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這次走到了校園中的某個庭園裡。

而且,這次可以說是…完全醉了!

搖晃著腳步,褚冥漾心裡想著要去學校的餐廳找蛋糕來吃,卻不知道自己越走越偏離餐聽的方向。

這時,庭園中竄出數人的身影。

「妖師!滾出這個學院!」找碴人士再度出現。

對方仗著人多,不由分說就攻擊過來。

褚冥漾因為喝醉了,反應能力大不如前,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被攻擊,甚至也不知道要反擊。

因此,他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

終於,在對方的夾擊下,褚冥漾倒地了。

「怎麼?妖師就這點能耐而已嗎!?」譏諷的語氣從前方傳出。

褚冥漾看著滿身的傷口,越來越覺得委屈,而淚水也就這麼奔流而出了。

「嗚…好痛!為什麼要欺負漾漾?漾漾沒有做壞事!為什麼要欺負漾漾…壞人!漾漾討厭你們!」梨花帶淚的臉龐,寫滿了控訴。

「呃…現在是怎樣?」

「難道說被我們打到變白痴了嗎?」

「……」

那些來找碴的人,看到褚冥漾哭的這麼傷心,又聽到褚冥漾控訴的話語,再看看褚冥漾那張梨花帶淚的臉龐,頓時傻在當場,開始不知所措了起來。

搞什麼!?這樣好像我們才是壞人似的!那些人心裡這麼想。

(某紫:事實上,你們是壞人沒錯!)

「嗚嗚……」褚冥漾就那樣坐在地上,傷心的哭著。

「喂!怎麼辦?」看著眼前的情況,有人這麼問著。

「我怎麼知道,別問我!」被問的那個人惱怒的撇開頭。

「那個…你別哭阿!」其中有個人看不下去,於是站出來安慰那個哭的正傷心的人兒。

「嗚嗚…壞人!都欺負漾漾…」哭聲仍然持續。

出手安慰的那個人,因為靠的近,所以清楚看到褚冥漾哭紅的雙眼與鼻子,還有那因為哭泣而染上緋紅的臉龐。

好…好可愛!!

那人瞬間臉紅心跳。

「別哭了啦…」語氣竟情不自禁的放柔。

那人的朋友們聽到他這樣溫柔的語氣,滿身雞皮疙瘩頓起。

「媽呀!好噁心!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那麼溫柔的語氣!」

「我快吐了!」

「噁!真是太噁心了!」

「你們閉嘴啦!」那人聽到同伴調侃的話語,惱羞成怒的吼回去。

此舉卻嚇到了正在哭泣的褚冥漾。

褚冥漾抖了一下身子,眼淚掉的更急了!

「哇嗚───」淚水啪搭啪搭直掉。

「你別哭!我不是在罵你阿!」那人慌張了起來,手忙腳亂不知該如何安慰人才好。

「哎呀~哭的更厲害了呢!」

「我說小林啊,要更溫柔一點才行阿!」

「就是就是,你那樣子他當然哭的更厲害啦!哇哈哈~」

眾人的調侃聲再度傳來。

「你們───」小林怒瞪過去,卻不敢再大聲起來,就怕褚冥漾又哭的更慘。

「嗚嗚…」哭泣聲轉小,變成輕微的啜泣聲了,但眼淚還是不停流下來。

「你…你別哭了啦!」我才想哭呢!

「漾~有架可打居然不通知本大爺!」某個充滿朝氣的聲音遠遠傳來。

瞬間,有著一頭五顏六色頭毛的五色雞出現了。

糟了!是殺手家族的人!那些找碴的人瞬間警戒起來。

西瑞神色自若的走到褚冥漾身前去。「漾~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居然不通知我這裡有架可以打!」他還沒發現褚冥漾的異樣。

「西瑞…嗚嗚…」褚冥漾抬起哭的紅通通的眼瞅著站到自己面前的人。

「漾~你怎麼哭了?還傷的這麼重!?」看到那哭的通紅的眼,西瑞愣了一下,接著又看到對方身上眾多的傷口,怒氣頓時爆發。「是這些人做的對不對!?」

褚冥漾委屈的點點頭。「他們都欺負我!」控訴的話語隨之傳出。

「殺手家族的別來攪局!這不關你的事!」

「小弟出事了,本大爺當然好好回報你們!」說著說著,獸爪甩了出來。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來阿來阿!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我打一雙啦!」西瑞豪氣的說。

「可惡!我們上!」深深覺得他們似乎被小看了!因此惱怒的叫其他人也一起上。

「來阿──!」西瑞朝著最先衝到他面前的人就是一掌揮過去,那人立刻被打飛到天邊去了。

「喝!看招──」一人拿著長刀,朝著西瑞的背後就準備砍下去。

「你以為本大爺看不出來你想做什麼嗎?」西瑞回身就是一拳,正中敵人的臉。

被打的那人慘叫著飛出去,撞到花圃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西瑞~你們在玩嗎?」雷多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也加入了戰局。

