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夏碎的場合


夏碎被完成任務後的冰炎丟下後,自己先去公會回報了任務,之後才慢悠悠的回到學院。

他還在奇怪,冰炎今天的行為很怪異,任務一結束馬上就丟下移動符走人!

在任務當中也是冷沉著一張臉,好像誰欠了他八百萬的樣子暴躁不已。

結果當夏碎回到學院,看到他搭檔很愛護的那位學弟之後,一切謎題都解開了!

原來是因為褚的關係啊!

看著人搖搖晃晃的在前方走著,夏碎不禁興起了一股想作弄冰炎的念頭。

誰叫你任務一結束就跑!

也不知道我去回報任務也不好受的!

冰炎平常就是以愛破壞出名的,這次又牽扯到褚,破壞的範圍跟規模也比往常更大了,夏卡斯還放出警告,說夏次要是再破壞那些古蹟或是建築物,就要求償求到我們破產!

那可不關他的事啊!!

一切都是他那英名偉大的黑袍搭檔幹的!!

夏碎一點也不想淌那混水!

因此當他看到褚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好好報復一下冰炎!

不過……

該怎麼做呢?夏碎站在原地苦思。

良久,夏碎突然露出一抹明明很溫柔,卻讓人感覺到似乎有一股黑氣籠罩在其中的笑容,舉步朝褚冥漾走去,也順手扶住了看起來快要跌倒的褚冥漾。


*     *     *


「褚,你沒事吧?」夏碎溫和的聲音在褚冥漾耳邊響起。

「唔…夏碎…學長?」褚冥漾眨眨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走路搖搖晃晃的!」夏碎看著褚冥漾,一臉擔心的詢問著。

「嗯…?我沒事啊!」褚冥漾甩甩頭,試圖讓思緒清明一點。

還說沒事?看褚那反應,分明就是喝醉了嘛!

「你喝醉了?」

「沒有啊…我沒有喝酒……」褚冥漾仍舊搖搖頭,然後對著夏碎露出一個傻呼呼的笑容。

哎呀~看來醉的不清呢!夏碎壞心眼的想,一邊仍不忘跟褚冥漾套話。

「沒有喝酒啊……那你今天有喝什麼嗎?」

「果汁!很好喝的果汁!」

「果汁啊…是你自己買的嗎?」

「不是唷~是奴勒麗給我的唷~」褚冥漾一臉嬌憨的笑。

奴勒麗啊……她給的東西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含有酒精成份的!

那褚這樣子,大概是整瓶果汁都喝下去了吧?不然不會露出這麼迷人的表情!

原來冰炎平常看到的褚都是這樣的啊……

那實在是讓我更想好好捉弄他了!夏碎惡質的想著。

「褚,你這裡髒掉了!我幫你清乾淨。」隨口說了一個理由,夏碎不由分說的低頭埋在褚冥漾的頸間。

「好癢…呵…」褚冥漾縮著身想躲開,但身體被夏碎扣住,無法動彈。

感覺夏碎的嘴從自己脖子那裡移動到胸前,褚冥漾難耐的扭動著身子。

「唔……」好奇怪的感覺。

良久,夏碎直起身,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點點頭。

這該會讓他氣好一陣子了吧!

「褚,想不想反壓冰炎阿?」夏碎在一旁出著餿主意。

「反壓……學長?」聽到夏碎這麼說,褚冥漾困惑的抬起眼。

「褚難道不覺得每次都是你被冰炎壓很不公平嗎?」夏碎慫恿著。

「不公平!」褚冥漾對於這個字眼似乎很有反應。「學長好過份,每次都讓我沒辦法下床!!明明都說不要了,他卻都不聽!」褚冥漾逮到機會,開始喃喃抱怨起來。

「所以啊!褚想不想反壓回去?」看來魚兒上勾了!

「要怎麼……做?」褚冥漾一臉興致勃勃。

「我跟你說……」夏碎低下頭附在褚冥漾耳邊說話,細碎的耳語飄散在空氣中……


*     *     *


冰炎在任務當中得到千冬歲傳過來的消息後,一張臉是越來越黑。

他恨不得馬上結束任務,找到褚給他一陣好打!!

居然無意識的引誘人!!

可惡!

但是,看到褚被人打傷,他很心疼也很生氣!

冰炎想盡了各種殘忍的方法想給那幾個找碴的人一點教訓!!

但沒想到他還沒來的急付諸實行,人就被西瑞給打跑了!

沒關係!等我回去之後再找你們算帳!

尤其是那個對著褚臉紅的那個男的!!冰炎恨恨的想。

好不容易結束任務,他把回報的工作丟給夏碎就急忙回到學院去想找人算帳。

但是他幾乎快把學院給翻遍了,就是沒看到褚!褚到底到哪兒去了!?冰炎雖心急,卻毫無頭緒。

情報顯示褚並沒有離開學院的跡象,所以他人一定還在學院裡,只是不知道躲到哪裡去罷了!

冰炎打算先回黑館洗去一身塵汙,然後再出去繼續找,或許,也可以請大氣精靈來幫點忙也說不定!!

