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生日贈文TO阿甲

 

 

親吻,對於褚冥漾來說是種很親密的行為。在他的認知中,這親密行為只能跟感情好的人做,而所謂感情好的人,是指諸如家人、朋友、戀人等。

然而,親吻也是有分等級的。

等級最低的那種,叫做頰吻,是指用嘴唇碰觸臉頰這樣的行為。而這樣低等級的頰吻,不管是家人、朋友或者戀人都能這麼做。

而比頰吻的等級還要高一點的,就是親額頭,這樣的親吻,對褚冥漾來講,是只有家人及戀人能對自己做的行為,或者,還可以再加上感情很好很好的朋友。

在褚冥漾的觀點中,屬於最高等級的親吻行為,就是嘴對嘴的接吻。這是,只有戀人之間才能做的、親密異常的一種行為。

然而,這樣親密的行為,在褚冥漾十多年的生活中,可以說從來沒有發生過,亦不曾奢想過。

畢竟,像他這樣的千年大衰人,是不會有人喜歡的,當然也不可能交的到女朋友啦,因此,接吻這樣對褚冥漾來講屬於抽象的行為,第一次真真正正在他面前發生時,他可以說是完全傻住了。



「褚,我喜歡你。」

那是,在褚冥漾結束了護送冰炎的旅程回到學院,冰炎成功歸來的時候所發生的事了。

那一天,冰炎約他在白園見面,但卻只是看著他不發一語,褚冥漾正疑惑著冰炎約他出來的意圖,正在心裡揣測著是不是他又在無形中惹了什麼麻煩被冰炎給發現,所以現在是要來訓話的?

又或者是他在人魚聖地那裡出賣冰炎的事情被當事人知道了?

所以學長現在是打算將他種在白園裡面嗎!?

褚冥漾越想越覺得第二個推斷的可能性比第一個大多了,心臟也開始不受控制的鼓動,完蛋了如果學長真的要把他種在這裡他就算想跑也跑不掉阿!

更何況,若真被他不小心逃掉,之後迎接他的恐怕會是更嚴重的報復……

想到這裡,褚冥漾原本打算逃跑的動作頓時僵住了。

就在他腦袋意識暴走的很嚴重的時候,冰炎終於開口說話了。

但是,一開口卻是一句讓褚冥漾比剛才僵的更為徹底的話。

不不不,一定是他聽錯了,學長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來的,更何況還是對他說,沒錯,一定是他聽錯了!

「呃、學長我剛剛似乎聽錯了,你是說你想找我算帳對吧?」褚冥漾乾笑著提問。

「你沒聽錯,我的確是說我喜歡你。」

沒想到,冰炎僅僅是皺眉,再度說了一次。

這下褚冥漾想裝做沒聽到都不成了。

褚冥漾的臉色頓時變的很難看,上前一把捉住冰炎的手就想往白園外面拖。

「你要帶我去哪?」冰炎疑惑的被拖著走了幾步,覺得不對勁地停了下來。

「去保健室!一定是輔長在學長身上動了什麼手腳所以學長才會變的這樣奇怪阿────!」褚冥漾慌亂的不能自己,心裡更是自責,都怪他沒有好好陪在學長身邊所以才會讓輔長有機可趁阿!

說不定輔長不只在學長身上動了手腳,可能還繡了花也不一定阿!

褚冥漾真該慶幸冰炎現在聽不到他心裡所想的話,不然肯定是馬上一巴掌巴下去了吧。

「褚,我沒事,提爾也沒膽在我身上動任何手腳。」冰炎感到些許無奈,他試想過褚在聽到他的告白之後會有的反應,但就是沒料到會是這樣的反應。

冰炎將褚冥漾的臉扳向自己,看著那雙略帶慌亂的黑眼,語氣堅定的說道:「褚,我喜歡你,你是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唯一想共度一生的對象,那麼,你怎麼說?」

昔日總帶著凌厲光芒的紅眼當中,此刻只剩下認真。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再度對他告白,那個總是擋在他身前、為他鋪好後路的代導學長,一張臉瞬間紅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說道:「學……學長……我……我不知道,我不確定……我……你……」

看著這樣緊張的褚,冰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我不要求你馬上給我答案,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

伸出手,揉了揉褚的頭髮,「褚,傾聽你心裡的聲音。」語氣溫柔似水。

「等你想通了之後再給我答案,好嗎?我隨時都在。」紅眼此刻只剩下溫柔。

「………嗯。」

良久,褚冥漾才低低的應了一聲。t

之後,冰炎輕輕的在褚冥漾的額頭上印下一吻,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褚冥漾一人在白園裡思考。



