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秋節賀文

 

 

「咦?怎麼有個小孩在那邊?」喵喵驚呼了一聲,伸手指著前方。

順著喵喵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千冬歲也看到了那個小孩,但是……

那孩子頭上居然長了一對兔耳朵!?

這是怎麼回事?

「你好,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飯呢?喵喵做了很多東西喔!」喵喵笑著上前邀約,並將視線放低緩步上前。

誰知道,那孩子看到喵喵出現之後,突然睜大眼動作迅速的躲到一棵樹後面去了。

喵喵咦了一聲,轉頭看著千冬歲。

「看樣子他戒心很高呢。」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也跟著走上前去。

那孩子看到有人接近,身體更往樹後縮去了。

「別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跟我們一起用餐吧,好嗎?」千冬歲盡可能用溫柔的語氣說話,臉上跟著露出相對應的笑容來。

「你肚子餓不餓,一起用餐吧?」喵喵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將餐盒打開了,陣陣香氣緩緩從餐盒裡飄出來,那孩子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來吧?」喵喵露出大大的笑容,伸出手邀約著。

那孩子猶豫的看了看喵喵,又看了看千冬歲,接著才緩緩走出樹後往兩人走去,但卻是往千冬歲的方向而去,死活不肯接近喵喵。

喵喵看了也不免沮喪,但是看到對方肯跟自己坐在一起用餐,就搖搖頭將那抹沮喪的心情拋去,露出笑容說:「盡量吃吧,喵喵做了很多喔!」



「阿阿……累死我了,學長真過份,居然就那樣把任務丟給我ㄧ個人做!」褚冥漾邊抱怨邊從移動陣當中踏出。

「漾漾你回來啦,快點來吃午餐吧!」看到友人出現,喵喵開心的揮揮手。

「學長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你們不是一起去出任務嗎?」千冬歲看友人是獨自一個人踏出移送陣的,好奇的問道。

「他說他還有點事要處理,所以要我先回來。」褚冥漾邊轉動著脖子邊往友人的方向緩緩走近,就在這時,一股衝力猛然向他撲來,猝不及防之下,他硬生生被撲倒在地。

「好痛!」痛呼了一聲,褚冥漾捂著被撞到的頭,疑惑的張開眼查看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人敢這樣偷襲他。

結果他才張開眼,就看到一對軟綿綿看起來似乎很好摸的兔耳朵出現在自己眼前。

「漾漾!」接著,是軟糯糯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

咦?

褚冥漾眨眨眼,定睛一看才發現,撲在自己身上的是個長著兔耳的小男孩。

「漾漾你認識這孩子嗎?」千冬歲一邊將人扶起一邊問道。

「這孩子是?」褚冥漾看著那個巴在自己腿邊的小孩,疑惑的問著兩位友人。

「剛剛我跟喵喵到白園準備吃午餐的時候,他就在白園裡面了,剛開始戒心很重都不肯讓我們接近,是聞到食物的香氣,知道我們不會傷害他之後才肯讓我們接近的。」千冬歲解釋著,鏡片後的眼在看到那孩子對漾漾異常依賴的動作時閃過一抹光芒。

「漾漾,你認識他嗎?」

「不,我不記得我認識過這麼小的一個孩子……」但是他卻給了我ㄧ種熟悉感。褚冥漾在心裡想道。

「但是他似乎認識你。」他可沒忘記剛剛這孩子撲過去的時候喊了『漾漾』這兩個字。

「這個……」褚冥漾苦惱的皺起眉。

『漾漾,是我。』突然,一陣聲音在他腦子裡響起。

「咦?」褚冥漾一愣。

「漾漾?」看到褚冥漾的動作突然頓住,表情連帶變的呆傻的樣子,千冬歲擔心的喚了友人一聲。

『是我,我放假了所以來找你玩了!』腦子裡的聲音很歡樂的這麼說道。

放假?找我玩?褚冥漾皺了皺眉,一個答案緩緩在心裡成形。

「……玉兔?」看著眼前的小孩,褚冥漾猶豫的、小小聲喊道。

「嗯嗯。」小孩用力點頭,開心的笑了。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的?」自己心中所想的答案被證實了,褚冥漾不由得露出放心的表情來。

「我想來找你玩阿,但是兔型很不方便,就變成人型啦,不過頭上這個不管怎麼樣都變不掉,好討厭喔!」說著說著,玉兔忍不住嘟嘴伸手扯著自己頭上的長長兔耳。

「你別扯阿,會痛的吧!」看到玉兔一瞬間露出吃痛的表情,褚冥漾趕緊將那雙扯著自己耳朵的小手拉下來。

「我討厭這對耳朵。」玉兔不滿的抱怨著。

「我覺得很可愛阿。」而且也很好摸呢。褚冥漾笑著說。

「真的嗎?」聽到稱讚,玉兔的臉忍不住紅了。「既、既然你喜歡的話,那我就多留一段時間吧。」

「嗯。」褚冥漾笑著摸摸他的頭。



在一旁的喵喵與千冬歲聽著友人與那個小孩聊天的內容,緩緩從那些片段的話語當中拼湊出一個事實來。

「你是,小玉嗎?」喵喵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去年漾漾撿到的那隻玉兔?」千冬歲也想起了去年友人撿到一隻受傷的兔子的事。

