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雨(冰漾)from冷楓塵(魚羊兩百櫃贈文)

 

 

時間:11:10AM  地點:黑館

我百般無聊的躺在床上,看著仍顯示待機狀態的手機,不知道它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響。
學長這個笨蛋,又遲到了……明明說好昨天晚上就可以回來的,還可以休息一下再出門。
好想打電話過去,可是又怕他在戰鬥中……
不知道這次又會被拖多久,從上個月就在說了,沒想到還是有一堆的臨時任務,要不是夏碎學長跟我掛保證,說不定還會以為是學長騙我。
可惡,下次我要威脅公會,叫他們不要那麼頻繁的叫學長去出任務。
又看了看手機。算了,還是放棄好了,死心一點。還是去玩網遊,看看那個一直在10等的等級能不能升等。
才起了身,出去客廳,就看到熟悉的傳送陣亮起又消散。那抹銀紅的身影就這麼出現。
學長?
「做什麼?」好看的紅眼沒好氣看著我,眼裡大有你還在發什麼呆的氣勢。
我愣了愣,該說學長的時間抓太好了嗎?我才剛想。
「你又想了什麼了?還有,你那是什麼衣服?不是說好今天要去原世界?」紅眼又瞪了過來,這次本人直接大刺刺的直接在沙發上坐下,一臉疲憊的樣子。
沒沒沒,我什麼也沒想。只是還以為這次回去原世界的時間又要拖了。
學長冷哼一聲,沒有做什麼回答。
學長大概是累爆了吧,聽他剛剛口氣就知道,濃濃的火藥味,都灑到我身上來了。雖然不是說不能諒解,但這樣莫名奇妙被撒火,也不好受。
可是,其實看著那樣的學長,我很心疼……
快速換好衣服,既然這樣的話,那還是快點去一去,快點回來也好讓學長休息。
回到客廳,學長正在沙發上小憩,微微皺著的眉頭,讓人覺得他即使睡著也相當的不安穩。
才坐到他身邊,學長就醒了,看著我的眼裡除了疲憊還是疲憊。
「學長,要不今天就休息吧?反正以後還有時間可以一起去。」我說。
看到學長這麼累,說不定等等走在路上倒了怎辦?就算不倒,這樣的脾氣等等撒到其他人身上怎辦?雖然黑袍有特權,但也不是用在這種地方吧。
紅眼掃了過來。
是,我閉腦。
沒有預想中的開罵,有的只是學長環在我腰上的手,將我拉了過去。
「抱歉。」
「沒關係啦,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時間。」嘴上這麼說著,可是難免還是會想要碎碎念。可惡,要是再發生一次,我就詛咒夏卡斯讓他錢怎麼賺怎麼流失,讓他賺不到錢。
學長笑了一下,不過也只有那麼一下,下一刻我就看到他放大的手,在我額頭上彈了一下。
痛!
「誰在跟你說我不去了?我去沖個水。」學長說著就站了起來,逕自搬開我放在浴室門口的櫃子,走進浴室。
啊?那你剛才說的抱歉是說什麼的啊?

 

時間:11:30 AM   地點:台中

一回到原世界,我就後悔了。原世界的天氣有點糟,沒下雨,但整個空氣是悶熱又潮濕的,非常不舒服。
學長掃了我一眼,沒說什麼:「你回來原世界要做什麼?」
啊……我沒說嗎?
「你從頭到尾都只有跟我說,叫我陪你回去原世界。看你的樣子又不是要回家,你究竟想做什麼?」
一陣熱氣上衝,原來之前學長沒有聽到啊。可惡…….怎麼會沒聽到,現在要說,又怪怪的。
「說。」學長皺起眉頭。
「約……」約會啦……
學長的眉毛挑了起來,像是有些意外聽到這個答案。
「約會?」學長又重複了一次。
「對啦,我們都交往這麼久了,卻連一次正式約會也沒有過。每次都被你抓去出任務,不然就都是利用任務之餘才去,弄到我都搞不清楚究竟是要約會還是要出任務。」把心一橫,決定全吐出來。反正被打的話,我就找夏碎學長幫我撐腰,不然千冬歲他們也行。
「找夏碎?你的膽子變大了嘛,褚。」似乎之前還聽到了學長嘖了一聲。
不……還是很小…….
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
啊?做什麼?
「不是說要約會?」學長瞪了我一眼,眼裡大有我說不是,他就要把我種在這裡。
「要要要。」把手搭上他的。開玩笑,我可不想因為這種理由被種。
在學長轉過去的瞬間,我似乎看到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微笑。

