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給自己的生日賀文

 

 

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隨著腳步聲不斷震動的地板,還有那在自己身後緊追不捨的怪異妖獸,都讓褚冥漾不斷咒罵著害自己淪落到此的那個人。

學長到底在搞什麼鬼啦!?

莫名奇妙把人從睡夢中挖起來就算了,連要去哪也不跟他說一聲就逕自開啟移動陣,閃光過後他們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無限的迴廊交錯著,雖然迴廊外有著漂亮的、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但是空間當中總給他一種怪異的感覺。

結果,他才失神了一下子的時間而已,回過神後走在他前方的學長就不見蹤影了。

褚冥漾驚慌的加快腳步往前走,心想學長大概是在自己短暫失神的那段時間裡往前走了,因此他只要追上去就好了,應該就在不遠的前方吧。

抱著這樣的心情,褚冥漾就這樣獨自一人在陌生的迴廊上走著,但是,越走他越覺得不對勁。

雖然周圍的景致完全沒變,還是那條很長不知道盡頭會通到哪的迴廊,周圍還是沒有半個人,就連學長的蹤影都沒有發現,但褚冥漾就是覺得有一股視線一直盯著他看。

他狐疑的停下腳步,雙眼警戒的盯著周圍,右手悄悄抽出爆符握在手上,打算只要有個什麼風吹草動就立刻動手。

突然,他察覺到有股陰影籠罩在自己上方,褚冥漾僵著身體將視線慢慢往上挪移……

「哇──────────」

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無人的迴廊中。



「咭咭咭……」

「啡啡啡……」

「吼─────」

褚冥漾正在狂奔著。

褚冥漾正臉色蒼白的在迴廊上狂奔著。

褚冥漾正臉色蒼白的在空無一人的迴廊上狂奔著。

一邊狂奔,身後還伴著各式各樣的吼叫聲。

哇啊啊────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啦!?

學長你在哪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命似的往前跑,一邊還不忘使出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符咒往後丟去,就希望能盡量減少跟在自己身後那些兇形惡煞、滿嘴口水的怪物。

嗚嗚,學長你到底在哪裡?

褚冥漾都快哭了,打從他遇到那隻漂浮在空中,長的像蝙蝠卻有著蝴蝶翅膀的妖獸之後,他就開始被追著跑了。

在奔跑的途中,追著自己的妖獸竟然還陸續增加了。

現在他已經不敢回頭去看自己身後到底有多少隻兇狠的妖獸在追著自己了。

他現在只希望能夠快點逃離這個鬼地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褚冥漾一個沒注意,左腳去拐到自己的右腳,整個人就那樣華麗麗的跌倒了,成五體投地之姿。

吼叫聲及追趕聲越發接近,褚冥漾掙扎著爬起身,但不知道是跑太久導致雙腳沒力亦或是因為害怕而雙腿發軟,總之,他現在完全沒有力氣站起身。

看著張著血盆大口、形似暴龍的妖獸往自己接近,褚冥漾只能慘白著一張臉不斷向後退去。

「別、別過來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忍不住閉上眼,雙手掩住頭等待痛楚在身上降臨。

「碰!」

但是,過了幾秒,發現躁動聲都停止了,但自己卻完全不感覺到痛時,他悄悄的張開一隻眼。

「咦?」剛剛那隻長的像暴龍不斷追著自己跑的妖獸不知道被誰給打飛到遠方的牆壁上去了。

而追著自己跑的其他妖獸們則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了蹤影。

訝異的兩隻眼都張開了,褚冥漾疑惑的轉頭看向自己身後……

「傘、傘董事!?」

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就是學長的師父,同時也是無殿三主之一的傘。

此時的他手上正抓著長槍,還維持著將人打飛的模樣。

褚冥漾眨眨眼,這麼說是傘董事救了我嗎?

