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地爾!」顫抖著聲線喊出眼前人的名字,褚冥漾隨著對方的接近,一步一步往後退去。

媽呀!為什麼他會在這種地方碰到這個變態變臉人呢!?

今天出門之前應該先翻一下黃曆才對,上面一定寫著大凶,今日不宜出門之類的!

可惡!現在要怎麼辦才好?

逃跑嗎?但是他能跑去哪?

這裡每個人的速度都比他還要快,他大概跑沒幾步就會被追上了吧!

他區區一個普通的地球人是要怎麼跑的過這些變態火星人阿!?

褚冥漾一邊在心裡吐嘈自己,一邊帶著一絲警戒往後退。

「會在這種地方遇見你,是不是表示我們很有緣分呢?」安地爾看著一步一步往後退的人,訕笑地說出這樣一句話。

「誰跟你有緣分阿!」褚冥漾一秒反駁,話說出口話他才想到,對方可是火星人耶,火星人都是愛面子的,自己這樣說不知道會不會讓他生氣喔?

完蛋了,要是他一氣之下就把我抓回去怎麼辦?

雖然喵喵他們也在附近,但是目前都沒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況阿!要是我真被抓走了也沒人會知道吧?

褚冥漾白著一張臉,腦子裡已經開始想像起被抓走之後會被怎麼樣虐待的畫面。

「呵呵!」被一秒反駁安地爾卻沒有生氣,只是一臉好笑的看著說著反駁的言論,自己卻嚇白了一張臉的褚冥漾。

看著眼前那張蠢臉,安地爾可以很輕而易舉的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因為他在想什麼幾乎都寫在臉上了!

安地爾搖搖頭,這樣一個人要生活在詭譎多變的守世界裡,到底是怎麼平安活到現在的?

聽到安地爾的笑聲,褚冥漾反而疑惑了。

他沒有生氣?褚冥漾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安地爾的表情,發現對方只是一直笑,但是眼睛裡透出的光芒卻讓他一顫。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褚冥漾開口發問。

「我?當然是來參加生日宴會的阿!倒是你會在這裡才奇怪吧?」安地爾漾著笑容反問。

「我……我也是來參加宴會的!」褚冥漾想理直氣壯的說,但他發現在安地爾面前自己只有顫抖的份,根本沒辦法表現的很平靜。

「你也是來參加宴會的?你知道這是誰的宴會嗎?」看褚冥漾那樣子,八成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吧!

「不知道!學長說是說不認識的人!」褚冥漾這樣回答他。

果然!這下子可好玩了!安地爾眼裡閃過一抹精光。

要是褚冥漾的身分在這裡曝光,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阿?他可以預見,場面一定會很有趣的!

說不定他可以趁亂把人帶走?

安地爾思索起這個可能性。

「你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就這樣跟來了,難道就不怕遇到什麼危險嗎?」故意不跟褚冥漾說明這裡是哪裡,安地爾腦子裡已經想到一個好主意了。

也許,可以試試看。如果成功的話,那他當然很高興;若是失敗了也沒關係,反正他今天只是代表耶呂的一方,會遇到妖師關係者也是意外。

就算計畫沒有成功,他也沒有什麼損失。

「危險?應該不會吧!」況且,最危險的明明就是你!

褚冥漾的表情明顯傳達出這樣的訊息。

「難得在這裡相遇,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喝杯咖啡呢?」安地爾不已為忤,笑笑的提出邀約。

「不要!我不喜歡喝咖啡!」褚冥漾當然是一秒拒絕。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安地爾一臉的可惜,卻步步進逼。

「你……你要做什麼!?」看到安地爾帶著笑容一步步接近自己,褚冥漾開始感到心慌。

「沒做什麼,只是想請你去喝杯咖啡阿!」安地爾這樣回答。

「我剛剛已經拒絕你了!」褚冥漾心慌的回答。

這人是聽不懂人話是不是?他剛剛明明已經拒絕他了阿!

誰可以來救救他!?

學長──────!褚冥漾在心裡不斷吶喊。

安地爾緩慢接近褚冥漾,眼看就只剩下幾步的距離時……

「漾漾!」一個褚冥漾認為不會出現在這裡的聲音救了他!