「嗯嗯,就是那隻玉兔。」褚冥漾點點頭,證實了他們的猜測。

「那難怪了……」難怪他會不想靠近喵喵,想必玉兔對去年自己被蘇亞追著跑的那幕還心有餘悸吧。

「嗯?」聽到千冬歲的喃喃自語,褚冥漾疑惑的看了友人一眼。

「沒事。」千冬歲搖搖頭表示沒事,並不著痕跡的轉開話題,「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呢?」

看了此刻正窩在漾漾懷中開心吃著餐點的玉兔,千冬歲好奇的問著。

「他說他放假,所以下來找我玩。」褚冥漾無奈的轉述剛才玉兔告訴自己的話。

「放假?」千冬歲挑眉,「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放假,中秋節不是快到了嗎?」

身為玉兔你不乖乖搗藥居然在這種時候放假?千冬歲心裡的疑惑更深了。

「他說他不想一直沒日沒夜的工作都沒辦法休息,所以他找了人頂替他工作,自己跑了下來。」聽著玉兔在自己腦中的回答,褚冥漾笑的更加無奈了。

原來如此,看來跟去年的情況差不多就是了。千冬歲理解的點了點頭。

「小玉,要不要吃這個,這是喵喵特別做的喔!」喵喵拿著一盤兔子造型、泛著香氣的餅乾誘惑著。

玉兔的視線隨著喵喵的手上下移動,緊緊盯著盤子中的餅乾不放,一副就是很想吃的樣子。

「想吃嗎?」喵喵笑瞇瞇的問道

玉兔點點頭。

「那給我抱一下好不好?」眨著閃亮亮的大眼,喵喵以食物來誘惑玉兔。

玉兔掙扎的看了餅乾一眼,又看了喵喵一眼,回想起去年被那個叫做喵喵的人的寵物蘇亞追著跑的畫面,一陣戰慄躍上心頭,他抖了抖耳朵,害怕的躲到褚冥漾懷中去了。

「看來他還無法忘記被蘇亞追趕時的記憶阿。」褚冥漾苦笑了下,伸出手拍撫著正在自己懷裡瑟瑟發抖的孩子。



當冰炎回到白園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的戀人懷裡抱著一個孩子,笑的溫柔的樣子。

「褚,那是誰?」紅眼緊盯著那個頭上有著一對兔耳的傢伙,褚的懷抱是屬於他的,這傢伙居然敢跟他搶!?

「學長你回來啦。」聽到聲音才發現自家戀人回來的褚冥漾,一抬起頭就看到那雙紅眼死命瞪著此刻正窩在自己懷中的小孩,恨不得瞪穿一個洞的凶狠樣子。

褚冥漾苦笑,看來這學長跟他還是不對盤阿。

「這是玉兔,去年你也見過的不是嗎?」褚冥漾說。

記得去年當學長發現我房裡多了一隻兔子時,還氣的差點跟玉兔打起來呢。說什麼玉兔佔了他的位置,所以他要好好修理對方!

跟隻兔子吃什麼醋嘛!

當時為了安撫暴走的戀人,他付出了躺在床上三天的代價。

那還真是無比慘痛的經驗阿……

「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是以這副樣子?」紅眼依舊瞪著褚懷中的那個小孩,那傢伙居然在發現自己在瞪他之後,示威般在褚懷中蹭著,這隻該死的兔子!

「……阿就,他放假了所以下來找我玩阿。」褚冥漾縮了縮肩膀,他感覺到學長散發出來的殺氣了,雖然不是針對他的啦 ……

「至於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據他本人所說是為了方便啦。」褚冥漾頗為無奈的告知。

「那他為什麼會在你懷裡?」咬牙切齒的語氣。

「呃……這個……」褚冥漾尷尬的搔搔頭,玉兔說什麼都不肯離開他身上,所以他也只好抱著人一起用餐啦。

聽完戀人在腦中的解釋之後,冰炎瞪人的視線更加凌厲了。

「你,給我離開褚的身上!」長指指著那隻越來越得寸進尺的兔子。

「不要!」玉兔直接撇過頭去。

「給我滾開!」冰炎氣的直接伸手去揪人。

「不要!漾漾救我!」玉兔尖叫一聲,死命巴在褚冥漾身上就是不肯下來。

「你!給我放開褚!」

「我不要我不要我就是不要!」玉兔死命搖頭,雙手死死揪緊褚冥漾的衣服就是不肯放。

「你,放手!」冰炎氣結,直接伸出手要將他的手給掰開。

兩個人就這樣對峙了起來。

位於中心點的褚冥漾,只能苦笑再苦笑。

唉唉,看來今年的中秋節會很『熱鬧』了阿……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