「謝謝您。」褚冥漾忍不住感激涕零的道謝。

要是沒有傘董事,他現在大概就會被那隻暴龍給吞下肚了吧。

心有餘悸的拍拍胸脯,褚冥漾依然驚魂未定。

「嗯。」淡淡的應了一聲,傘只是收起長槍沒有表示什麼。



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褚冥漾靜靜的跟在傘的身後走,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剛才傘救了他之後,只丟下一句「跟我走」就逕自轉身往前走去了,問也不問他的意見,而老早就想離開這鬼地方的褚冥漾當然馬上乖乖跟在傘身後走。

但是一路上走在前方的人都不講話,害的他也不敢亂開口,但是這樣尷尬的沉默狀態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到最後褚冥漾還是鼓起勇氣開口了。

「那個……傘董事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這是褚冥漾現在迫切想知道的問題。

畢竟他是突然間就被帶到這地方來了,而且帶路的那個人還就這樣把他丟在這個人聲地不熟的地方放他一個人自生自滅,讓他都忍不住想詛咒那個人,雖然他知道他不可能成功,但還是忍不住在心中咒罵著。

「無殿。」前方的傘腳步未停,淡淡的回了兩個字。

「喔。」原來是無殿阿………欸,等等,無殿!?

學長突然間把他帶到無殿來做什麼啦!?褚冥漾訝異的張大眼。

正在思考,傘的一句話讓他回過神來。

「到了。」淡淡的嗓音這樣說著。

褚冥漾定睛一看,正好看到冰炎提著長槍滿臉怒容追著扇董事滿場跑的暴怒樣子。

「臭老太婆給我站住!」

「咧~我才不要呢!」

「妳別跑!!」

「抓不到抓不到~」

………………………………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感覺頭上掉下三條黑線。



「扇,別鬧了。」

帶他到這個地方的傘董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中間的主位上,正出聲制止著。

「我哪有鬧,是小冰炎不乖乖聽話。」扇嘻嘻笑著,繼續跑給冰炎追。

冰炎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將長槍用力往前一擲,但卻被扇輕鬆閃過了。

他拿出爆符正想再度往扇丟過去時,褚冥漾連忙出聲制止:「學長,別打了啦」。

「褚?」

聽到戀人的聲音,冰炎訝異的挑眉,之後立刻收起爆符往褚冥漾走去,馬上就是一個巴掌往他頭上呼去。

「你跑去哪裡了,都是因為你我才會被那個臭老太婆耍!」

「明、明明是你自己消失不見的,為了找學長我還被很多怪物追耶!」委屈的捂著自己的後腦,褚冥漾忍不住眼泛淚光。

明明就是你一聲不響就消失在我眼前,也沒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害我自己一個人在這邊亂走,為了找到學長還被突然冒出來的眾多妖獸追著跑,要不是傘董事出現救了他,他早就被吞吃下肚了!!

結果好不容易見到面了,你卻還是什麼也沒有解釋一個巴掌就打下來,錯的人明明就不是我!

褚冥漾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一雙眼都泛紅了。

「嘖!」聽到對方腦中所想的內容,自覺理虧的冰炎將忍不住哭出來的人往自己懷裡一攬,大手溫柔的擦去溢出眼眶的淚滴。

「只是迷個路而已哭什麼!」

明明就是你突然把人家丟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來的!不然我哪會迷路!

而且你什麼都沒說就把我丟到這裡來,也沒跟我說這裡就是無殿,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

忍不住在腦中向對方抗議,淚水怎樣也停不下來。

「別哭了。」無奈的嘆了口氣,冰炎將哭泣的人兒攬進懷裡,雙手輕輕拍著對方的背安撫著。

「唷~小冰炎這個壞蛋居然把小朋友弄哭了,漾漾不哭喔,姊姊來安慰你。」扇先是以扇子掩嘴竊竊笑著,接著手一伸就想將褚冥漾給抱過來。

「老太婆妳滾開啦!」

冰炎惡狠狠的瞪了扇一眼,將人抱的更緊了。

「哎呀~小冰炎你好過份,怎麼那樣叫人家呢?人家明明還很年輕的~」扇不依的嘟著嘴,硬是要湊到冰炎身旁去,看著冰炎手忙腳亂的安慰懷裡的人兒也不忘在一旁搗亂,讓冰炎更是忙上加忙,氣的頭上都快冒火了。