學長的手很大,相較起來,明明都是男生我的手卻看起來小了。可是,我還是很喜歡學長的手,摸起來很舒服,更別提牽手時的暖意。
比起被抓去滾床單,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樣淡淡的感覺,雖然生活中來點激情是不錯啦……
「那就抓著吧。」學長的聲音從前面冒了出來,雖然仍然是淡淡的語氣,但,他的手握的更緊了。
路上經過的人看到我們,有些人對著我們指指點點,有些女學生是看了眼睛放亮,不過後者大概是看到學長才眼睛放亮吧。
感覺真奇怪,要是以前的我,一定馬上甩開學長的手,就算甩不開,也會藏起來,或是要學長放開,然後我就會被學長瞪,帶回黑館好好教育。可是,現在卻能和學長這樣正大光明的牽手,而不會感到不適應。
該說我被學長訓練得很好嗎……怎麼感覺有些悲哀……
最後我們在一家電影院前停了下來。是之前與喵喵和庚學姊一起來看電影的地方。
我瞬間腦袋有些錯愕,話說,今天是我提出邀請,應該主導權在我手上吧?怎麼還是學長主導?
「那好,等等就全部交給你。」
……我又忘了學長聽的到了。
「看電影?」學長轉過頭來問我。
「好啊。不過要看什麼?」
「不知道,沒打聽過。有什麼看什麼。」學長一臉無所謂的這麼說。
學長……你還真乾脆啊,萬一看到爛片怎麼辦?
「不然你選?」學長掃了我一眼。
我看看……
我們到的電影院還滿大家的,最近上線的電影幾乎都有。什麼男色多瑙河、愛情3溫暖、百萬元女孩的眼淚日記,都有。不過……這些片名怎麼都感覺怪怪的……
「要決定就快,不要腦子裡一直亂想,聽得我頭都痛了。」學長瞪了過來,頭上冒出了井字鍵。
可是…….不想我怎麼決定啊……
「嘖,真麻煩。」學長說著,就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符,嘴裡不知道唸了什麼,符紙就變成了一隻鳥在學長身邊徘徊,最後飛到了其中一個電影看板上。
我說,學長,你就這麼直接在原世界使用符咒嗎?等等被看到怎麼辦?
「你以為我是你嗎?」學長不屑的說。
可是……
「沒有可是了,就看那一部。」學長說著,就要上前買票。
我看了一下,那隻鳥還停在那個看板上。
男色多瑙河?等等,學長……
「做什麼?」學長停了下來。
可不可以不要看這一片啊……這部片感覺好像A片……
學長瞇起了眼,一臉頭痛的樣子。
「那看旁邊那部。」學長一指,指了旁邊的看板。
怎麼感覺是愛情文藝片啊……
「你很難伺候。」
「看這部就看這部……」

感覺很久沒有來看電影了。記得上一次就是和喵喵他們一起來看吧,之後就很少機會了。就算回來原世界逛,也沒有想到看電影。更別提老是被學長拖去出任務了,就算去看,我也會在電影院裡睡著吧。
耳邊聽到了細碎的聲音,往來源看去,是一對情侶,正耳鬢廝磨,相當親密。
嗚…….又遇到那種假借看電影之名,實則是找地方親密的情侶了。我不太喜歡遇到那樣的人,對旁邊的人是一種干擾。
「專心看。」學長推了我腦袋一下,才讓我又拉了回來。
不過話說,學長倒是看的相當專心啊,難不成他喜歡這一類的片子?
「你好吵。」學長瞪了我一眼。
我閉腦。
學長倒是笑了起來:「還是說你想和他們一樣?」
啊?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學長就壓了下來,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臉上,相當癢。
學長……別……有人會看到……
學長嘖了一聲,但還是往我嘴上親了一下才收回去:「不被看到就行了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我怎麼覺得我好像被拐入哪裡了?
黑暗中似乎看到他露出了像夏碎學長的微笑。
該不會是真的吧?
「閉腦,你不想看,我還想繼續看下去。」

