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我跟你說的那些注意事項你都記清楚了嗎?」提爾一臉嚴肅的問著半躺在另一張病床上的冰炎。

「當然!」聽到提爾形同廢話的問題,冰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當中大有「你當我是誰我可不像你連這麼簡單的事情也記不住」的鄙視意味在。

「我知道你現在急著想救漾漾,但是那些注意事項還是拜託你要聽進去啊。」提爾苦口婆心說道,他知道冰炎現在救人心切,所以有些建議可能會聽不進去,但是為了兩人的安全著想,他還是得再度提醒一次。

「記住我跟你說過的話,進去漾漾的夢境之後,千萬不能做出任何會打草驚蛇的舉動來,不然那隻潛伏在漾漾夢境裡的魘魔化身就會加速末日的到來。」而這也意味著褚冥漾的死亡會提早來到。

「我知道了。」冰炎轉頭看向躺在隔壁病床的褚冥漾身上,目光溫柔的好似可以掐出水來。

「還有一件事我先跟你說好讓你可以先有個心理準備……」看到冰炎完全將注意力放在褚冥漾身上完全沒在理會自己,提爾忍不住想抗議,好歹他也是個帥哥啊,居然連點注意力都不分給他,他的存在感有那麼薄弱嗎?

「咳咳,我說亞,我現在要講的是很重要的事情,麻煩你先將注意力放在我這邊好嗎?」假意咳了咳,提爾努力將對方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

「怎麼,你廢話還沒說完嗎?」冰炎挑眉,愛理不理的瞥了提爾一眼。

「亞你好過分,我會說那麼多也是為了你好啊結果你居然說那些都是廢話。」提爾伸出食指指著冰炎,滿臉控訴的表情,就好像是被丈夫給家暴的小媳婦一樣。

「輔長別玩了啦,快點把該注意的事情交代完好讓學長可以快點去救漾漾啊!」喵喵雙手插腰瞪著提爾,一副「要是拖延到救人的時間都是你的錯」的樣子,讓提爾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來為自己辯白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算了算了,他心胸寬大才不跟小輩一般見識呢!

「亞,我接下來要說的這一點雖然你聽了之後可能會很難受,但還是希望你能聽進去。」提爾整了整臉色,思考了下措辭,「在漾漾的夢境當中,你們有可能會是完全的陌生人。漾漾有非常大的機率會完全不認識你也不認識我們,甚至會因為魘魔的關係而對你懷有敵意,這點你可能要注意一下。」

「陌生人……嗎?」垂下視線,思考著要是這個情況真的發生的話自己的應對措施。

雖然可以事先想好遇到這種情況時的應變措施,但是他想,等他真正遇到,他一定會因為褚冥漾的記憶當中沒有自己的存在而感到難過的。

「還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因為亞你是以意識體的形式進入漾漾的夢境當中,所以身體不像平常那樣強悍,這個時候若是遭受到攻擊的話可是會對你的本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喔,所以一定要特別注意這一點,盡量避免受傷。」

「我盡量。」冰炎撇撇嘴回答,要是那個該死的傢伙挑釁他,他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動手砍人。

「盡量?我拜託你多愛護自己啊,我可不希望在你進去救漾漾的時候我們還要花心思處理你的傷啊!」聽到冰炎的回答之後,提爾忍不住大聲哀號。

「囉嗦!我保證我會盡量不讓自己受傷,這樣總可以了吧!」冰炎很狠狠瞪了提爾一眼。

「好吧好吧,總之還是請你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啊!那麼該注意的事情差不多就是這些了。」看著資料上的注意事項一一核對,確定自己都有告知冰炎後,提爾總算滿意的點點頭。

「那麼這段時間的戒備就拜託你了。」冰炎朝著一旁的夏碎點了一下頭。

「放心交給我吧!」夏碎笑著答應。

「學長一定要把漾漾救出來喔!」喵喵握拳替冰炎加油打氣。

「嗯,我會的。」

「我會想辦法蒐集更多證據,讓兇手無法狡辯的,所以學長你就放心地去救漾漾吧。」推了推眼鏡,千冬歲自信滿滿地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輕輕點頭後,冰炎往後躺平在病床上,慢慢閉上了雙眼。

一旁,早已待命多時的醫療班人員在冰炎閉上眼後就緩緩啟動了地上的法陣,在一陣耀眼的光芒過後,冰炎的意識也漸漸沉入黑暗之中。

 

TBC

 

《Endless Dreamland》現正預購中~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