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之國,顧名思義就是屬於妖族的國度。相傳這世間所有的妖族都聚集在妖之國,過著不被人類打擾的安穩生活。 

 

        
  一直以來,妖之國總是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對於妖之國的傳言及典籍記載,幾乎每個國家都會有,但是可信度卻有待商榷。因為,從來沒有任何進去過妖之國的人可以擁有完整的記憶。
  況且,妖之國的正確位置至今依然是個謎。
  雖然在很多典籍以及傳言中都有提到過有人類曾經進入過妖之國裡的例子,但是每個進去過的人在裡面待的時間都不會太久,只要一進去馬上就會被送出來了。
  傳言中最常被提到的就是當事人走著走著突然進入一個滿是雲霧的地方,正想著這裡是哪裡時,耳邊卻聽到許多像是獸類的吼叫聲。當事人緊張地想著是不是有什麼野獸會出現時,就發現自己的意識漸漸渙散,然後眼前一黑,再度醒過來時人已經出現在附近的城鎮之中了。
  當事人對於在妖之國裡的那一段記憶通常都是模糊的,只會記得自己在雲霧中走了好久都找不到出去的路;也有的人甚至會沒有那段時間的記憶。而之所以可以確定那些人是進入到妖之國,是因為有些當事人在意識消失之前曾經看到過他們叫不出名字的野獸甚至是妖族出現在他們眼前。正當他們想再看仔細點確認自己不是眼花時,意識就那樣消失了。
  雖然有更多人相信自己是看到了幻覺,不過有一部分的人依然堅持他們到過妖族的國度一趟。
  總之,各種說法與傳言就這樣被保留了下來。
  冰炎翻看著千冬歲整理好的資料,眉頭不由得輕輕皺起。
  由這些無法確定真假的資料裡,至少他可以推敲出兩個線索。
  第一點,妖之國裡肯定有個類似守門人的存在,而且這個守門人或許不只一個。因為不管是誤闖或是刻意進入妖之國的人類,在裡面待沒多久的時間就會被送出來,而且出來之後記憶不是被洗掉就是會變得很模糊。
  第二點,妖之國有結界保護著,不然不會每個進去的人沒待多久就被裡面的守門人發現並且趕出來。
  至於妖之國的地點……看著地圖上特別標記出的記號,目前最有可能的位置果然是在七陵之國的北方──白靈山上了。
  七陵之國在他們冰之牙的東北方,而千冬歲在地圖上特別標記出的地方就在七陵的北方,也是整張地圖最上方的一個地點。
  那個地方是這個大陸的最北邊,也是許多人都不敢靠近的一個地方。那裡有一座白靈山,白靈山終年雲霧繚繞,而且山上的氣場極度不穩,許多踏進白靈山的人都會在裡面迷路走不出來,運氣好的話或許有辦法活著走出來,反之就是在山上迷路直到死亡了。
  已經有許多大膽的冒險者將尋訪白靈山當作一種挑戰,特意準備了一身的裝備進去,信誓旦旦的說會活著出來告訴大家白靈山的秘密,但是那些人最後都沒有再回來過了。
  久而久之,越來越少人會刻意往白靈山去。人們總是說,白靈山上住著會吃人的怪物,只要有人走進去就會被吃掉,再也回不來了。至於那些少數活下來的人只能說他們運氣好,或許是怪物那時候肚子不餓才沒有吃了他們。
  看著資料上記載的這些鄉里傳言,冰炎更加肯定妖之國肯定就是在白靈山上。
  以前因為距離自己太遙遠,而且也沒有必要,所以他不曾注意到白靈山的可疑之處,現在這樣一對照下來,妖之國在白靈山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了。
  但是,很顯然的在那邊肯定有不少會阻饒他前往妖之國的東西,或許是結界,或許是某人刻意佈下的會擾亂人心讓人迷路的大型陣法,總之,這一趟旅程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
  
