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千年之約前篇》插花。




當白泠漾結束了扇所給予的一連串訓練,從某個空間裡出來之後,照例,他又被扇以鍛鍊的藉口,丟到亞那他們所居住的森林去了。

『這次你就在那邊給我待個十天半個月再回來吧!』

撂下這句話之後,白泠漾就被扇丟進傳送陣裡,光芒一閃,瞬間他就出現在熟悉的森林裡了。
拍拍屁股上的塵土,白泠漾一邊從地上站起來,一邊撿起扇剛才扔過來的伴手禮。
對於這樣的扇,他早習以為常了。
每隔一段時間扇總是會把他丟到亞那這邊來,美其名鍛鍊,其實是要讓他好好休息的。畢竟,扇所給予的訓練,雖然對身體的負擔並不大,但是相對的,精神的消耗卻是極大的。
確認自己身上沒有髒亂的地方之後,白泠漾才掛起一抹溫和的笑容,快步往亞那的小屋走去,但是,還沒到小屋他就聽見颯彌亞響亮的哭聲從屋子裡傳出。
怎麼回事?
眉頭一皺,白泠漾加快腳下的步伐,直接往小屋跑去。
「亞那哥哥,颯彌亞怎麼────」一句話都還沒說完,踏進屋裡的白泠漾未出口的話語就那樣消失在口中。
他一臉錯愕的看著空無一人的屋子,耳邊還迴盪著颯彌亞哇哇大哭的聲音。
怎麼回事?為什麼屋子裡只剩下哇哇大哭的颯彌亞?
亞那哥哥和緋雅姊姊人呢?為什麼將颯彌亞一個人丟在屋子裡就出去了?而且還沒設下保護結界,萬一發生什麼意外那該怎麼辦!?
對於兩人的粗心,白泠漾感到很生氣。
白泠漾走到搖籃前,輕柔抱起哭泣中的颯彌亞,溫言安慰。
「小亞乖,不哭了喔。」
白泠漾輕輕拍撫著颯彌亞的背,希望這陣哭聲能夠停下來,而颯彌亞則是在看到白泠漾出現之後,哭聲才漸漸轉小,到後來更只剩下抽噎聲斷斷續續響起。
颯彌亞一雙小手緊緊揪著白泠漾的衣領,像是深怕他跑掉似的用力。
「怎麼了?」感受到衣服上的力道,白泠漾好奇的低下頭問道。
颯彌亞睜著一雙豔紅的眼直勾勾盯著白泠漾瞧,眼神是那樣的專注,接著,小嘴一扁,眼看著哭聲即將再起……
「啊啊,你別哭啊!」
「咕嚕嚕───」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白泠漾也是到這時候才知道懷中的小孩在哭什麼。
原來,他是肚子餓了。
這也難怪,畢竟現在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該吃午餐了,但是他的父母卻丟下颯彌亞跑掉,讓他一個人在家裡餓肚子。
颯彌亞還小,還無法得知他的父母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不在屋子裡,他只知道他肚子餓了,但是卻沒有人來餵他,因此,他只好用響亮的哭聲來引起注意,希望父母能盡快回來好餵飽他,結果沒想到先出現的卻不是他的父母而是恰好在這時間來找人的白泠漾。
「原來你餓了啊,剛好我帶了食物過來,我們一起吃吧?」白泠漾將自己帶來的盒子打開,從盒子裡傳出的香味,讓颯獼亞一雙眼只能緊盯著盒中的食物不放,唾液也不斷分泌……
「別急別急,我馬上餵你吃。」白泠漾好笑的看著懷中的嬰孩留著口水,一臉渴望的盯著食物看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颯彌亞到底是被餓多久啦?
在餵食颯彌亞的過程中,這個問題也無數次閃過他的腦海。



在颯彌亞吃飽喝足還打了個飽嗝之後,亞那和緋雅還是沒有回來。
這兩人到底是到哪去了啊?居然就這樣將孩子丟著不管,要是他今天沒有過來的話,那颯彌亞豈不是會被餓死?
白泠漾再次皺眉,不斷在心裡指責亞那及緋雅這兩個為人父母者的粗心和不盡責。
眉間突然傳來軟軟的觸感,從單方面的指責中回過神的白泠漾定睛一看,才發現是颯彌亞的小手正撫在他的眉間。
「你這是不希望我再指責你父母的意思嗎?」白泠漾忍不住笑了笑。
看到白泠漾終於露出笑容,颯彌亞也開心的笑了。
「吶,小亞你知道亞那哥哥和緋雅姊姊去哪裡了嗎?」伸出一手輕輕戳著颯彌亞軟嫩的臉頰,白泠漾忍不住低聲問道。
而颯彌亞的反應是咯咯笑著,開心的揮舞著小手。
「唉,就算問你你也不會知道的吧?」看著颯彌亞開心的笑顏,白泠漾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主人,需要我出去將他們找回來嗎?」自動現身的弒影這樣問著。
「不用了,我們就在這邊等他們回來吧。等他們回來之後看我怎麼說他們,居然將還這麼小的孩子丟在家裡也不做些防範,要是發生什麼意外該怎麼辦呢?他們也太粗心了……」
弒影看著自家主人開始低聲罵著亞那及緋雅有多粗心有多不盡責,聰明的閉上嘴不敢多話。



