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春節賀文

 

 

「漾~你們家今年過年要去哪裡玩?」

一下課,老師前腳才剛離開教室,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往褚冥漾桌邊撲,本來以為會跟往常一樣是喵喵,結果這次卻不是。

意外的,這次撲到他桌邊問話的,居然是五色雞。

抬眼,正好對上一雙閃著興奮光芒的眼神。

「你們今年還坐船出海嗎?或是要出國呢?」西瑞滿臉的興奮。

「呃……今年不坐船也不會出國。」一邊將課本放入背包,褚冥漾ㄧ邊回答。

「不坐船也不出國?那你們今年過年要幹麻?」五色雞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有點失望阿?

幹麻?你就這麼想跟嗎?褚冥漾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聽老姊說這次過年似乎要去搭纜車的樣子。」回想起上次通話的內容,褚冥漾回答。

好像是因為最近纜車廣告和遊樂園的廣告打很兇,老媽看到之後直說櫻花好漂亮,她好想跟老爸一起漫步在櫻花樹下芸芸的。

聽到老媽這麼說,老姊馬上二話不說訂好周圍的旅館,以一句「那我們今年過年就去搭纜車吧」決定了全家的命運。

歡天喜地的老媽沒說什麼,只是馬上打電話給還沒回到家的老爸告知這個消息,之後就很明顯可以感受到老媽期待的心情,殷殷期盼著那天的到來……

以上,都是上次跟老姊通話時她說的。

他也因此被老姊警告,要他最好一放寒假就立刻回家去。

事實上他也是打算一放假就回去的阿……畢竟學院還要進行結界的重整,他總不好繼續死賴著因而妨礙到大家吧?

「纜車?你是說吊在半空中的那個嗎?」五色雞西瑞皺眉,疑惑的問道。

吊在半空中?嘛……的確是吊在半空中沒錯啦。

「嗯,類似啦。」於是,他只好無奈的表示同意。

「喔喔!那本大爺也要跟!」西瑞一聽到他附和,馬上雙眼放光一臉興奮的表示要跟。

「人家那是家族旅行,你這外人跟去湊什麼熱鬧!?」冷冷的聲音從旁邊飄來,是千冬歲。

「四眼書呆你別因為漾~沒邀請你就忌妒我好嗎?」西瑞一臉你心眼真小的表情看著千冬歲。

「誰忌妒你啦!?」千冬歲立馬發怒。

「不然你幹麻用那麼酸的語氣說話?」

「你哪一隻耳朵聽到我語氣很酸啦!?我只是怕你會破壞漾漾家人之間的和樂而已!」

「漾漾要去搭纜車嗎,好好喔,喵喵也好想去,可是我要在醫療班幫忙才行……」那廂兩人已經吵了起來,這廂喵喵卻是一臉的失望。

「沒關係啦,下次有機會我們再一起去吧?」反正機會多的是,也不一定要馬上去阿。

「嗯,說好了喔!」喵喵漾著笑臉大力的點頭。

「漾~我可以跟你們去吧?」五色雞突然蹦過來,一手勾著他的脖子問道。

「喔,可以阿。」反正之前過年五色雞也跟過一次了,不差這一次。

「漾~你果然是本大爺的好兄弟!」西瑞興奮的勾著褚冥漾的脖子,一臉期待。

「嘖,我要準備冬祭沒辦法去。」千冬歲一臉可惜的嘖了聲。

「我也要回家族去……」萊恩半透明的身影冒了出來,說完這句話之後又消失了。

「沒關係啦,那下次大家就一起去吧?」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     *     *


