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元旦賀文

 

 

今天是2010年的最後一天,所以學院只有上半天課而已。早上的課程一結束,喵喵立刻蹦過去褚冥漾的座位旁,臉上漾著笑說道:「漾漾,今年我們也要去原世界跨年唷。」

「已經決定好啦?」褚冥漾邊收拾著桌上散亂的講義及課本,一邊分神回答著喵喵的話。

「嗯嗯,剛剛跟千冬歲討論好了,我們今年也決定要去漾漾的家鄉跨年!」喵喵點點頭,開心的說著。

原來你們剛才上課一直傳紙條就是在討論這件事嗎?想起剛才上課時有個紙團不斷在地上爬來爬去,在喵喵及千冬歲的桌子來回爬著,還一度爬到他的桌子上來,褚冥漾就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早在看到紙條上問他今天有沒有空的這個問題時他就該想到了,不過因為那時台上的老師正好講到重要的地方,所以他只是匆匆寫上「有空」兩個字就把紙團丟到地上任它自生自滅了。

沒想到就是這樣的態度決定了他下午及晚上的行程。

「嗯?今年也決定要在台灣跨年嗎?那有決定要在哪個縣市了嗎?」將收拾好的講義及課本一一放入包包內,褚冥漾思考著原世界比較有名的跨年地點。

「聽說今年南部的煙火會比北部還要精彩,所以我們決定今年要去高雄跨年了!」推了推眼鏡,千冬歲說出他們討論好的結果。

「啊啊,的確是呢,去年南部的煙火聽說比101的煙火秀還要漂亮呢!」想起幾看到新聞轉播時的震撼,褚冥漾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

但是他也不得不說,去年的101煙火簡直是場災難,原本煙火放的好好的,那隻雞卻偏偏要來攪局,讓煙火秀在施放到一半的時候凸槌了,好在沒被人發現這個狀況是人為的,不然那隻雞肯定會上隔天的新聞版頭條。

「不過南部也有好幾個地方有跨年活動,你們有決定好要去南部的哪個跨年會場了嗎?」揹著包包,一邊往餐廳走去,一邊問著走在他兩旁的友人。

「喵喵想去高雄跨年!」喵喵舉起手,興奮的提議著。

「高雄嗎?高雄有兩個跨年晚會唷,一個在夢時代,一個在義大世界,喵喵想去哪一邊?」褚冥漾一邊思考著腦中關於高雄的跨年晚會資訊,一邊提問著。

談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學校的熱帶餐廳,也很快就找到位置了,四人紛紛入座,而萊恩依舊沒有發表意見,只丟下一句「去有飯糰的地方」就率先離座去找他的飯糰特餐了。

「不能兩邊都去嗎?」喵喵先看了一眼菜單上的今日特餐資訊,之後抬起頭來用非常期盼的眼神盯著他看。

「如果兩邊都去的話,那可能就看不到漂亮的煙火秀了喔。」快速決定了想吃的餐點後,褚冥漾這樣說著。

「那我們去義大世界吧,在煙火秀開始前還能玩一下遊樂設施,也比較不無聊。」也點好餐的千冬歲這樣說道,順便拋出誘因。

「好,那我們就去義大世界吧!」聽到還能玩遊樂設施,早就想去原世界的遊樂園玩一次看看的喵喵眼睛都亮了起來。

「那學長就拜託漾漾去約囉。」喵喵笑的開心,連眼睛都快瞇成一直線了。

「嗯。」早就習慣的他沒說什麼就點頭答應了。

反正他就算想拒絕也拒絕不了啊……

之後,三人在歡樂的氣氛中享用了一頓美好的午餐。

「那麼漾漾,晚上七點在黑館見囉。」笑著揮了揮手,喵喵就坐在蘇亞背上離開了。

「那我跟萊恩還有一個小任務要處理,我們晚上見啦。」一邊戴上紅色面具,千冬歲揮了下手之後就抓著一旁半透明的萊恩踏進移送陣當中。

「任務加油,晚上見。」褚冥漾笑著目送兩人離開,待移送陣的光芒消失之後才轉身離去。

嗯,距離七點還有一些時間,他還是先回去黑館補個眠好了。





在踏進自己的房間之前,他聽到了隔壁房傳來些許聲響。

咦?學長任務結束了嗎?

