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輕微的咳嗽聲在安靜的房內響起,一聲又一聲。

掩著嘴,咳了兩聲之後,褚冥漾繼續翻著手上的漫畫,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剛剛咳嗽的人是自己一樣。

「哈哈哈!咳咳!」

在看到好笑的片段時,褚冥漾立刻放聲大笑,但是笑的太過頭的後果就是,咳嗽接連而來的情況。

「咳咳咳!」

用力的咳出一口痰之後,他將痰吐在衛生紙上包起來,仔細的包妥之後才丟到垃圾桶內,接著他捧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茶潤喉。

微溫的水滑過喉嚨,撫平了適才咳嗽時所帶來的不適感,他抿了抿唇,又吞下一口水之後將水杯放回桌上,然後將注意力放回剛才被自己放在一旁沙發上的漫畫。

安靜的房間裡,除了紙張翻頁時發出的摩擦聲,以及偶爾傳來的咳嗽聲之外,再無其他聲響。



「咳咳!」

當冰炎結束任務回到房間時,正好聽到戀人那短促的咳嗽聲。

他一邊將沾滿灰塵的黑袍脫下來一邊往客廳的方面走去,在前腳剛踏進客廳時,褚冥漾又咳了一聲。

「感冒還沒好嗎?」看著戀人在聽到自己聲音的瞬間抬起頭來,雙眼一亮,但卻抑不住喉嚨中的搔癢感不停咳嗽時,忍不住皺眉。
「學長,你回來啦。」等喉嚨中的搔癢感好一點之後褚冥漾才開口,臉上是顯而易見的開心笑容。

「嗯。」冰炎走到戀人面前,大手往對方額頭上一放,確定溫度正常之後才鬆口氣。

「我沒發燒啦。」好笑的看著戀人的動作,褚冥漾將那隻大掌抓下來握住,任由戀人將自己抱起來坐在他剛剛原本坐的位置上。

樂的蹭進戀人懷中,他說:「學長,任務還順利嗎?」

「你以為我是誰?」挑眉。

「是是,你是最偉大的黑袍大人。」所以那種小任務才難不倒你對吧。

「知道就好。」

看到對方那自信的表情,褚冥漾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正想再說點什麼時,搔癢感再度出現,他只能掩著嘴低垂著頭,靜待那陣搔癢感過去。

「怎麼一直咳呢,你是不是有偷喝冰的東西?」擔心的拍著戀人的背脊,看到褚冥漾咳到連臉都變紅時,冰炎忍不住皺眉。

「才……咳咳咳……才沒有!」忍著陣陣搔癢感,褚冥漾一邊為自己辯駁一邊咳的滿臉通紅。

見對方咳到眼角已泛著淚光卻還是要捍衛自己清白的模樣,冰炎只覺得心疼。

「好了好了,沒有就沒有,你先不要說話。」輕輕拍著戀人的背脊,冰炎拿起放在桌邊的水遞到戀人嘴邊。「喝點水吧。」

褚冥漾就著冰炎的手將水杯裡的水喝下,等到杯裡的水一滴不剩之後,冰炎才將杯子移開。

「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

喉嚨中的搔癢感總算消失,褚冥漾又露出開心的笑顏。

「這種情形持續多久了?」右手環住那纖瘦的腰,將人抱緊。

「唔,兩三天了吧?」褚冥漾歪頭想了想,自從上禮拜感冒之後,到現在都已經有兩個禮拜了,感冒其實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就只有咳嗽這點,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好起來,所以他應該不能算是完全康復吧?

「既然已經那麼久了那你怎麼不去找提爾?」皺著眉,忍不住瞪了懷中的人一眼。畢竟他可沒忘記褚剛感冒時那幾天的慘狀啊!

記得上禮拜褚回去原世界一趟,說是被他老媽通緝了,要是再不回去會被怎樣怎樣云云,剛好他那天在原世界有個任務就順便帶人一起回去了,誰知道那個笨蛋回到這邊之後立刻就感冒了,而且還病的不輕。

當天晚上回到黑館之後褚就發燒了,整整燒了一天一夜才退燒,退燒之後整個人還是昏昏沉沉的,而且這次的感冒似乎伴隨著全身痠痛的症狀,導致褚不管是坐著、站著還是躺著都很不舒服。

這種全身痠痛的情況整整持續了三天才開始好轉,隨著感冒的痊癒速率而慢慢的消退,但是腰部的痠痛卻是持續了一個禮拜才有慢慢好轉的跡象,而且只要一咳嗽腰就會跟著酸痛,所以褚這兩個禮拜基本上過的還蠻辛苦的。

因為這傢伙不知道是在堅持什麼,說什麼都不肯去給提爾看看,剛開始那幾天冰炎簡直急的不得了,很想直接把人打暈抓到提爾面前去給人診治,但是生病的褚卻用那雙贏滿水光的黑眸還有通紅的雙頰哭著向自己說他不想去醫療班,那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的冰炎一陣不忍,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不將人帶到醫療班去,改用電話將人call過來。

提爾看了之後說這次原世界的感冒似乎很嚴重,有好幾個去原世界出任務的袍級也因此被傳染了感冒,在醫療班休息了好幾天才痊癒的。聽說原世界因為這波流感而死的人還不少呢!原世界的醫院現在每天都擠滿了病患等著看診,診間都快被塞爆了。

提爾說話的時候,冰炎的視線一直沒離開過床上的人兒,在看到戀人難受的皺眉時,自己也會跟著難受皺眉。

如果可以,冰炎多希望自己能夠替褚承受病痛。

他喜歡褚開開心心的表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因為發燒而滿臉通紅、眉頭難受的緊皺在一起、看起來虛弱無力的樣子。

褚那副虛弱的樣子一直持續了快一個禮拜的時間才好轉,一個禮拜過後,感冒的跡象漸漸消退,身體也不再像一開始那麼酸痛了,本來冰炎以為褚會就這樣漸漸好起來的,但看來他太小看這次的流感了。

結束任務一回到房間之後,迎接他的居然是褚不間斷的咳嗽聲,這讓他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看褚咳的那麼厲害、咳到眼眶泛淚、似乎連體內的器官都要一起咳出來的樣子,冰炎看了只有滿滿的心疼。

「我想說我只是咳嗽而已,不用特地去找輔長啦,況且輔長那麼忙。」他只是不想再次麻煩輔長而已,上禮拜發燒時已經麻煩對方親自跑到房間來幫他診治了,現在他只是小小咳嗽一下,不需要特地去找輔長的,時間久了咳嗽自然會好。因為抱著這樣的心態,所以褚冥漾完全沒有要去找提爾的打算。

「……那至少要多喝水。」拗不過戀人的堅持,冰炎只能無奈的妥協。雖然他更想做的是直接將人抓到提爾面前要提爾治好褚,不過想也知道褚絕對不會願意的。

當然他也不是不能用強,只是他不想而已。

「好。」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褚冥漾點了點頭。

看到戀人笑的那麼開心的樣子,冰炎嘴角跟著勾出一抹弧度來,寵溺的將人更往懷裡抱。

明天還是去找提爾要些治療咳嗽的藥好了,不然藥草也行,然後加在褚的餐點當中讓他吃下去。

冰炎暗自在心中下了這樣的決定。

──他再也不想看到褚咳嗽時那難受的樣子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