回到家的這段期間,本來以為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的,但他顯然想的太過美好。

不是三不五時被老媽叫去跑腿,不然就是,好不容易比較清閒了,他坐在電腦前打算開始衝等時,卻要開始家裡的掃除大業。

年關將近,的確也該開始大掃除了。

看著隔壁的鄰居,每家每戶都開始大掃除了,他也正在疑惑著自家怎麼還沒開始動工時,老媽的聲音就從樓下傳來了。

「漾漾,下來幫忙大掃除。」

「喔。」

無奈的看著畫面中的人物經驗條只差一點點就要升級了,但是在這個重要時刻他卻不能一舉衝等……

「漾漾,還不快下來!」老媽的怒吼從樓下傳來。

「好啦!」無奈的將人物登出,關掉電腦之後,褚冥漾這才磨磨蹭蹭的下樓去。

「去擦那邊的窗戶,擦完之後把家裡的一些家具也擦一下。」老媽把抹布塞到他手中,指著窗戶和一些櫥櫃說著。

「老姊呢?」接過抹布之後,他環視了家裡一圈,發現自家老姐居然不在,疑惑的問道。

「小玥還在公司,說是到除夕那天才會放假。」老媽一臉心疼的說著。

看來公會事情也不少嘛……

「好了快點去擦,我也要去清理廚房了。」老媽催促著。

「喔,好。」褚冥漾這才提起地上的水桶走向窗戶邊。


*     *     *


到了除夕那天,五色雞頂著比放假前還要閃亮的頭毛出現了。

「漾~」五色雞一看到他就興奮的撲過來。

「走吧走吧讓我們朝著夕陽出發吧!」西瑞伸出一指指著天空,熱血沸騰的說著。

褚冥漾則是一臉無奈外加見怪不怪的隨著人拖走。

然後,他看到了一頭黑髮黑眼的學長正和老姐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講些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臉色那麼凝重?

聽到他心裡的話,學長轉過身來看了他一眼,低聲說了句「沒事」。

既然學長不想說那就算了,褚冥漾聳聳肩,不以為意。

「好了,我們出發吧!」老爸提著行李走出家門,將行李丟到車上後,大聲吆喝著。

「喔,西瑞,好久不見啦!」接著,老爸看見了站在他旁邊的五色雞,滿臉笑容的打了聲招呼。

「好久不見了,伯父。」西瑞也露出一口白牙,笑著打招呼。

「好了,全都上車吧,我們要出發囉!」老爸拍拍手,然後坐上了駕駛座。

在所有人都跟著上車之後,老爸一腳踩下油門,車子如劍一般飛射而出,奔馳在公路上。


*     *     *


因為我們是下午時分才出發的,抵達下榻飯店時已經晚上了,因為目前算是假期內,所以公路上有點塞車,他們足足開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

「今晚就先在這邊休息,明天再去搭纜車吧。」下了車後,老姊這樣說。

現在,我們在纜車的另一端,這裡同時也是中部著名的風景區,搭著纜車過去對岸之後,就是中部著名原住民渡假村啦。

老姊說,今晚就在這邊圍爐過年,等到明天再去搭纜車就好。

之後大家就各自拿著自己的行李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老姊這次訂了三間房,一間雙人房是給老爸跟老媽住的,一間單人房是她要住的,另一間房就是他、學長和五色雞一起住的。

打開門之後,大大的房內擺了三張單人床,還有電視機跟冰箱各一台。整片的落地窗外可以直接看到湖泊的山光水色,燈光倒映在湖面形成一種另類的美感。

「好漂亮喔。」褚冥漾走到落地窗前,呆呆的看著湖面上的美景。

「漾~我們去探險吧!」西瑞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就要拉著他往房外走。

「學長呢?」褚冥漾停下腳步,看著髮色與瞳色都已恢復正常的人。

「你們去吧,我在這裡休息一下。」冰炎拿下帽子,對著褚冥漾揮揮手,跟著躺上床去。

「喔,那我們走囉!」褚冥漾將房間鑰匙放入口袋,就這樣跟著西瑞一起離開房間了。


*     *     *

 

夜晚,一行人到了飯店附設的餐廳準備吃晚餐。

褚冥漾則是滿臉疲累的坐在位子上。

整整兩個多小時,他都被五色雞拉著到處跑,先是在飯店裡探險,之後他更是直接被拉到當地的老街去,因為那隻雞說他餓了,想找點東西來吃。

所以,他們到了老街。他看著五色雞從老街的第一個賣吃的攤位,一直吃到最後一攤去。

明明兩手各抓著一根香腸和大腸,嘴裡塞滿了上一個攤位賣的石板山豬肉,那隻雞還一邊嚷著「這些東西就只夠本大爺塞牙縫而已,根本就吃不飽嘛!」一邊將手上拿著的香腸吞入嘴裡……

你是有沒有這麼餓阿?