自己的心意,褚冥漾一直糾結了大約一個禮拜才總算想通。

那一個禮拜,他總是吃不好,喵喵還擔心的問他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幫他醫治。

因為,就連自己最愛的甜點,也無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的腦袋裡持續迴盪著學長的那句「我喜歡你,你是我此生唯一想共度一生的人」。

每當想到這句話,他總是會不自覺的臉紅,然後腦筋也會因此打結,根本無法好好思考。

他這樣異常的情形,喵喵、千冬歲跟萊恩自然是看在眼裡。

「漾漾,如果有煩惱的話可以說出來,大家可以一起幫你想辦法。」看著這樣的漾漾,喵喵實在是不放心。

「漾漾,說出來,別自己一個人悶在心裡。」千冬歲皺著眉說道。

「給你補氣飯糰。」萊恩拿著一顆五顏六色的飯糰遞過去。

「……謝謝你們,不過這件事如果不是我自己理出答案的話就沒有意義了。」感受到朋友們的關注,褚冥漾很感動。

至於那個補氣飯糰就不必了,他怕他要是真的吃下去不只補不了氣還會直接送保健室去。

「這樣嗎,那漾漾如果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要儘管說喔,喵喵會盡力幫你的!」沒有被拒絕的不悅,喵喵依然笑著這麼說。

「嗯,那就先謝謝妳囉。」褚冥漾回以微笑。

一旁的千冬歲暗自推了推眼鏡,突然想到自家哥哥近來良好的心情,會是跟冰炎學長有關………嗎?



之後,與喵喵他們分開之後,褚冥漾獨自一人回到了黑館。

抱著冰炎在旅途結束後為了答謝而送給他的,與之前楔附身時那隻兔子一模一樣的白色大兔子,褚冥漾坐在沙發上,眉頭不自覺再度皺起。

關於自己對學長的感情,他實在是理不清。

他對學長,到底是只有學弟對學長的崇拜而已,還是有另外的情感存在?

這一個問題,他思考了一個禮拜,還是找不到答案。

將腳縮在沙發上,褚冥漾將臉埋在兔子柔軟的毛皮裡,再也忍不住自暴自棄的胡亂大吼。

突然,臉頰傳來一陣冰涼的觸感,褚冥漾縮了一下脖子抬起頭來。

「米納斯?」他的幻武兵器,不知何時自動現身,此刻正一臉溫柔的看著他。

「吶,米納斯,妳說我該怎麼辦才好?」伸出手,任由龍神精靈抱住自己。

褚冥漾將臉埋在龍神精靈的懷中,煩惱的皺緊眉。

『主人,請別想太多,您只要傾聽自己心中最真實的心意就好。』溫柔的摸了摸褚冥漾的頭,米納斯柔聲說道。

「傾聽……自己心中最真實的心意?」褚冥漾呆呆的重複。

那天,學長是不是也講過類似的話?

『褚,傾聽你心裡的聲音。』

學長早就知道他會鑽牛角尖,所以才會這麼說的嗎?

笑了笑,褚冥漾努力沉澱心靈,靜下心來聆聽自己心裡的聲音。

怦通怦通,這是他的心跳聲,是他想到學長時才會出現的頻率。

此刻他的心證在緩緩訴說著,我喜歡學長。

────原來,他早就喜歡上學長了。

所以學長受傷時,他才會比任何人都難過。

所以護送學長回去族裡時,他才會拼命祈禱任務能夠成功。

當學長開心時,他也會比任何人都要開心。

當學長誤會他時,他才會那麼難過。

當學長對他露出笑容,他就會像是得到全世界般的開心不已。

因此,學長對他告白的時候,他下意識的認為不可能,下意識的拒絕,就是不希望學長因為自己而被學院中的人所唾棄。

但是,無法否認當時他心裡是很高興的。

就算他是這樣衰,就算他是這麼的平凡,學長還是喜歡他。這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禮物了。

因此,他更不能答應學長的告白。

他不希望學長因為他,被所有人鄙視,學長是那樣高高在上,那樣有前途的人,不能因為他而毀了學長的一生。

所以,雖然難過,但他勢必得拒絕學長的告白了。

「我的事不需要你來操心,我只需要知道你也喜歡我就好了!」

突然,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褚冥漾疑惑的抬頭,發現冰炎不知何時站在他面前,臉上帶著不悅。

「學長?你什麼時候進來的?」褚冥漾訝異反問。

「從你開始腦殘的時候。」冰炎雙手環胸不高興的回答。

「從我開始腦殘的時候?」不對,似乎有哪裡怪怪的?