「扇,別鬧了,把東西給他吧。」

就在這時,也許是傘也看不下去了,總算是出聲制止,語氣雖然依舊淡漠但卻帶著一絲堅定。

「哎呀~這麼簡單就把東西給臭小子我實在是不甘心阿~」扇停下動作,擺出一臉不甘心的表情。

「那本來就是他的東西。」傘淡淡的說著,銀色的眼淡淡的瞥了扇一眼。

「嘖,好吧。」看出傘的那一眼帶著警告意味,扇總算妥協:「臭小子,便宜你了!」說罷拋了一個盒子給冰炎。

冰炎什麼都沒說,僅是接過盒子之後向傘點點頭道謝。

「果然還是不甘心就這樣給你!」

「閃開啦臭老太婆!」

坐在主位上的傘,看著又開始吵起來的兩人,無奈的嘆了口氣。



「……學長,那個盒子裡裝的是什麼?」悶悶的聲音自冰炎的懷中傳來。

他們已經回到學院了,現在人正在白園當中,褚冥漾的臉依然埋在冰炎懷裡,因此講出來的話很小聲。

打從剛才知道冰炎回無殿一趟就是為了拿那個盒子時,褚冥漾就相當好奇盒子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才會讓冰炎這樣重視。

重視到不惜被扇董事給捉弄也不肯把盒子交出去。

冰炎沒說話,只是將盒子從懷中拿出,然後打開。

褚冥漾好奇的一看,發現盒子裡有兩枚精緻小巧的戒指,一枚是銀色的,一枚是藍色的,兩枚戒指的底座上都刻有線條簡單的圖騰,看起來相當精緻又典雅。

「這是?」看著冰炎將其中那枚藍色的戒指取出來,拉起他的手就想套上去,褚冥漾連忙把手抽回來:「學長你做什麼!?」

冰炎對於他的反應只是挑起一邊的眉,將跑開的人抓回自己懷裡,再度將對方的左手抓回來,這次,他順利的將戒指套在褚冥漾左手的無名指上。

「學長?」褚冥漾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左手被套上戒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學長不可能不知道這個動作代表什麼意思吧,更何況還是傳說中的無名指,還是說學長是在故意鬧他?

「誰在鬧你,我是認真的!」輕輕拍了一下對方的頭,冰炎沒好氣的說,語氣略顯無奈,但眼神卻很認真:「這是你成年禮的禮物。」

成年禮?我嗎?

「今天不是你生日嗎?」看著一臉困惑的少年,冰炎只有滿腔的無奈。

大概也只有褚這笨蛋會將自己的生日忘了吧。

「咦?」生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嗎?褚冥漾仔細思考今天是幾月幾號,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啊了一聲。

「沒想到你居然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因為最近太忙了咩……吐吐舌,尷尬的笑著。

「生日快樂,褚。」沒好氣的敲了下褚冥漾的頭,冰炎如此說道。

「謝謝。」低垂著頭,褚冥漾害羞的笑了,過了一會才想起更重要的事,連忙抬頭:「對了學長,這個戒指是?」

「這兩枚戒指是我父親的遺物,也是他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他還在世時總說這兩枚戒指其中一枚是要給他的兒媳婦的,上面還下了滿滿的祝福,雖然他下完祝福之後比以前更虛弱了,他卻還是堅持要這樣做,說他想親自給我的伴侶祝福,期望我們能夠永遠在一起,不離不棄。」輕輕撫著盒中的戒指,冰炎的語氣充滿了懷念。

