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原世界某處  時間:晚上十點


穿著一襲淡藍洋裝的人兒,形單影隻的走在夜深的街道上。

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就只有那單薄的身影。

褚冥漾忍著恐慌害怕,一個人走在街道上。

學長真過分!

說什麼「一直往前走就好,我會跟在你後面的!」就這樣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邊。

沒有人的街道上,只有高跟鞋那清脆的扣扣聲響回蕩著。

現在我身處的街道,據說就是那個犯人最常出現並且犯案的地點。

如果那個殺人魔真的出現了怎麼辦?

不對!

重點是,我穿這樣,他真的會上勾嗎?

瞬間停下腳步,低頭審視自己身上的衣服……

如果他真的上勾,那我身為男人的尊嚴要往哪擺阿……

我明明個男的!

為什麼非得打扮成這樣引誘犯人上勾呢?

明明還有其他人選的,像是喵喵阿,庚學姊阿,絕對會比我還要適合的吧!

但為什麼就偏偏是我!?

幾秒過後,我欲哭無淚的繼續往前走。

嗚嗚……我穿成這樣,要逃跑也很難阿!!

學長是惡魔!

紅眼殺人兔!

變態火星人!

沒血沒淚沒良心!

就這樣把我一個人丟下了……

雖然學長說過他會跟在後面保護我,但我還是很怕阿!

媽媽我要回家!

走在街道上大約也有半小時了吧?

到現在都還沒有動靜是怎樣!?

我開始有點火大了!

那該死的殺人魔到底要不要出現!?

我想快點解決收工回家啦!!

穿成這樣很難受耶!

裙擺下面涼涼的,我很不習慣耶!!

還有那雙高跟鞋!

雖然已經有庚學姊幫我施法,減輕了我穿的負擔,但是,走了那麼久,我腳都開始痠了啦!

到底要不要出現!?

不知道是我的"祈禱"真的奏效還是怎樣的!

我開始感覺到身後有一股不一樣的氣息接近。

是學長嗎?

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學長聽不下去我的腦殘,終於決定出來巴我了!

學長大人我不是故意的阿原諒我!!

我下意識抱頭準備抵擋即將落下的巴頭攻勢。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我有一瞬間腦袋空白。

一個黑色的人影突然扯住我,把我拖到暗巷裡。

誰阿是誰在拖我?當時的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

我被那人撲倒在地,衣服被拉扯開來,一張噁心的嘴巴開始在我身上肆虐為止。

「真沒想到今天會遇到這麼好的貨色!」撲在我身上的那人開口說話了,語氣猥瑣,令人很不舒服。

「你是誰!放開我!!」我開始掙扎。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只要知道我待會要怎麼讓你快樂就行了!」那個令人不舒服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著,手更是不停在我身上亂摸。

「走開!別碰我!」我大力掙扎著,使勁伸出一腳想踹他!

沒想到那人卻輕輕鬆鬆擋住我踹出去的腳,還用力打了我一巴掌。

「給我乖一點!」接著就伏在我身上繼續肆虐。

我因為那一巴掌,耳朵嗡嗡作響,意識開始模糊。

「走開…」我的掙扎開始變弱,淚水也因恐懼而奪框而出。

不要碰我!

「唷~哭了阿?是太舒服了嗎?咯咯…」那個變態發出了令我感到恐懼的笑聲。

學長救我!!

我邊掙扎,邊在心裡求救!

學長……救我……


*     *     *


冰炎跟在褚冥樣身後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邊走邊警戒看看四週的。

那個笨蛋!

走那麼快是要怎麼把犯人給引出來?

嘖!

突然,前面那個笨蛋停下腳步站在原地,一臉哀怨。

八成又開始腦殘了!

冰炎凝神傾聽,就聽到某學弟開始罵自己的聲音。

『學長是惡魔!』

『紅眼殺人兔!』

『變態火星人!』

『沒血沒淚沒良心!』

冰炎額上的青筋,因為這幾句話冒出來。

敢罵我?

等任務結束之後我絕對會讓你好看,褚!

冰炎死死瞪著遠方的人影在心裡這麼想。

褚冥漾似乎也感受到莫名的威脅,身子抖了一抖。

放在身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冰炎拿出手機,發現是千冬歲打給他。

他看了一眼,確認暫時沒有危險之後,才接起手機。

「有事?」冰炎問著手機那頭的人。

「學長你們抓到人了嗎?」千冬歲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還沒,人還沒出現!」冰炎再次看了前方一眼。

「是嗎…我查到了一些關於那個犯人的消息,我想你們會需要的!情報班找到當日執勤的員警,向他們求證過了。犯人身高大約一百八,身材壯碩,有著一頭紅髮!最大的特徵在於右眼上的刀疤!」千冬歲說出了他得到的情報。

「我知道了!」冰炎再次抬頭,眼前卻再也看不到褚冥漾的身影了。「該死!」冰炎不禁咒罵出聲。

「怎麼了嗎?」千冬歲警覺的問著。

「褚不見了!」

「漾漾不見了!?」

「嗯!我先過去看看!」之後冰炎斷然掛掉了電話。

「嘟嘟……」千冬歲看著嘟嘟作響的手機,只能在心裡為友人祈禱。

希望漾漾能平安無事!