  
  雲霧繚繞,森林蓊鬱,自從踏入這片林子後入目所見皆是相同的景色,要不是他方向感很好,早就在這樣一成不變的景色中迷路了!
  進入這片林中已經有大約半天的時間了。打從他自山腳下慢慢進入眼前這片森林中後,就沒有再看見其他生物了。
  山腳下好歹還能看到一些常見的花草,偶爾還能看到空中有鳥類在飛行,但是自從進入這片林子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這片樹林裡安靜的可怕。一般森林中都會聽到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響,或是啁啾的鳥鳴聲,不然還可以聽到一些小動物的叫聲等等,但是自從他踏入位於半山腰的這片樹林後,耳邊就完全沒有其他聲音了。
  不管是風聲、鳥叫聲,或是樹葉搖動時的沙沙聲響,現在一點也聽不到,整片森林呈現出一片詭異的寂靜感。
  抬頭看了下天空,雖然藍天白雲看起來天氣很晴朗的樣子,但是這片林中卻沒有半隻鳥飛過。
  看來這裡果然有古怪。
  腳下步伐不停,冰炎邊邁動著雙腳邊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才好。
  回想起那些傳聞或是記載中都曾經提到過的一點,那些人都是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進入妖之國的,而且一定都是在霧氣瀰漫到幾乎無法看清楚前方道路的情況下。
  這跟自己現下的處境很類似,至少可以說第一個條件已經符合了──霧氣瀰漫,而且前方能見度低。
  至於要如何判斷自己是否真的進入妖之國……
  冰炎猜想,妖之國與這片樹林之間肯定有某種類似結界或是法陣的東西,只要他能找到,或許就能進入妖之國了。
  但是要在這麼大一片、而且能見度又低的樹林中尋找線索,難度當然也是非常高的。
  已經有心理準備會耗費相當久的時間了,縱然心裡著急,現在卻也只能做了。
  
  *
  
  
  「嗄!」
  兩人聊的正熱絡時,烏鷲的聲音驀然在屋外響起。
  「啊,看來是到了。」聽到熟悉的叫聲,褚冥漾笑著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往門外走去。
  「漾漾。」
  褚冥漾還沒走到門外,叫喚聲就先響起,緊接著是一陣腳步聲。
  「咦?然?」看到來人,褚冥漾訝異的張大了眼。「怎麼是你過來?我以為會是姊過來呢。」疑惑的問道。
  「小玥現在手邊有點事情走不開,剛好我也沒事所以就親自過來一趟了。」白陵然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說道。
  嗯?有事情走不開?在他輪守的期間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這幾天辛苦你了,漾漾。」語畢然抬手摸摸褚冥漾的頭。
  「跟然你比起來我所做的事一點也不辛苦啦。」褚冥漾靦腆的笑著。
  「我今天有煮綠豆湯喔,晚點過來吃一點吧?」白陵然寵溺的笑了笑。
  「好啊!」聽到有綠豆湯,褚冥漾雙眼一亮馬上笑著點頭。
  「那麼……」視線轉向屋內的另外一個人,「訪客就是你嗎?」
  「然,這是颯彌亞,颯彌亞是亞那叔叔的兒子喔,他今天是特地來找亞那叔叔的。」褚冥漾看白陵然的注意力放到冰炎身上,趕緊開口介紹,「颯彌亞,這是然,然是我們妖之國的族長喔!」
  「您好,我是颯彌亞,這次冒昧前來希望您能見諒。」冰炎率先伸出手表達善意。
  「你好,我是族長白陵然。」白陵然笑著伸出手與冰炎交握。「那麼,你是要來找亞那叔叔的?」
  「是的,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需要他親自處理,如果不是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我也不會擅自闖進來。」冰炎點頭,語氣裡帶著一絲無奈。
  「原來如此。」白陵然理解般點點頭,「雖然我也想快點讓你們見面,但是現在時間晚了,恐怕不太方便過去,而且路上也會有危險,還是明天早上再讓漾漾帶你過去一趟吧!」
  「說到這個,颯彌亞你身上是不是有帶著一個玉珮呢?」原本靜靜在旁邊聽著的褚冥漾,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玉珮?」冰炎疑惑挑眉,「你是說這個嗎?」接著像是想到什麼般從腰間解開一個物品遞到兩人眼前。
  「果然。」接過冰炎遞來的東西一看,在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後,褚冥漾露出一臉「果然沒錯」的樣子。
  「這個玉珮怎麼了嗎?」冰炎對眼前的兩人都露出一副瞭然的表情感到疑惑。
  「這個玉珮算是一個通行證吧,只要身上配戴有這個玉珮的人,進出妖之國就不會被那些妖族們攻擊了。」褚冥漾解釋著,一邊將玉珮還給冰炎,「一開始看到你毫髮無傷的出現在森林裡的時候我就在猜了,畢竟平常若是有人類踏進來的話,不是會產生幻聽、幻覺就是會自己嚇自己搞得滿身傷,颯彌亞還是我第一個看到可以毫髮無傷進來這邊的人類呢!」
  「原來如此。」接過玉珮,冰炎將之繫回自己腰間,「這個玉珮是我小的時候父親給我的,父親只跟我說有一天這個或許可以派上用場,要我好好保管而已。要不是這次出來之前突然想起這個玉珮,我可能就沒辦法平安到達這邊了吧。」
  所以在樹林裡那些奇怪的視線果然是妖族嗎?
  「有這個玉珮在你倒是真的可以在這邊行走自如了,不過現在時間也晚了,我想你應該也累了,先到我那邊休息一晚如何?等到明天早上再讓漾漾帶你過去亞那叔叔那吧。」白陵然笑著提議。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事實上,他的確也累了。
  連續趕路了幾天,再加上自從進入這裡之後就一直緊繃著神經,疲勞也累積了不少下來。而自從遇到褚冥漾之後,冰炎感覺自己居然在對方的笑容中不知不覺放鬆了。
  現在累積的疲憊感正慢慢湧出來,他覺得他真的應該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畢竟在見到自家父親後,他還有一場「硬戰」要打呢!
  