從電影院走出來,正好度過了太陽最大的時候,但是天氣還是悶熱的很難受。還是電影院裡好,有涼涼的冷氣。
不過貌似這種快變成奢侈品了……如果人類再繼續破壞下去的話……
呸呸呸,我在亂想什麼,要是真的成真,我大概被殺個幾十萬次都不夠,死到不知道過了幾百億年還是有人在記恨。
啪!
好痛!
「你一天不想東想西是會死啊!」學長飽含怒氣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伴隨著我腦後熱辣辣的疼痛出現。
不想聽可以不要聽啊,自己要聽還說。公會不是已經撤除任務了嗎?
「褚!」
我閉腦!
不過……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學長掃了我一眼:「不知道,你不是說你要主導權嗎?」
啊……我還以為隨口說說而已……
學長冷哼一聲,沒答話。
可是,現在才說,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了,原本的計劃就這麼被打散,而且天氣這麼糟,想玩水也不知道會不會下雨。
看了看還在等我答案的學長,我吞了口口水,雖然說學長一定從我腦子裡面聽到七七八八了,但我還是覺得說出來會被學長鄙視。
啊,有了!
拉了學長進入附近的小巷子,拋下傳送符,一晃眼,就到了我剛才所想的地方。
「哼,我還以為你會傳來蛋糕店。」學長冷笑了聲。
要是我真的這麼傳,大概你會直接把我種在那邊吧……
「知道就好。不過,這裡是哪裡?」
看著眼前的地方,也難怪學長會這麼說了,畢竟,這裡只是一個小到不起眼的公園。
「一個小公園而已。」其實我也沒想到還在。
學長挑挑眉,似乎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在還沒有搬到現在的家時,我常來這裡玩。」看著以前的沙堆、盪鞦韆還有那些迷你的遊樂器材,就覺得很懷念。
學長沒有答腔,但從他的視線,我覺得他很認真的在聽。
「之前就想讓學長也來看看,只是一直忘記。」
拉著學長到處走,到處看。我知道這樣很像流水帳,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要把這裡的一切都告訴學長,讓他參與我過去快樂的時候,而不是只有過去老是被人嫌、被人嘲笑的過去。
但是不得不承認,要不是有這些快樂的記憶、家人以及衛禹溫暖的支持撐著,也許現在的我,說不定是個個性扭曲的小孩,當然也不用跟學長建立起這種關係。
這是我最大的幸運。
有的時候也會想,要不是這些衰運,也許我不會看見這些平凡人擁有的幸福,就像其他庸庸碌碌的人一樣,忽視,汲汲營營的度過一生,卻還是不知道自己的幸福在哪裡或是等到失去了才發覺。
「難得你腦中還會想些有意義的事。」學長笑了下,有些開玩笑的語氣。
什麼嘛,我也是很認真的好嗎?
學長冷哼了聲,不予置評。
最後一個地點,是公園裡的一處空地,地板已經鋪上了一層薄薄的水,踩在上面只有鞋底的濕潤。
看了看手錶,還差5分鐘下午兩點,真剛好。
「什麼剛好?」學長一臉疑惑的看我。
這是秘密,等等你就知道了。
還沒等學長反應,我就將他拉到了空地中間。
「學長,站好,別動喔。」僑了僑學長的姿勢,不然等等讓他老大不爽,就換我死了。
學長皺了皺眉頭,但還是乖乖任我擺佈。
就快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一!
零!
原本只是流出水的孔,瞬間噴出了大量的水,在我和學長附近形成了小型的噴水池,腳邊更是水嘩啦嘩啦的聲音。
在水噴過的地方,畫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彩虹,感覺起來就像被彩虹圍繞一般,有種仙人的感覺。
看到學長勾起來的嘴角,我就知道我成功了,雖然,看樣子他還是猜出來我要做什麼。
「嘿嘿,漂亮吧。」之前最想帶學長來看的就是這個。
「還不錯。」學長冷哼了一聲,但看的出來,沒有之前那麼的緊繃。
突然惡趣味興起,趁著學長不注意……
「靠!」
看到學長被水噴得濕淋淋的狼狽樣,我就很想笑。
但在下一刻,我也跟著感到一陣涼意,我也跟著濕了。
眼前看到的是學長得逞的笑臉,我也不甘示弱,拖著學長就到最中間水最大的地方……
「褚,你不要命了!」
被水柱沖到很痛,可是很爽,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我們直玩到水不再噴出來以後才停下,兩人都像從水裡撈出來一般,身上無論哪處都滴著水。
可是這樣的學長似乎還是很有魅力,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
但在下一刻,卻看到學長看著我,微微瞪大了眼……
「學長?」怎?我身上怎了嗎?
「沒什麼。還不快弄乾,感冒了你就等著去提爾那邊報到。」學長瞬間又恢復了原狀。
說這話的同時,他一個彈指,就讓兩人身上都乾了。
這招到底是什麼啊?我好想學啊。這樣之後洗頭都不用拿吹風機一直吹。
學長哼了一聲,沒回答我:「還有要去的地方?」
話說……我好像忘了一件事情……
靠!手機!剛剛忘記拿出來了!