「阿!學長你又偷聽!!」褚冥漾指控。

「就知道你會胡思亂想、死命鑽牛角尖,早跟你說了要『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看來你都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是吧?」冰炎裝做沒聽到褚冥漾的指控,自顧自的說著。

「我、我才沒有!我只是一時沒有想起來而已!」褚冥漾心虛的反駁。

「還說沒有?你明明就喜歡我,那為什麼還要拒絕我?」冰炎不悅的問道。

「那是因為……我不希望你因為我的關係而被人說閒話……」褚冥漾忍不住難過的低下頭去。

「嘖!我才不會因為那一點閒言閒語就心情低落,更何況,那些話我才不會放在心上,而且,要跟我交往的人是你不是那些無聊人士,我管他們的想法做什麼?」冰炎不屑的撇撇嘴。

「可是──」

「沒有可是!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我說我喜歡你,那你呢?」等褚這個笨蛋的答案已經等到心煩的黑袍,此刻也不由得顯的咄咄逼人。

「我也喜歡學長。」褚冥漾小小聲的回答。

「很好。」冰炎滿意的笑了。

然後,他想也不想的低頭吻上他朝思暮想已久的那雙小巧紅唇。

唇與唇之間毫無間隙,冰炎捧著褚冥漾的臉,吻的深入。舌頭探進對方口中,勾纏著對方的舌為之起舞。

褚冥漾被吻的全身力氣盡失,膝蓋也失去支撐力量軟了腳,要不是有冰炎撐在他背後的那雙手,他肯定早已癱倒在地上了。

良久,在褚冥漾因為缺氧而差點沒窒息時,冰炎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他。

「哈……哈……」冰炎一放開,褚冥漾立刻貪婪的吸取新鮮空氣。

那紅撲撲的臉頰,以及被他吻腫的唇,在在誘惑著冰炎的理智,冰炎也懶的壓抑,在這之前他實在是壓抑的夠久了,於是冰炎再度俯下身,淺淺啄吻。

他知道褚冥漾還沒回過氣來,因此只是淺淺啄吻而已。

「還好嗎?」一手緩緩拍撫著褚冥漾的背,冰炎問道。

哪有人一告白就親上來的啦,而且、而且還是這麼猛烈的吻,害他差點喘不過氣來,想到這,褚冥漾忍不住埋怨的瞪了冰炎一眼。

但是那一眼在冰炎眼中,根本無關痛癢,他反倒覺得褚冥漾是在誘惑他,因此他也不客氣的接收了褚冥漾的暗示,低頭,又是一個幾乎令褚冥漾窒息的深吻。

想不到在互相確認彼此心意的這一天,他不僅初都沒了,連第二個、第三個甚至是第N個吻也被奪走了!

這進展會不會太快了阿!?

「我還嫌慢呢!」雙唇放開之際,冰炎抵著褚冥漾的額頭,低聲說道。

這樣哪裡慢了!?褚冥漾忍不住抗議。

「這個吻我等的更久了。」冰炎又低頭啾的親了褚冥漾一記。

學長你這樣……好像發情的野獸耶。看到那雙瀰漫著異樣情潮的紅眼,褚冥漾愣愣的在心裡說道。

「你總算發現了嗎?」冰炎笑了,笑的不懷好意。

「呃,學長你要做什麼?」褚冥漾發現他現在的處境很不妙,他們兩人不知何時移動到床舖來了,而此刻,他正被冰炎壓在身下。

「讓你見識何謂發情的野獸。」兩手撐在褚冥漾身體兩旁,冰炎笑的燦爛。

「學長你在說笑吧,阿哈哈……」不妙,現在真的不妙阿阿阿阿阿!

「不,我是認真的。」冰炎一邊壓制褚冥漾掙扎的手腳,一邊俐落的脫下對方身上的T恤。

「學長等一下,這樣真的太快了啦!」雖然明知掙扎無用,但褚冥漾還是不想放棄希望。

「相信我,一點都不快。」冰炎低頭給褚冥漾一個吻,露出安撫性的笑容。

哪有人告白之後就直接奔回本壘的啦!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hite王子
  • 噗哈哈哈哈哈哈---------------------
    莫、莫名的逗趣啊這篇XDDDDDD
    這下子漾漾不只初吻、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吻沒了,
    連初夜、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都被訂走了XD
  • 嘛..........
    學長畢竟等很久了咩XD

    紫烯 於 2012/04/23 13:51 回覆

  • shiroya0615
  • 額……我無言了啊-_-||
    紫烯阿紫烯,這這這……根本不是我印象中的冰炎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