褚冥漾翻了個白眼,懶的理睬對方了,逕自走開打算去挑些紀念品給在守世界的朋友們。

但是,等他買好紀念品回頭要去找五色雞時,老街上哪還有那隻雞的身影?

大概是去其他地方找吃的了吧?聳聳肩,他決定先回飯店去休息了,順便將剛買的紀念品送出去。

一直到晚上吃飯時,褚冥漾才再度看到五色雞出現。

「漾~」五色雞一出現就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接著更是一屁股就往他身旁的位置坐下。

「你下午跑去哪啦?」將擱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抓開,他連忙問著。

「本大爺去覓食了!」五色雞很驕傲的回答。

果然。

「是嗎。」褚冥漾淡漠的回話,不想跟對方在這話題上多費心。

西瑞倒是不以為意,只是嚷著「怎麼還不上菜呢?本大爺都快餓死了」這樣的話。

你不是剛剛才去覓食的嗎?怎麼這麼快又餓了?

獸王族的胃果然跟正常人不一樣嗎?

「褚,大過年的,我實在是很不想巴你。」

正當他的思緒正打算往其他方向轉去時,坐在他另一邊的冰炎冷冷的開了口,附帶一記警告的瞪視。

不想聽就不要聽咩,把天線關掉不就好了。

「褚。」冰炎冷眼一瞪。

知道了啦,我閉腦就是了。

「哼。」冷哼聲隨之傳來。


*     *     *


一段晚餐,原本很平靜,一直到西瑞突然站起身跑進廚房去為止。

他說他下午跟這邊的主廚混熟了,要去找對方加點菜,然後就一溜煙的跑進廚房去了。

再度出現時,西瑞得意洋洋的捧著兩盤特製料理回到座位上。

「你們儘管吃吧,這是人家特別招待的!」西瑞挺著胸,驕傲的說著。

褚冥漾則是見怪不怪的繼續吃著碗中的食物,他早就猜到這傢伙下午是去哪覓食了。

而隨著時間越來越晚,一頓飯也吃的差不多時,褚項笑著從外套口袋裡掏出顏色鮮豔的紅色信封袋,一只遞到褚冥漾面前,一只遞到褚冥玥面前。

「來,這是給漾漾和小玥的。」褚項笑著摸摸褚冥漾的頭。

「你們要省點花喔!」白鈴慈囑咐著。

「謝謝爸。」姊弟倆各自道了謝。

褚冥漾一邊伸手接下,卻是一邊在心中想道,光是他們出任務所賺到的錢都比這還多了,手中的這點錢,大概也只夠他在原世界吃個幾次蛋糕吃到飽而已吧。

在一旁的冰炎則是小力的敲了他的頭一下,低聲在他耳邊說道:「別亂想。」

「來,這是給冰炎和西瑞的,謝謝你們這麼照顧我們家漾漾。」褚項跟著拿出另外兩個紅包,一個遞給冰炎,一個遞給了西瑞。

「謝謝伯父。」冰炎淡淡揚著笑,收下了。

「本大爺照顧自己的小弟是應該的啦!」西瑞接下紅包後,豪邁的說道。

「好了,我跟你媽要到這附近散個步消化一下,你們年輕人看要做什麼就隨你們吧,只要別太晚回來就好。」褚項笑著站起身,牽著妻子的手緩步走入夜色中。

在場的只剩下褚家姊弟、冰炎以及西瑞四人了。

褚冥玥率先站起身,說道:「聽說待會過十二點之後湖那邊會有活動,也會放煙火,看你們要不要去那邊逛逛,我就先回房了。」

說完,瀟灑的背影就直接走入電梯中。

「要去嗎?」褚冥漾這句話是對著冰炎問的。

「走吧!漾~讓我們一起朝著夕陽奔跑吧!」五色雞一秒勾住他的脖子就想往外拉。

「太陽早就下山了現在哪來的夕陽!?」褚冥漾忍不住白了對方一眼,使力將他的手移開。

「只要你心中有夕陽的存在,它就會在!」五色雞手又勾過去,咧著嘴笑著。

褚冥漾則是不斷掙扎,努力想將脖子上的手甩掉。