掛掉電話後的冰炎,衝到剛才褚站著的地方四處張望,但就是沒看到半個人影。

褚!你在哪!?

冰炎心急如焚的向前跑。

得快點找到褚才行!

褚!你到底在哪裡!?

就在這時,冰炎聽到了褚冥漾在腦子裡向自己求救的聲音。

『學長救我!』

褚!

冰炎立刻向聲音來源奔去。

轉近一條深不見底的小巷子之後,求救聲音也更大了。這讓冰炎深信,褚就在這附近!因而快加快了腳步。

當他終於找到人時,褚冥漾淚流滿面,無力的被人壓在地上掙扎著。

上半身的衣服早已被撕破!

身上更是青青紫紫,臉頰甚至還腫了起來。

『嗚…別過來!你走開!學長救我…』褚冥漾早已陷入無邊的恐懼中,只知道在腦子裡拼命求救。

該死!

冰炎快步上前,把壓在褚身上的人用力摔到後面的牆上去。

那個人被突然其來的力量摔在牆上,馬上就昏了過去。

「褚…」冰炎看著褚冥漾狼狽的樣子,心痛交加,不禁快步上前將人攬入自己的懷抱中。

「不要──別碰我!」褚冥漾尚不知自己已獲救,只是一個勁的尖叫掙扎著。

「褚!是我!沒事了,沒事了…」冰炎緊緊抱著褚冥漾不放,並低聲在他耳邊安慰著,一隻手緩緩拍撫著褚冥漾的背。

「學…長?」褚冥漾睜大哭紅的雙眼,看著將自己抱在懷中的人。

「是我!沒事了…」冰炎稍微拉開一些距離,好讓褚冥漾看到自己的臉。

「嗚哇───」看到熟悉又令人心安的臉龐後,褚冥漾放聲大哭。

「沒事了沒事了…」冰炎不斷安慰著在自己懷中顫抖的人兒,一顆心全部擰在一起。

那個該死的禽獸!

等到懷中人的顫抖慢慢止息之後,冰炎放開懷中的人,輕問:「好多了嗎?」

「嗯…」褚冥漾的嗓音仍舊帶著哭腔,但還是堅強的點了點頭。

「你先在這邊休息一下,我去收拾那個變態!」冰炎脫下身上的黑袍,批在褚冥漾身上。

褚冥漾拉緊冰炎批在他身上的黑袍,乖巧的點點頭。

確定褚冥漾已沒有大礙之後,冰炎站起身,全身籠罩著一股殺氣向那個剛剛才被自己打昏的人走去。

居然敢傷害褚!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深夜的暗巷中,某種淒厲的慘叫傳出來。

但因為周圍被嚇了結界,所以聲音只有結界裡的人才會聽到。

冰炎將犯人暴打一頓之後,才打電話聯絡公會過來處理。

提爾從移動陣中出現,喃喃抱怨著。

「真是的!何必把犯人打成這樣呢?這樣我還得幫他療傷呐…」

「少廢話!」冰炎將已經陷入昏睡的褚冥漾抱起。

「漾漾小朋友怎麼啦?」提爾好奇的問著。

冰炎的回應是一記狠瞪。

「好好,你先帶他去休息吧!這邊我會處理!」提爾看到褚冥漾掩在黑袍下的狼狽樣,心下了然。

聽到提爾這麼說,冰炎立刻抱著人轉身就走。

「喂!好歹也說一聲謝吧!我可是一聽到通知就立刻趕過來了耶…」提爾向那走的已有一段距離的某黑袍叫囂著。

不過冰炎當然置之不理,自故自的往前走。

「算了…先來處理一下這邊這個吧!」提爾轉回身,看著那個被冰炎修理到面目全非的樣子,搖了搖頭。

「敢對漾漾小朋友下手,算是你活該吧!不過,冰炎這次下手還算輕微的了…我看我也來幫你加點花樣吧!嘿嘿~」醫療班的左右手提爾,就那樣蹲在倒地的犯人旁邊,一臉詭異的嘿嘿笑著。

周圍的公會成員們,則是一臉黑線的盯著那笑的詭異的人看。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這裡的冰漾是情侶了嗎?
  • 是的唷~

    紫烯 於 2014/11/26 23:41 回覆

  • 玥犽
  • 來看冰漾~
    感覺漾漾一直被欺負、產生創傷(剛看完心理創傷)
    心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