嗎?最後漾漾......真的死掉了嗎......
  • 所謂的BE文就是Bad Ending的意思喔。
    是的,在這篇文章當中漾漾是正常的人類,當然學長也是。
    而漾漾也是真的死掉了。

    紫烯 於 2012/10/07 16:25 回覆

  • 紫琪琪
  • 很悲…看到哭了…很好看哦…
  • 謝謝稱讚^^

    紫烯 於 2012/12/04 20:56 回覆

  • akdiske
  • 我以後不在看BE了!
    害人家這麼傷心!
    嗚嗚
  • 我也才寫了這麼一篇而已啊XD

    紫烯 於 2013/01/11 20:14 回覆

  • 小羊
  • 某妖師: 學長在這裡竟然是正常人?!?! 明明是火星紅眼殺人魔王兔...(委屈貌)
    火星紅眼殺人魔王兔: 渚~~~~~!!!!!!!!!!!

    之後... 某妖師請了3天病假...
  • 漾漾節哀吧(合掌)

    紫烯 於 2013/02/05 19: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