「你這笑臉神經病,別跟打大爺搶啦!」西瑞氣的跳腳。

因為剩下的兩個人都被雷多給解決掉了。

「西瑞~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的頭是怎麼用的嗎?」雷多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緊盯著西瑞的頭髮看,人也黏了過去。

「你這白痴別黏著我!」西瑞大叫著,不斷把雷多的頭推開。

「西瑞別這樣嘛~」說著說著人又黏了過去。

「你別過來!」西瑞邊說著人邊往後跑。

雷多當然馬上就追了過去。

看著跑遠的兩個人,褚冥漾再度委屈的紅了眼框。

「嗚嗚…好痛!」褚冥漾奮力站起身,準備去找人幫忙醫治。

就這樣,一跛一跛的離開了庭園。

 

*     *     *

一個人影緩慢行走著,嘴裡還喃喃自語著一些話語。

「嗚嗚…好痛喔!」

「漾漾好痛…」

雅多從移動陣中踏出來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有個人影哭哭啼啼,一跛一跛的走著,不知道要走去哪。

原本他是不想管那人的死活的,因為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雷多那個白痴!

都說了不要隨便受傷!

他完全把自己的話當成耳邊風了!!

當他正在專心看書時,額頭不曉得是第幾次噴血後,他終於忍不住怒火爆發!!

怒氣沖沖的開啟移動陣來到Atlantis找人算帳!

但是在經過那個現在正蜷曲在地上的身影時,他分神看了一下對方。

這一看之下,令他大驚失色!

「漾漾!你怎麼會受這麼種的傷!?」雅多驚叫出聲,並立刻上前將人扶起,一邊施展治癒術幫他療傷。

「雅…多…?」褚冥漾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雙盈滿擔心的雙眸。

「發生什麼事了?」雅多邊幫人治療邊追問。

「嗚嗚…剛剛有壞人欺負我!」褚冥漾想到剛剛被人欺負的畫面,淚水又滾滾而下。

「漾漾,你別哭阿!」雅多看到漾漾說哭就哭,連忙手忙腳亂的安慰著。

褚冥漾哭的傷心,雅多卻是一臉的不知所措。

怎麼辦?漾漾哭的這麼傷心。

「別哭了,我幫你去教訓他們!」雅多只能想到這個方法了。

「謝謝你…不過不用了!剛剛西瑞已經把他們都打跑了!」褚冥漾的哭泣聲轉小,只剩下輕微的啜泣。

「是嗎?那你怎麼沒有去醫療班治療傷口呢?」雅多放柔聲音,就怕漾漾又哭出來。

「因為…我忘記怎麼走了…」委屈的聲音響起。

呃…忘記怎麼去醫療班了?

雅多聽到這回答,頭上不禁掉下三條黑線來。

自己學校的醫療班漾漾居然會忘記怎麼走…

雅多算是徹底無言了。

雅多將在治療的手收回,輕聲問著:「好了!還有哪裡會痛嗎?」

褚冥漾動動手動動腳,發現剛剛纏著他的痛楚已全部消失,開心的破涕為笑。

「雅多,謝謝你!」褚冥漾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因為喝醉及哭泣而更顯嫣紅的臉龐,襯著因為哭泣而更加明亮的黑色大眼,還有那嬌嫩欲滴的雙唇…

雅多因為那一抹笑容而失神了片刻。

臉也不禁一陣陣的燥熱起來。

他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覺得漾漾是這麼的可愛,這麼的誘人!

因而讓他直直盯著漾漾看,看到忘我。

直到漾漾覺得奇怪,怎麼面前的人都沒有反應,因而叫了一聲「雅多?」才讓他回過神來。

「雅多,你怎麼了?」褚冥漾歪著頭,疑惑的問著。

雅多臉頰微紅,尷尬的別過頭去不敢直視褚冥漾。

剛剛漾漾那歪頭的動作,讓他覺得漾漾好可愛,好想將人抱在懷裡好好的疼愛。

不過,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恐怕會被冰炎殿下追殺吧!

想到那個後果,雅多深深覺得,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於是藉口要找雷多,趕緊告辭漾漾。

「漾漾,你剛剛有看到雷多嗎?」雅多忍著尷尬問道。

「有阿!他跟西瑞在一起。」褚冥漾誠實回答,並用手指著剛剛他走過來的方向。

「我就知道!」雅多皺眉,雷多真的沒有藝術眼光!那種頭到底有什麼好看的!?他絕對要阻止雷多把自己變成那副鬼樣子!

說話間,額頭上又緩緩流下血來……

雅多額上青筋爆起,褚冥漾驚叫了一聲。

「雅多!你還好吧!?」說著說著就要去摸雅多的額頭看看傷勢。

雅多不著痕跡避開了漾漾的碰觸,安慰著:「別擔心!這點小傷沒什麼!我先去找人算帳了!漾漾,下次見面再跟你好好聊聊!」說著說著怒氣沖沖的往褚冥漾指示的方向跑去。

「喔!好…」褚冥漾就那樣站在原地,愣愣的看人離去。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