他還記得那時父親將他抱在懷裡,將這兩枚戒指亮給他看時臉上那開心的表情。

他說這兩枚戒指是他之前特地請人做的,只要想到冰炎可以找到一個好伴侶,他就由衷的替兒子感到開心。

『可惜爸爸不能親眼看到你們結婚的樣子。』

父親在說這句話時語氣中的失落及臉上那令人看了心痛的表情,冰炎到現在都還忘不了。

『雖然沒辦法親眼看到很可惜,但爸爸還是希望你能幸福。』當時父親臉上那溫柔的笑容,讓他看了心裡暖暖的,忍不住也跟著露出笑容。

「但是在戒指交給我之後沒多久,父親就前往安息之地了。」不過,父親是帶著笑容離開的,這樣就夠了。

「學長……」褚冥漾忍不住伸出手環抱住冰炎,將自己的臉深深埋入對方懷中。

學長,你還有我啊,不要難過了。

「嗯。」冰炎滿足的笑了。

褚冥漾靜靜的依偎在冰炎懷中,冰炎也靜靜的抱著人,氣份祥和又安寧。

良久,冰炎才再度開口:「褚。」

「嗯?」褚冥漾疑惑的抬頭。

「替我戴上。」舉高手中的盒子,冰炎示意著。

看著盒中剩下的那枚戒指,褚冥漾的臉龐慢慢變紅了,在冰炎期待的目光下,緩慢拿出盒子中的銀色戒指,顫抖著舉起冰炎的左手,依照冰炎方才的動作,同樣的將戒指套上無名指。

「這下子你跑不掉了。」冰炎帶著壞笑靠近褚冥漾。

「我、我才沒有要逃跑呢!」褚冥漾紅著臉抗議。



「漾漾你好過份!」

「漾漾,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居然沒告訴我們!」

「漾~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居然瞞著本大爺這樣一件大事!」

兩人才剛走出白園打算慢慢散步走回黑館時,喵喵他們突然間冒了出來,劈頭就是一陣指責。

褚冥漾被指責的莫名奇妙,忍不住一頭霧水的發問:「你們在說什麼?我做了什麼嗎?」

他最近應該沒做什麼會得罪到這些火星人的事情吧?

「漾漾,今天是你生日你居然沒跟我們說!」喵喵嘟著嘴,一臉的不甘,似乎對於自己不知道好友的生日這件事感到不高興。

「身為大哥卻不知道小弟的生日,這是說出去本大爺的名聲是會下滑的!」

你的名聲早就夠壞啦,不會因為這一點小事而更壞的!褚冥漾忍不住在心裡吐嘈。

「所以我們決定了!」喵喵突然幹勁十足的握拳。

「決定什麼?」褚冥漾戰戰兢兢的提問。

「決定幫漾漾辦慶生會!」喵喵興奮的大聲說道。

「地點已經決定了,就在蝶館。」千冬歲推推眼鏡,鏡片後的眼閃著精光,緊盯著他不放。

「走吧,去幫漾漾慶生!」喵喵興奮的上前拉住褚冥漾的手就使勁往前拖去。

「喵喵妳不用拉著我啦我自己會走!」

「漾~本大爺已經準備好餘興節目了你就等著看吧!」

不,你的餘興節目我根本一點都不想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歡樂的笑鬧聲漸行漸遠,冰炎緩步跟在眾人身後,一旁,是臉上掛著異常礙眼笑容的夏碎。

「這下子禁令解除,你總算可以不用再忍了!」夏碎笑瞇瞇的調侃著搭檔。

「哼!」冰炎冷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在漾漾成年之前你最好什麼都別做,不然我就讓你出任務出到死!』這是兩人的關係被褚冥玥知道之後對方所給的警告。

當然,他絕不是因為怕了巡司的惡勢力才妥協的!

他只是不希望因為自己出任務太多天而見不到戀人而已,絕不是屈服於那女人的惡勢力之下!

絕不是!!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