想起喵喵託付的任務,要踏進自己房間的腳步一轉,褚冥漾走到冰炎的房門前,舉起手來敲了兩下。

扣扣的兩聲脆響在安靜的走道上響起。

「自己進來。」門內傳來冰炎模糊的聲音,褚冥漾轉開門把慢慢踏了進去。

映入眼簾的依然是那貧瘠到不行的房間,不同的是地板上多了好幾堆厚度有如磚塊的書籍。

「學長?」呼喊了聲,發現客廳裡沒人的褚冥漾疑惑的轉動視線,最後落在半開的房門上。

輕輕推開那半掩的房門,褚冥漾在心裡想著要早點約一約然後回房間去補眠。

「學長,喵喵說今天晚上要去原世界跨年,問你要不要一起去?」一邊問著背對著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的冰炎,一邊疑惑著對方床上那些東西是要做什麼用的。

冰炎的床上放著好幾捲攤開的布料,而冰炎此刻正皺眉瞪著那堆布料發愁。

「學長,這些是?」褚冥漾走上前,好奇的問著。

「任務的報酬。」簡潔有利的回答。

「就是這些……布?」他不由得瞠大眼,滿臉訝異。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任務的報酬會是布料的,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滿床的布料,他就是覺得這些布很普通很廉價的樣子。

不過,會特地用布料當作報酬來送人,就表示這些布料是特別的……應該吧?

褚冥漾不確定的看了冰炎一眼。

「這些布的確很特別沒錯。」冰炎點點頭,開口解釋:「這些布是銀羽一族特有的布料,他們的手工布料比一般的布料還要堅韌,色澤也比較漂亮,品質上當然相對的好很多。他們一族製作的手工布料不是隨便都買的到的,只有經過他們認可或是有好感的人才能拿到。我這次也是因為在任務上幫助了他們才能拿到這些布。」

「喔。」原來如此,這樣不是一件好事嗎?那學長為什麼會看起來一副很苦惱的樣子?

「我覺得這些布很礙眼,正在想該怎麼處理。」雙手環在胸前,冰炎瞪著床上的布料,活像是跟那些布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欸?這些是人家送的耶,學長不拿來做些新衣服穿嗎?」聽到冰炎說想把這些布給處理掉,褚冥漾嚇的瞪大眼。

都沒有用到就說要丟掉,這樣很沒有禮貌吧?

「我平常都穿著黑袍,是要新衣服做什麼!?」瞪了一旁腦殘的人一眼,冰炎沒好氣的說著。

咦?說的也是,學長平常就是一件襯衫加上牛仔褲,外面再罩上黑袍就出門了,他的確沒看過冰炎穿新衣過。

「可是,學長不是說這種布很珍貴嗎?就這樣丟掉很可惜吧……」看著床上那些布料,褚冥漾眼中滿滿的可惜。

小時候老媽總是這樣教他,說不能浪費東西不然就會遭天譴,所以看到學長打算將全新、用都沒過的布料丟掉,他不禁覺得非常可惜。

「既然這樣那就給你吧。」反正他自己用不到,那還不如給用的到的人。

「咦?給我嗎?」褚冥漾驚訝的瞪大眼。

「我看你也很久沒有買新衣服了,就拿這些布料去做些新衣吧!」決定了這些布料的去處之後,冰炎一揮手將床上的布料連同褚冥漾手上抱著的背包往隔壁房送去,然後拉著褚冥漾就直接往床上躺去。

「學、學長?」呆呆的被拉著倒到床上去,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優雅的打了個呵欠,將自己抱進懷中雙眼一閉。

「等、等一下啦學長,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褚冥漾掙扎著在床上坐起身。

「什麼問題?」艷紅的眼睜開來,閃過一絲不耐。

「就是喵喵說今天晚上七點要去原世界跨年,問學長要不要一起去。」褚冥漾自然也察覺到冰炎的不耐煩,緊張的問著。

「原世界的哪邊?」

「高雄的義大世界。」快速回答著,但是在看到冰炎眼底下的困倦時,他又加了一句:「如果學長很累的話還是在宿舍休息吧,我自己跟他們去就可以了。」

「我去。」

「……可是學長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耶,真的要去嗎?」褚冥漾擔心的問著。

「我說會去就是會去,現在閉嘴,睡覺!」冰炎將人抓回自己胸前安置好,緊緊摟住。

看著那緊閉的雙眼,褚冥漾知道冰炎是怕他沒人陪寂寞,所以才答應要陪他一起去的,嘴角忍不住漾起一抹笑,小聲的說了句「晚安」後,跟著閉上眼陷入夢鄉。





晚上七點,兩人準時下樓,一開門,喵喵等人果然早已等在門外了。

「啊,漾漾跟學長出來了。」喵喵首先發現兩人,開心的叫著。

「學長好。」看到兩人接近,喵喵開心的打了聲招呼。

「學弟。」一旁的庚笑著點了點頭。

「夜安。」千冬歲也走上前來打了招呼。

褚冥漾看到丹恩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著千冬歲,而萊恩則是手上捧著一顆飯糰難得沒有消失身影。

