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覺得自己心已死,就在醫生宣布他得了白血病的那一刻。

褚冥漾很衰,非常衰。

據說他一出生就臍帶繞頸,差點活不了,要不是護士不小心把他摔在地上讓他哭了出來,他現在可能也沒辦法在這邊。

但是自那一摔以後,衰運也從此纏上他。走在街道上會被年久失修早不掉晚不掉偏偏等他經過時才掉下來的招牌砸傷;走在人行道上會被突然冒出來的野狗咬傷還因此得了破傷風;體育課時打籃球籃球架也會突然倒榻壓傷他;就連坐在教室上課也會被窗外飛來的足球砸到,重點是,他的教室在五樓,而足球場距離他的教室其實有五間教室那麼遠;林林總總,數也數不清的意外事件就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不斷的發生,他也因此與醫院的醫生護士混得很熟,畢竟,他幾乎一個禮拜有五天的時間會出現在醫院裡,醫生護士會不認識他嗎?

雖然意外事故總是伴隨著他,但褚冥漾的心態卻沒有因此而變得悲觀;相反地,他依然保持著樂觀又正向的態度在過生活。

就算鄰居、同學及老師都因為他的衰而不敢接近他;就算大家都因為他衰而排擠他;就算大家都在他背後竊竊私語、議論紛紛;他還是盡量保持著積極又樂觀的態度,因為,他不希望因此而讓他的家人難過、自責。

自家母親已經因為他的狀況而受到大家非議了,他不希望再因為自己的悲觀而增加她的困擾,畢竟,她要操煩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但是,說他沒有怨恨過是假的,小時候他也曾怨恨過自己的衰運、怨恨過上天的不公平。

為什麼他跟別人不一樣?

為什麼他運氣這麼不好?

為什麼大家都要排擠他?

為什麼大家在玩耍時都不會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意外受傷?

為什麼同學的家長們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什麼髒東西一樣?

好的好多的為什麼在當時還小的他腦中不斷播放,叫囂著上天的不公。

但是,在看到母親每次都因為自己意外受傷而疲於奔波時,漸漸的,腦中的那些叫囂聲慢慢地消失不見了。

他看到了母親因為要一邊照顧自己一邊顧著家裡而累壞的身影。

他看見無數次母親在接到醫院通知匆忙趕來醫院時的蒼白臉色。

他看見母親因為他偶爾的重傷而背著他偷偷拭淚的畫面。

而母親漸漸變多的白髮也讓他僅有的怨懟徹底消失。

他想,母親已經因為自己的事這麼操勞了,要是他再悲觀度日的話,那母親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他慢慢開始學習樂觀看待任何事情。

就算同學們還是會因為他衰而排擠他,不願意跟他交朋友;就算老師們還是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甚至減少任何能跟他接觸的機會以避免自己因此而被他的衰運波及也好,他始終保持著樂觀進取的心態。

而衛禹,則是唯一一個願意與他交朋友、又不會用異樣眼光來看待他的人。

因此,他也格外珍惜這位好友。

他們甚至還約好要上同一所高中、要一起畢業,之後還要上同一所大學。

上同一所高中的約定實現是實現了,但是他卻在開學典禮的那一天因為一個突發的意外而進了醫院。

本來以為傷勢好了之後就能出院,他又能跟衛禹一起去上學,但是醫生宣布的那個消息無疑將他打入了地獄。

明明只是場小車禍而已不是嗎?本來不是只需要住院一小段時間他就可以出院然後回到學校去的嗎?

但是現在醫生卻說他得了白血病,而且因為要做化療的關係,短時間內恐怕無法出院了。

那化療需要花多久的時間呢?

醫生說,每個病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所以他也無法給一個準確的時間,只能告訴他一般都需要二到三年的時間,而且就算療程結束了,也必須做二到三年的病情追蹤以確保癌症不會再復發。

所以,這是不是表示他無法繼續他的高中學業了?

明明才下定決心要比以往更加努力的、明明約好了要一起畢業的,但是現在那些約定都無法實現了……

再也……無法實現了……

*TBC

 

《Endless Dreamland》現正預購中。

另外,有填寫預購單的淵同學,請提供另一個信箱給我。
        你目前填寫的那個信箱一直被退信喔!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