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七夕賀文

 

 

◎ Vow:誓言



 


頭上是挑高到看不見頂部的天花板,眼前是看似華麗實則隱藏著一絲樸實的宮殿,一扇一扇紅色的門從左右兩邊一字排開,長廊看不到盡頭,綿延著向遠方而去。

褚冥漾在冰炎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

「學長,這裡到底是哪裡?」不自覺的放輕音量,褚冥漾總感覺每扇門扉之後有人在注視著他一樣。

剛才一路走來,他總覺得有人在看著他,但是當他轉過頭去時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沒有半個人在。

這讓褚冥漾感覺心裡毛毛的,一雙手更是不自覺的抓住冰炎不放。

打從他莫名奇妙被冰炎以任務之名抓出來,到出現在這個從沒看過的宮殿當中,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了。

在這之間,冰炎只簡單跟他說過一句「這是那個老妖婆交代下來的事情,具體來說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不再說話了。

看的出來學長心情不太好,大概是出門前扇董事不知道又對學長說了些什麼吧。

但是,竟然連學長也不知道任務的具體內容是什麼,這讓褚冥漾非常的好奇。

另一方面,卻也覺得這座宮殿很詭異,而且一路上安靜的氛圍讓他對這座宮殿的觀感更覺詭異,終於忍不住開口打破沉默。

聽到問題,冰炎腳步沒停,只是淡淡的回答,「月下老人的住所」。

「是那個月下老人?」褚冥漾驚訝的瞪大眼。

「不然還有哪個月下老人?」冰炎沒好氣的翻了白眼。

「我怎麼知道,說不定守世界跟原世界所指的月下老人是不一樣的存在阿。」在學院生活了這樣一段時間,幾乎什麼大小事都碰過,他會有這樣的懷疑也是合理的吧?

「原世界所指的月下老人跟守世界的確是一樣的,但是又有點不一樣。」頓了一下,冰炎想著該怎麼解釋,「原世界的月下老人是婚姻之神,掌管男女感情之事,就像希臘神話裡的愛神邱比特一樣,將撮合男女成為夫妻,但是守世界的月下老人不只人類的男女感情之事,只要是跟感情有關的事祂幾乎都管,所以非常忙碌。」

「欸……原來是這樣阿。」褚冥漾眨眨眼,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那我們今天就是來幫月下老人做事情的囉?不知道是什麼事呢……」心中的詭異感早已消失,在聽到此處為月下老人的住處之後,褚冥漾突然間覺得這座宮殿很親切,而且還有點興奮。

畢竟那是傳說中的月下老人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個白髮蒼蒼、白鬍髯髯、拄著柺杖的老者呢?

「到了。」

思考間,兩人終於在某扇門前停了下來。



褚冥漾現在正在一個泛著淡淡光芒的房間工作著。

眼前飄浮著一顆一顆小小的、發著微光的球體,他的工作就是將這些光球放入指定的通道當中。

他剛剛才知道,原來這些光球就是人們的「願望」,因為今天是七夕情人節,期願的力量在這一天都會特別強大,數量也特別的多,,因此每到這一天,月下老人總是忙不過來,需要向公會借調人手來幫忙才行。

對了,他剛剛見到月下老人了,然後他只能在心中無限吶喊著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傳說中的月下老人是個白髮蒼蒼、白鬍髯髯,並且拄著柺杖的老者,但是剛才出現在他眼前的那位月下老人卻是個非常年輕、有著一身書卷氣與溫和笑容的大帥哥!!

看到他那樣驚訝的表情,月下老人笑了笑,溫和的嗓音對他說了聲你好,褚冥漾頓時愣住了,還是冰炎往他頭上一巴他才回過神來的,回神之後他才趕緊向對方說你好。

但腦中還是一邊轉著為什麼這個月下老人這麼年輕又這麼帥的念頭,轉的冰炎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低聲靠近他耳邊,咬牙說:「書上說著那個月下老人是朔的父親,不久前才退休的,當代的月下老人是他。」

「現在,給我收起你那白癡的表情!」解釋完之後,冰炎惡狠狠的瞪了褚冥漾一眼,手一舉就想往對方頭上巴去。

「會驚訝是正常的,我並不介意。」朔──當代的月下老人──笑笑的阻止了冰炎的暴行。

僥倖躲過一劫的褚冥漾傻傻的站在一邊,耳中聽著兩人的討論聲。

「……那些天界獸因為吸收了過多的『願』,所以情緒有點亢奮,就麻煩冰炎殿下處理了。」朔說著,苦惱的皺眉。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看看,對了,這小子你可以盡情的使喚他沒關係。」冰炎將站在一旁發呆的褚冥漾拎到朔面前。