「亞那哥哥和緋雅姊姊到底在搞什麼鬼啊?」看著屋外的太陽漸漸西沉,而那兩個人卻還沒回來,白泠漾感覺心中的怒火快要爆發了。
他都已經陪小亞玩一下午了,這兩人卻都還沒回來。都已經幾點了,那兩個人就算跑出去鬼混也該回來了吧!
難道他們真的不在意自家小孩的安全嗎?
一點都不擔心自家小孩會被活活餓死嗎?
白泠漾越想越生氣,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猙獰。
「……主人,你嚇到颯彌亞了。」弒影揉著額頭,無奈的出言提醒。
「欸?」
白泠漾愣了一下,低頭看看颯彌亞的表情,對方果然睜大一雙眼一臉恐懼的樣子,小小的身子更是在他懷中扭動,極力想掙脫。
「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我只是在罵你那兩個不負責任的父母而已。」白泠漾露出溫和的微笑安撫著懷中受到驚嚇的小孩,但是效果顯然不是很好的樣子,懷中的颯彌亞依然一臉惶恐。
弒影則是乾脆的轉過頭去不敢再去看自家主人,自家主人臉上雖然是溫和的笑容,但是背後卻瀰漫著一股莫名的黑氣啊!
也難怪對情緒極為敏感的小孩子會一臉驚恐的樣子了。



當亞那及緋雅頂著全身沾滿草屑的狼狽樣回到小屋的時候,等待著他們的是背後的黑氣越發濃烈的白泠漾。
「呃……漾漾你來啦?」緋雅一臉尷尬的打了聲招呼。
「小漾漾好久不見!」亞那則是一如既往的撲上去,完全沒察覺到白泠漾不同於以往的反應。
「你們總算知道回來啦?」臉上的笑容、溫和的語氣,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般。
一旁的弒影主動上前將颯彌亞抱過來,抱著孩子先行避難去了。
「漾漾?」亞那似乎直到這時才發現不對勁,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白泠漾。
「我說你們啊……」白泠漾溫柔的將撲進自己懷中的亞那推開,臉上表情也在瞬間變色。
「──現在到底幾點了你們知道嗎?怎麼搞到現在才回來啊?你們知不知道颯彌亞差點就餓死了!要是我沒有出現的話颯彌亞早就餓死了!」
白泠漾板起臉孔,對著眼前的兩人滔滔不絕的罵了起來,將一下午累積的擔心及怨氣全部發洩出來。
「咦,漾漾?」亞那錯愕的看著破口大罵的白泠漾,臉上的表情還帶著一絲不解,不解眼前人的臉色怎麼說變就變,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而且你們要出去居然也不在屋子周圍做個結界好保護颯彌亞,你們知道當我到這邊的時候颯彌亞哭的有多大聲嗎?要是因此而引來魔獸的攻擊讓颯彌亞受傷了那你們該怎麼辦?」
「等、等等漾漾,我們會突然跑出去是有原因的。」緋雅緊張的想解釋,偏偏白泠漾不給她解釋的機會。
「有原因?是什麼原因會比颯彌亞的安危還重要呢?」冷冷的視線往緋雅身上掃去,配上那冰冷的口吻,讓緋雅頓時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我、我、我……」緋雅支支吾吾的半晌就是無法完整將話說出來,最後只能愧疚的低著頭道歉,「對不起,我不該將小亞一個人丟在家裡的。」
看到白泠漾那麼憤怒的樣子,緋雅自知理虧,因此很輕易的就道歉了。再說,她也知道自己確實有錯,當時她追著亞那跑出屋子,的確也沒有想到將颯彌亞一個人丟在家會有什麼下場,只知道要盡快把亞那給追回來而已,所以要是颯獼亞真的因為自己的粗心而受到傷害的話,她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的。
看緋雅確實有在反省的樣子,白泠漾決定點到為止就好,畢竟緋雅比起亞那來要細心的多了,會留颯彌亞一個人在家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她意料之外的事,否則緋雅是不可能放還這麼小的颯彌亞一個人在家的。
視線一轉,目光落在一臉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亞那身上。
「那你呢,亞那哥哥?」
「呃……我?漾漾你是怎麼了,為什麼那麼生氣……」未竟的話語消失在白泠漾越發冰冷的視線之下。
你,給我出去外面罰站,沒得到我的同意不准吃晚餐!」白泠漾一腳將亞那給踹出屋子,並將房門碰的一聲用力關上,臉上餘怒未消。
緋雅一臉錯愕的看著白泠漾發脾氣的樣子,吭都不敢吭一聲。
沒想到平常很溫和的白泠漾發起脾氣來會這麼可怕啊!想到漾漾剛才將自家老公踹出屋子外的狠勁……
緋雅緩緩將頭轉回來,默默在心裡替老公祈禱。
雖說夫妻本是同林鳥,但是大難來時還是各自飛吧!
亞那你保重,原諒我救不了你啊!
緋雅自動自發走進廚房開始準備晚餐,至於被丟到屋外的那人?
在漾漾還沒同意放行之前,誰敢主動去開門啊!

 

 

保值文(?)
開始丟舊文出來了,因為畢竟最近完全沒時間敲文啊
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還得抽時間出來趕新坑的稿...........
我實在懷疑我是否能夠在死線前趕出來
那麼,別了大家。
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色炫飄
  • 嚇阿!!小時後的阿冰好........恩!很難想像阿冰對前世的漾漾畏懼(看)
    亞那真是哀阿~~~(嘆)
    給清泉音大大的文吧!
  • 嘛~畢竟千年前的漾漾超威的啊!
    而那時冰炎還很幼嫩咩XD
    至於亞那,那是他活該啦!XDDDDDDDDDDDD

    這篇的確是給雪音打打的插花唷。

    紫烯 於 2012/03/10 13: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