*     *     *


冰炎跟夏碎在跟褚冥漾等人分開之後,就帶著禮物前來跟會場的主人致意。

兩人來到宴會的最中央,殊那律恩鬼王的所在地。

「我為無殿的代表,特來為公主獻上祝福。」冰炎半彎腰,手朝上捧著禮物等著對方接收。

後方的夏碎也恭敬的彎著腰。

高台上,殊那律恩鬼王坐在主位,一臉威嚴看著他們。身旁坐著一位長相甜美的女性,一臉的無聊。

看來這就是今天的主角,月芽兒.雪.殊那律恩了吧!冰炎暗暗打量著對方。

眼前的月芽兒.雪有著一頭蜜桃褐色及背的長髮,柔順的批散在背後,兩隻眼睛的顏色是不一樣的,左眼是冰藍色,右眼是藍綠色的,在光線的折射下,閃爍出耀眼的光彩。

合身的粉紅色禮服襯托出她的好身材,微笑時會露出兩顆小小的虎牙,加上兩頰上深深的酒窩,冰炎不得不承認,月芽兒.雪的確很漂亮。

不過,自她身上完全感覺不到鬼族的氣息,大概是因為混了三族的血,鬼族的氣息變的比較淡了吧!

在他打量對方的同時,坐在高位上的月芽兒.雪也正在打量眼前的男人。一頭美麗的銀髮,中間一搓紅,再襯上那紅眼,還有修長的身形及翩翩風采,這,就是父王時常提起的那位冰炎的殿下嗎?

的確是很俊帥沒錯,不過她並不喜歡這種會招蜂引蝶的男人!

「冰炎的殿下不必如此多禮,無殿的三位還好嗎?」殊那律恩揮手要手下將禮物接過來,一邊問著無殿三主的狀況。

「三位都很健康!」扇每天都活蹦亂跳的出著餿主意等著整人!當然好啦!冰炎沒好氣的想。

「那就好,既然你們遠道而來,就請好好享受吧!」殊那律恩客氣的開口。

「我會的!」冰炎亦客氣的回禮。

打完招呼之後,冰炎跟夏碎就開始在會場中尋找褚冥漾他們了。

而在冰炎跟夏碎離開之後,月芽兒.雪也湊到父親耳旁,小聲的抱怨著。

「父王,我能不能去會場裡逛一逛,一直坐在這邊人家屁股都坐痛了!」月芽兒對著父親撒嬌,她知道一向疼愛她的父親一定會答應她的!

「好吧!不過今天賓客很多,要注意點別失禮了!」看寶貝女兒那坐不住的樣子,殊那律恩搖頭失笑,乾脆的放行。

「父王你最好了!」月芽兒笑著親了自家父親的臉頰一下。

「真是的!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愛撒嬌!」殊那律恩無奈的摸摸女兒的頭,雖然這樣說,不過他很高興女兒還願意跟他撒嬌。

「嘿嘿~」月芽兒吐吐舌,她就是喜歡跟父親撒嬌嘛,就習慣怕是永遠也改不過來了。


*     *     *


另一方面,冰炎跟夏碎在會場裡走著,繞了好久才看到千冬歲一個人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

「千冬歲,其他人呢?」冰炎走上前,這裡只有千冬歲一個人,其他三個人都不在這裡。

「冰炎學長,哥。」千冬歲站起身「漾漾去拿蛋糕了,喵喵也在那邊,萊恩則是一直站在桌子那邊吃飯糰。」將另外三人的所在地一一告知,說到萊恩時,千冬歲翻了個白眼,對於搭檔的癖好,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萊恩打從發現這裡有提供飯糰之後,就一直巴在桌子那邊拼命吃,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他的人影。

「我去找褚!」冰炎丟下這句話後就急匆匆往餐飲區走,他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才剛接近放置飲食的桌子,冰炎就發現褚冥漾了。

他正一臉恐懼的慢慢往後退,而在他面前的那個男人則是───安地爾!

該死!他居然忘了把安地爾會出現的機率也給算進去了!

看著安地爾一步一步逼近褚冥漾,冰炎也加快腳步想上前去解救他。

沒想到,有個女生卻快他一步出聲。

「漾漾!」他看到褚一臉看到鬼的表情。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女生是剛剛才看到過的月芽兒.雪。

聽到那個月芽兒.雪熟稔的喊著褚的名字並且一把抱住他,冰炎不禁感到納悶。

難道他們倆個認識嗎!?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