  *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會議室裡冰炎坐在主位,低聲問著坐在一旁的千冬歲。
  「根據情報班所探察到的消息,又有兩個小村莊被鬼之國給攻下來了。」翻閱著手上的資料,千冬歲神情嚴肅。
  「那村裡的居民呢?」
  「……都被屠殺殆盡了……」千冬歲低下頭,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難過。
  「那些混蛋!」突地站起身,冰炎低咒一聲,右手狠狠在桌上捶了一拳。
  那可是一百多條人命啊!居然就這樣屠殺殆盡了,鬼之國的軍隊還是人嗎!?
  大軍明明還在邊境那裡按兵不動,卻故意派一些小兵去侵略附近的小村莊,他們這樣到底是何用意!?
  「現在可不是顧著難過的時候,還是快點想辦法突破現在的僵局吧。」夏碎拍拍千冬歲的肩膀安慰著,看到親愛的弟弟一臉難過的表情他也會跟著難過的啊。明明就不是千冬歲的錯,偏偏這孩子卻總喜歡將責任攬在身上,如果不是現在的場合不太適合,他肯定把人抱在懷裡好生安慰一番了。
  「我知道。」陰沉著臉應了一聲後,冰炎用拇指揉了揉雙眉之間,疲憊的坐回椅子上。
  從妖之國回到冰之牙已經有半個月了,本以為父親回來後自己可以輕鬆點的,沒想到還沒把事情丟給對方,需要他處理的事情就累積不少了,而目前最迫切的一件事莫過於鬼之國的侵略了。
  他當初的猜測果然沒錯,鬼之國的軍隊在他離開冰之牙前往妖之國的這段期間,果真集結了不少兵力攻過來了。
  一開始還只是在兩國的邊境觀望而已,但是自從半個月前,鬼之國的軍隊卻突然改變策略,由原本觀望的態度轉變成主動進攻。而且,鬼之國還派出小隊專挑邊境的小村落下手,一旦他們佔領了村落,一定會將村莊中的居民通通屠殺殆盡。當然,這樣的行為引起了附近居民的恐慌,有些居民怕戰爭蔓延過來,趕緊帶著一家大小往大城鎮的方向撤離,就是希望能躲過被屠殺的命運;但是卻有更多來不及撤離的居民都被鬼之國的軍隊給殺了……
  初次看到居民被屠殺的消息時,冰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訊息。
  鬼之國真的做得太過分了,這已經不是兩國單方面交惡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了,鬼之國現在的所作所為已經觸犯了眾怒,冰之牙以外的很多國家都一一來信說要聯合多個國家的力量來撻伐鬼之國。
  一開始冰炎還有點猶豫是不是該答應,但是鬼之國的行為已經越來越過分,他無法再將這件事情當成是他們冰之牙與鬼之國之間單純的恩怨來化解了。
  鬼之國必須消滅!
  「聯絡其他國家的代表。」雙手擱在下巴,冰炎沉聲吩咐著。
  「終於決定了?」夏碎挑眉看著好友認真的表情,之前猶豫了那麼久,這次總算下定決心了嗎?
  「一旦計畫開始實行就真的不能回頭了喔!」
  「我早就沒打算回頭了。」鬼之國不能再留下了,所以聯合計畫勢在必行。
  「那我就先去連絡各國代表了。」夏碎揉了揉弟弟的腦袋後,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情報班繼續收集鬼之國最近的動向,若是他們又往下一個村莊前進的話,就派人去阻饒,務必阻止悲劇再度發生。」
  「是!」
  鬼之國,你們休想再為所欲為了!
  
  
  *試閱結束

 

這邊大概有四個片段吧!
因為懶得細細切,所以直接找片段丟上來了。
若想知道後續發展,熱騰騰的書寶寶們歡迎你喔~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