咦咦?一回神就發現眼前出現了朔溫和的笑臉,讓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

這就是他現在人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專心將眼前以很快的速度平空浮現而出的光球往它們該去的地方放,褚冥漾看著因為光球一個個浮現,整個空間瀰漫著微光,一閃一閃的樣子,心裡不由得讚嘆著好美。

這樣的景象他從來都沒見過,而且也沒有機會看見。

每個光球都是人們最誠摯的心願,一閃一閃的飄浮在他的眼前,一摸光球還能感覺到絲絲溫暖,這讓褚冥漾開心的笑了。

這些,都是大家的心願呢,所以我一定不能搞砸,得將它們送到正確的地方才行。

褚冥漾就那樣邊笑著邊一一將光球歸到正確的通道當中。



黑髮的少年躺在貴妃椅上,睡的香甜。周圍飄浮著一顆一顆泛著微光的光球,微光照亮了孩子臉上的表情,是甜甜的笑容。

當冰炎結束了他手邊的工作,到褚冥漾所在的房間找人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幅光景。

黑髮的孩子在微光之中睡的香甜,光球漂浮在他身周,讓他一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精靈。

「褚。」緩步走上前,探出手輕輕搖晃,冰炎試圖叫醒睡著的孩子,但孩子只是軟軟的喊了句學長,並且熟悉的往冰炎懷中靠去,然後露出笑容睡的更甜了。

冰炎嘆了一口氣,輕輕的將戀人抱起往門外走去。



「他睡著了?」看著冰炎將黑髮孩子抱進來,朔在一片光芒當中抬起頭來說了句。

「嗯。」冰炎輕聲應道,將人抱的緊緊的。

「抱歉,沒幫上什麼忙。」看著懷中恬靜的睡顏,冰炎的雙眼當中是滿滿的無奈。

本來是叫他來幫忙的,結果幫到最後人卻睡著了。

「不,這孩子幫了我很多忙。」朔笑著搖搖頭,「這孩子身上的氣息很純淨,為人著想、真心希望大家願望都能實現的心情夾雜在光球當中一起被送了進來,讓我工作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這孩子,一定是很誠摯的希望這些人的願望都能實現的吧。

朔看著在冰炎懷中睡的香甜的人兒,目光也不自覺變的溫柔。

「他是個好孩子。」

「是阿,同時也是個笨蛋。」冰炎露出一抹寵溺的笑容。

「呵。」低低笑了聲,朔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冰炎。

「這個送給你,就當作是你們今天來幫忙的謝禮吧。」

「謝謝。」看到盒子後,就連冰炎也忍不住神色變了變,接過手後恭敬的對朔行禮。

知道對方認出了盒子所代表的意義,朔但笑不語。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冰炎淺淺鞠了個躬,接著將懷中的攬緊,腳下移送陣一開,瞬間消失在宮殿中。

看著消失在陣法中的兩人,小指上所纏繞的紅線,朔揚起笑,衷心祈禱兩人能夠幸福。



「唔?」揉揉眼睛,褚冥漾發現自己現在正躺在冰炎的床上。

咦?什麼時候回來了?

「醒了?」旁邊傳來低低的詢問聲。

「學長,扇董交代的事情都處理完了?」什麼時候處理完了,他怎麼都不知道?

「你都睡死了,又怎麼會知道呢?」挑眉。

「嘿嘿……突然很想睡覺咩……」褚冥漾乾笑著吐吐舌,他只是突然間覺得很睏,想說瞇一下就好,怎麼知道會就那樣睡過去。

「你喔。」冰炎無奈的揉了揉戀人的頭。

褚冥漾乖乖窩在冰炎懷中,討好的蹭了蹭。

「左手伸出來。」一片寂靜當中,冰炎突然開口。

「要做什麼?」褚冥漾疑惑的伸出左手。

冰炎拿出了朔給的那個盒子,打開,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這是?」看著被套拿出來的戒指,褚冥漾滿臉問號。

「這是『誓願之戒』,只要說出最誠摯的誓言,戒指就會守護相愛的兩人直到永遠。」冰炎簡單解釋了一下。

「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以我的真名為誓、以此戒為引,發誓會一輩子守護並愛護妖師褚冥漾,不管發生任何事都會在你身邊陪伴著你,與你相守到老,褚,你可願意?」紅色的眼認真的看著那永遠清澈的黑眸,冰炎屏息等待答案。

褚冥漾早已感動的紅了一雙眼,淚水不斷的從眼角流出,他點了點頭,哽咽的說了句:「我願意」。

冰炎笑了,輕輕將戒指套入褚冥漾的無名指中。

褚冥漾接著拿出盒中的另一枚戒指,跟著套入冰炎手中。

最後,兩人相視而笑,兩張臉,兩張同樣幸福的笑容。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