在一旁的冰炎則是一臉在看白癡的表情瞪著兩人拉拉扯扯的動作,半晌後才傳來回答聲。

「那就去看看吧。」


*     *     *


當三人相偕走出飯店往湖泊方面前進時,天空中突然亮光閃閃,接著碰的一聲,燦爛絢麗的火花在天空展開。

「是煙火耶!」褚冥漾開心的叫了一聲,停下腳步抬起頭來望著空中不斷閃耀的火花。

西瑞早已在看到火光竄上天空的那一刻,就興奮的往前衝去,一下子消失了身影。

走在一旁的冰炎聽到聲音也跟著抬起頭,靜默的看著一朵朵綻開的耀眼花朵。

兩人就那樣站在人群中,靜靜的看著煙火一發一發的竄上天空。

在新一波的煙火秀開始前,褚冥漾突然將視線轉向一旁的冰炎身上,輕輕的開口。

「吶、學長,新年快樂。」笑著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紙袋。

「這是什麼?」冰炎看著對方的笑臉,伸手接過。

「下午跟西瑞去逛老街的時候買的,算是新年禮物吧。」褚冥漾靦腆的笑了笑,然後說:「我ㄧ看到就覺得這個很適合學長,想也不想就買下來了。」

冰炎默默打開紙袋,紙袋裡是個小小的吊飾。帶有象徵意義的圖騰,蜿蜒著爬上細細的吊繩,繩子下方則是一顆銀中帶紅的琉璃珠。

默默盯著這個吊飾看了半晌,冰炎從懷裡將手機拿出來,動作俐落的將吊飾掛上手機。

然後,他抬起頭,看到的是一張在火光的照耀下,更加燦爛的笑顏。

「褚。」冰炎忍不住低低喚了聲。

「嗯?」專注看著煙火秀的人兒,聞聲將視線轉回來。

「新年快樂。」冰炎湊上前,拿下頭上的鴨舌帽,接著快速的在對方的唇上一點,在對方訝異又羞窘的驚慌視線中,露出一抹惡作劇般的笑容。

褚冥漾只來得及看到帽子蓋住他的臉,接著就感覺到嘴唇被一方溫暖所覆蓋。

『學長,要是被人看見怎麼辦!?』一驚,褚冥漾又羞又窘的捂著嘴,轉頭看看四周是不是有人在注意他們。

「放心,不會有人看到的。」看著對方那驚慌的樣子,冰炎笑答。

『為什麼學長能說的那麼肯定?』疑惑的視線飄來。

「因為我是黑袍。」於是再度丟出這一百零一個回答。

而對方的反應也如冰炎所料,翻了個白眼,開始在心中反駁著:『最好跟是不是黑袍會有關係啦,學長你這根本就是在敷衍我嘛!』

「你知道就好。」他回答,然後露出惡意的笑容。

褚冥漾瞪眼,羞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時間來到了除夕夜的最後一刻。

當廣場邊的時鐘指針指向十二點時,又一發燦爛的煙火升空,引爆遊客們的驚呼。

老街兩旁的店家,個個拿出一長串的鞭炮,點燃了引信。

霎時,霹靂啪啦的聲響不斷傳來。

然後,他看到了。

────五色雞不知道從哪弄來一串鞭炮,歡天喜地的朝著他奔過來。

「漾~你居然沒跟我說過十二點要放鞭炮,幸好本大爺得到消息,特地去弄來了這串特製鞭炮,讓我們成為最閃亮的那顆星吧!」

說完就不由分說的將人拉走,往湖面狂奔。

「等一下,西瑞,你想幹什麼阿阿阿阿阿!」查覺不妙而想逃跑時,已經被抓住的那人發出慘叫,隨著獸王族少年的腳步一起往湖面衝去。

冰炎則是默默看著自己的戀人被人拉走,在對方不斷在腦海發送求救電波的當下,緩慢的舉起腳步跟在兩人身後。

爆竹一聲除舊歲,希望在爆竹聲響後,能夠除去舊的一年當中,所有不好以及不愉快的事物,迎接新的一年到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