難掩一身疲累,冰炎打開自己房間的門。

一打開門的瞬間,他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他的房間有人!!

是誰?居然可以不驚動黑館的結界擅自跑到他的房間來!?

冰炎警戒的盯著黑暗的房間。客廳這邊沒有人,那就是在房間囉!?

冰炎放輕腳步,輕巧無聲的往房間前進。

以不驚動任何人的靈巧動作打開房門之後,冰炎本以為會看到入侵者,沒想到卻看到那個讓他擔心了一下午的笨蛋正躺在他的床上睡的一臉香甜。

看著那熟睡的臉龐,冰炎感到一絲絲的無奈。

他擔心了一下午,結果褚居然躺在他的床上睡大頭覺。

原本高漲的怒意與憂心,在看到褚冥漾那令人安心的睡臉後,消失無蹤……

「笨蛋!」冰炎喃喃咒罵著,並伸手輕觸那熟睡的臉龐。

褚冥漾在睡夢中感覺到臉頰上傳來一陣麻癢,於是慢慢睜開了雙眼。

「學長?你回來啦……」看到熟悉的紅眼,褚冥漾不自禁露出一抹可愛的笑容。

「我回來了……」若他還有那麼一點點怒意,也在看到褚的笑容之後,完全消失了。

「你跑哪去了?我找了你一下午。」冰炎生氣的質問著。

「我都在這邊啊……」褚冥漾無辜的眨眨眼,不解冰炎為何突然說生氣就生氣。

「你這個下午都在我房間?」冰炎挑高一邊眉。

褚冥漾點點頭。

「那你是怎麼進來我房間的?」冰炎今天並沒有事先把鑰匙給他。

「賽塔幫我開門的!他看到我坐在你房間門口等你回來,就幫我開了門,要我進來等。」褚冥漾輕聲開口解釋。

賽塔嗎?那我真該好好感謝他才是!回頭送個東西去聊表一下謝意好了!

褚冥漾看冰炎陷入沉思不再說話,睡的昏沉的腦袋也漸漸開始運轉。接著,他想起了在他睡著之前原本打算做的事情。

「什麼事?」接收到心聲的人問出口。

冰炎還沒得到回答,就被褚冥漾突然撲過來的動作給壓倒在床上。冰炎不禁一臉驚訝的看著那個突然把他壓倒的人。

「褚?」

「我要……壓倒你!!」從褚冥漾的嘴裡溢出了這樣的話。

褚要壓倒他?冰炎是一陣好笑。

「壓的倒的話就來吧!」冰炎放話。他會這樣說當然就表示他不可能被褚給壓倒啦!!褚想壓倒他?再等個一百年吧!

「每次都是你在上面,不公平!!」褚冥漾抬頭對上冰炎的視線,生悶氣般這樣說著。

「怎麼個不公平?」冰炎知道他的戀人不小心喝到含有酒精成份的飲料,所以會有這些奇怪的舉動他並不以為意。

「每次腰酸的都是我!做完之後不能下床的也是我!明明都說好幾次我已經不行了,學長還是不理我,硬是要做!!」越講越委屈的樣子,眼角也閃爍著可疑的水光。

「這樣啊……」原來他可愛的戀人對他的抱怨有這麼多啊!「那麼,這次就讓你在上面如何?」冰炎給出承諾。

「咦?真的嗎?」褚冥漾呆住了。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別後悔就行了!」冰炎隱去嘴邊一抹別有深意的笑容。

「我才不會後悔呢!」

於是,一場歡愛緊接著展開。


*     *     *


但是,冰炎真的會那麼老實的讓漾漾壓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

所以,才會出現以下對話。


(狀況一)


「褚!這是怎麼回事?」冰炎黑著臉,紅眼瞪著褚冥漾脖子跟胸口附近的幾個紅痕看,狠戾的眼神似要將他的胸口射穿一樣。

「唔…怎麼了嗎?」褚冥漾一臉不解。

「你回黑館之前有遇到誰嗎?」

「夏碎學長。」

夏碎!你好樣的!

你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冰炎一口氣無處發。


(狀況二)


「嗚…學長你騙人!」褚冥漾壓抑著到嘴邊的呻吟聲。

「我騙你什麼了?」冰炎好整以暇的看著懸在上方的褚冥漾。

「你明明說要讓我在上面的!」褚冥漾紅著臉抗議。

「沒錯啊!我這不是讓你在『上面』嗎?」冰炎看到褚冥漾咬住嘴唇,惡意的往上一頂。

「嗯……啊啊……」褚冥漾情不自禁叫喊出聲。「你…騙人……」

「是你自己說要在上面的,我也的確讓你在上面啦!」說著說著,冰炎雙手扶著褚冥漾的腰,加快擺動著。

「啊啊……」

嬌媚的呻吟聲,在寂靜的夜裡,分外清晰。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羊
  • 看來...學長對綑綁PLAY頗有心得啊~~ (啥?!?!?)
  • 其實這都是跟夏碎學的(小聲)

    紫烯 於 2013/02/15 15: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