冰炎一一向眾人點點頭,最後視線移到自家搭檔身上。

「冰炎,看來你有好好的休息過了啊。」夏碎笑笑的說著,眼神曖昧的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

「哼,我看你也差不多啊!」冰炎冷哼了聲,挑眉看了一旁的千冬歲一眼。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出發吧!」夏碎假裝沒看到冰炎的暗示,笑著在一旁催促。

冰炎哼了一聲,對自家搭檔的德性了解甚深的他懶的與對方計較,直接轉出移送陣將眾人帶往今晚的跨年晚會會場。

當他們抵達義大世界的時候,正好看到一群人往同一個方向走去,褚冥漾心想,那邊應該就是今晚的會場所在地了吧。

跨年演唱會應該也才剛開始而已,老實說他對演唱會沒什麼興趣,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吃飯,畢竟他跟學長是直接從下午就睡到剛剛才起床,晚餐根本就沒吃,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肚子餓的咕嚕叫了。

「我看我們就在這邊各自散開吧。」冰炎自然也聽到褚冥漾的心聲,拉著人就往與人潮相反的方向走。

「漾漾要玩的開心點喔!」喵喵開心的朝兩人揮手,雙眼閃亮到不行。

褚冥漾疑惑的看了喵喵一眼,「喔」了一聲。

「那我們也去逛逛吧,歲。」夏碎牽著千冬歲的手,笑的溫和。

「好。」低下頭,雙頰微紅的千冬歲小小的回應了一聲。

「我要去找飯糰……」萊恩悠悠地說道,淺淡的身影往販賣食物的地方飄去。

「哥,等等我!」看萊恩要離開,丹恩喊了一聲之後連忙跟上去。

「我們也去裡面的購物廣場逛一下吧!」看眾人都各自散開了,庚笑著對一旁的喵喵提議。

「嗯。」用力點點頭,喵喵滿眼的期待。





離開眾人身邊之後,冰炎帶著褚冥漾來到附近的一家飯店用餐。出示了黑袍卡之後,飯店人員誠惶誠恐的將他們兩人迎了進去。

「都說了不要隨便拿出黑卡來嘛………」一看到黑卡,飯店人員看他們的眼神都變了,褚冥漾其實很討厭這樣的轉變。

「少囉唆,這樣出菜的速度會比較快,你不是餓了嗎?」淡淡的瞥了對座的人一眼,冰炎一手撐在下巴斜眼睨了對方一眼。

聽到冰炎的話,褚冥漾愣了一下。原來學長有聽到啊……

不久後,餐點一道接一道的擺上桌,看著桌上的精緻餐點,雖然還是無法對這種擺盤很漂亮看起來很貴的餐點免疫,但肚子實在是餓到受不暸了,褚冥漾拆開筷子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與褚冥漾相反,冰炎動作優雅的用餐,良好的餐桌禮儀完美展現。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看對方吃到嘴角邊不小心沾到沙拉,冰炎沒好氣的伸出手指將褚冥漾嘴角沾到的沙拉擦去,再伸到自己嘴邊舔掉。

「唔,因為我很餓嘛。」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開始放慢進食的動作。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兩人都吃飽了,褚冥漾還拍著肚子直呼再也吃不下了,不過當飯後甜點一送上來時,那雙燦亮的黑眸還是一瞬間亮了起來。

「你不是說再也吃不下了?」一邊將自己那份甜點推到戀人面前,冰炎一邊調侃著。

而褚冥漾則是義正嚴詞的反駁說「裝正餐的胃和裝甜食的胃是不一樣的!」,然後笑著將兩份甜點都裝下肚去。

「吃飽了?」看著戀人因為甜食而一臉滿足的神情,冰炎只能露出無奈的笑容。

「嗯,吃飽了。」拍了拍肚子,褚冥漾滿足的點點頭。

「那就走吧。」站起身,拉著人離開飯店。

「要去哪裡?」一邊被戀人拉著走,一邊好奇的問著。

「四處逛逛吧,煙火不是兩個小時之後才看到的嗎?」

「唔,說的也是,那就當作是飯後散步吧!」





倒數的時刻即將來臨,冰炎與褚冥漾在園區裡逛過一圈之後再度回到摩天輪前面,舞台下早已聚集了好多人,都興奮的等待倒數的時機。

冰炎帶著褚冥漾來到摩天輪對面的建築物上,耐心等待倒數的時刻來臨。

就在這時,主持人開始與其他地區的跨年晚會連線,互相打招呼,巨大的螢幕上也出現了現在的時間。

距離2011年的一月一日,只剩下一分鐘了。

舞台下的群眾開始鼓噪,當時間來到三十秒時,已經有民眾開始倒數了。

當時間來到最後十秒時,所有人都大聲跟著倒數,當然,褚冥漾也是。

『5』
『4』
『3』
『2』
『1』
『Happy New Year!』

主持人高喊一聲新年快樂,舞台下的民眾們則是興奮的抱在一起,互相與旁邊的人說聲新年快樂。

而褚冥漾則是在倒數一秒的時候被冰炎抱住,低沉的嗓音在喧嘩的廣場裡異常清晰的說了一聲:「Happy New Year。」

褚冥漾笑著轉過身,緩緩湊上自己的唇跟著說了聲:「Happy New Year。」

兩人相擁,笑看眼前美麗的煙火秀。

在煙火秀結束之後,冰炎立刻開啟移送陣離開了義大世界,光芒閃過後,出現在褚冥漾眼前的景色已與方才的熱鬧完全不一樣了。

「學長?」這裡是哪裡?

看著周圍的蓊鬱樹林,及耳邊傳來的陣陣海浪聲,褚冥漾睜愣的眨了眨眼。

「蘭嶼。」

「咦?我們來蘭嶼做什麼?」沒想到腳下踏的土地會是自己從來沒去過的蘭嶼,褚冥漾驚訝的瞪大了眼。

「你不是想看元旦的第一道曙光嗎?」瞥了一臉驚訝的戀人一眼,冰炎淡淡的訴說著。

「欸?」原來那天他看到新聞時講的那句話學長有聽到啊。

那天新聞正在播報2011年第一道曙光的最佳賞景地點是在蘭嶼,他只是小聲說了句自己從來沒看過元旦曙光,如果有機會的話以後一定要試試看這樣而已,沒想到學長居然聽到了。

褚冥漾突然覺得好感動,於是他撲進冰炎懷中,眼眶微微泛紅,低聲說了句:「謝謝學長。」

「傻瓜,這種事有什麼好哭的。」沒好氣的拍了拍倚在自己胸前的黑色頭顱,冰炎將人更加往懷裡攬。

「距離太陽升起還有一點時間,你如果累了的話就先睡吧,時間到了我會叫醒你的。」

「下午睡太久了我現在睡不著啦……」悶悶的回應從冰炎懷中傳來。

「呵,那就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吧。」輕笑了聲,冰炎換了個姿勢,讓懷中的人兒能躺的舒服。

之後,兩人之間再無任何聲音,一直到天開始亮了起來。

「學長,天亮了耶。」從冰炎懷中抬起頭來,因為一直將臉埋在冰炎懷中而使的臉龐變的紅潤的褚冥漾開心的笑了。

「嗯。」跟著抬頭看向遠方的天空,冰炎只是低低應了一聲。

「不知道千冬歲跟夏碎學長現在在做什麼呢……」突然想到自從在園區分開後就沒再看到那兩人,褚冥漾忍不住好奇的喃喃。

「那傢伙肯定又在使勁拐騙他弟了吧!」嗤了一聲,冰炎直覺反應就是這句話。

那隻狐貍,千冬歲會栽在夏碎手裡也是正常的。畢竟連他都吃過他親愛的搭檔好幾次悶虧了。

苦笑了下,褚冥漾識相的沒有多話。

「啊,太陽好像出來了!」看到海平面的那端開始竄出一點點金芒時,褚冥漾興奮的從冰炎懷中爬起來,衝到懸崖邊去。

「小心點,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別怪我沒提醒你!」瞪了那個不注意自己安全的笨蛋一眼,冰炎索性將人攬進懷裡,一起看著太陽慢慢從海平面緩緩上升的景象。

「啊啊,是元旦曙光耶,好漂亮唷!」褚冥漾興奮的不斷蹦跳,差點連冰炎都抓不住人。

「知道了知道了。」冰炎拉著人悄悄往後退了一步,避免懷中的笨蛋因為太過興奮而摔下懸崖。

等到太陽完全露臉之後,清晨的寒意也漸漸被陽光給驅散了。

「學長,謝謝你帶我來看日出。」褚冥漾開心的轉過身,快速的湊上前在冰炎唇上吻了一下。

冰炎挑眉,「真要謝我的話就認真點。」手指暗示性的點著自己的嘴唇。

褚冥漾沒好氣的瞪了冰炎一眼,在冰炎催促的眼神之下,紅著臉湊上自己的雙唇。

冰炎更是反被動為主動,慢慢加深了這個吻。

在晨光的照耀下,兩人吻的綿長又甜膩。

陽光自天際灑下,照在互相擁吻的兩人身上,就像是在給予祝福似的,將兩人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尹
  • 義大世界啊......我已經很怕去夢時代了我沒勇氣去義大.....
    人擠人的好討厭......
  • 如果可以我很想去一次看看呢!

    紫烯 於 2013/03/26 20: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