 

時間:5:45 PM  地點:台中

之後我和學長又去晃了一些地方,等到肚子開始餓的時候,我們才想說要去找點東西吃。
奇怪,是颱風要來了嗎?怎麼會變得這麼悶?之前至少還有風的說。
要是能下場雨就好了……
話才剛說完,就看到前面一朵雨雲,將同一條街化為兩個區域,其一在下傾盆大雨,另外一個則是像我和學長現在所待的區域,悶熱。
恍惚間,我好像就看到雨雲直接朝我和學長這裡奔來……
媽呀!這不會是言靈的後果吧!
「快跑!」
感到領子一緊,我就又被學長拎著後領跑了,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我還是很想說………
學長,我有腳!可以自己跑!就算跑得慢,也請務必讓我面對著前進方向跑啊!我快被你勒死了!
「閉嘴!」
但是,似乎學長跑錯方向了,雨還是很快的下到我們這來,刷刷刷刷刷幾聲,我和學長就全身濕透了。
也沒過多久,我被學長扯入了一間咖啡廳。
咖啡廳裡冷氣開很強,一進去,我就冷到打了一個噴嚏。
學長,為什麼突然拉著我跑……
才想這麼問,就看到學長一臉便秘臉的看著自己身上的濕衣服。
「學長……你該不會是在躲雨吧。」
學長瞪了過來,但隨即他又掃向全場,瞇起了眼。
怎……怎麼了?
我也跟著看過去,不少人正在看著我和學長,有些人瞪大了眼,有些人則像是看到什麼好康的那種眼神。
啊?他們在看我和學長?
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明明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一副狼狽像,怎麼會有值得看的地方?
「過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學長拖去咖啡廳裡的洗手間,一陣光亮,眼前就被換成了黑館──學長的房間。
才剛反應回來,就被學長壓在牆上,吻也跟著壓了下來。
等等……學長……你這是發哪門子的瘋啊?
學長沒有回答我,只是舌頭捲了進來,硬是刷遍我口腔的每個角落,還纏著我的舌頭不放。
「嗚嗯……」我最怕這樣的吻,只要一被吻上,身體就會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全身的力氣都會被抽去。
學長……不要……
學長的手摟上了我的腰將我更貼緊他,溼漉漉的衣服更容易讓兩人都能感受到對方身上的熱度,熱的發燙,更別提我的下半身……
快…….沒辦法呼吸了……
「你是我的……」
學長的吻,又從嘴上移到別處,細細的在我臉上流連。
這麼明顯的做法,讓人想裝傻也難。
學長……別……我想洗澡……剛才的雨黏答答的很難受。
「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等等流汗會更難過!
學長的眼睛瞇了起來,裡頭露出那赤裸裸的情慾以及恨不得侵略的欲望。
但是,學長還是把我拖了起來,三兩下就把我帶到了浴室裡,開了熱水。
浴室瞬間熱氣蒸騰。
身上很熱,卻不知道是因為熱水還是情慾的緣故。
襯衫的鈕扣一顆又一顆的被打開,學長還很惡劣的捏了我胸前一把。
「嗚!」
「很興奮嘛……」
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平常的學長,不會這麼做,除非他沒睡飽……
不過話說,他好像也是很累的時候就被我拖了出去。
下體一陣疼痛,回過神來看到的是學長帶有點怒氣的眼:「還有腦袋想東想西?」
長褲被脫下了,隔著布料,學長就這麼的舔下去,甚至張口包圍住。
「啊啊……」我錯了!別這樣!
和平常赤裸裸直接碰觸的感覺不同,雖然能感受到舌頭的動作,卻好像有了不一樣的感受。布料的摩擦,更是比平常帶來了更大面積的快感。
「嗚嗯…….」這樣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想要尖叫,嚇的我連忙咬住自己手臂。
「不准咬,我要聽到你的聲音。」察覺到我動作的學長,也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扳開我咬在口裡的手臂。
「學長……」看著他,雖然不明白他到底為什麼發瘋,但我也想不到那麼多了。我還不想明天下不了床啊!
「褚,你知不知道用這種眼神看我,只會是勾引?」
說完,我下半身最後一層布料也沒了,更直接的碰上學長的口腔。
莖幹、前端,無處不感受到那緊緻的高溫,甚至感到尖端也無一不被撫觸。那種濕熱感,讓我無力掙扎,只能從嘴裡哼哼個幾聲。
如果扯開情慾不談,從我的角度看向學長舔弄我,還真的…….有種說不清的……色情……
強烈的射精感直衝我腦門。
不…….不行了……
就在即將高潮的那一刻,學長卻突然抽了口,原本炙熱的環境頓時冷了下來。
「學長……?」出了口,才發現自己聲音的哽咽。不能理解學長的作為,眼前原本因為熱氣而顯得霧濛濛的視線,更顯得朦朧。
學長沒有說話,只讓我跪在他身前,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兩人一坐一跪的在浴室的磁磚上。
熟悉的刺入感從身後股間傳了來,有一下、沒一下的刺激著,像是描繪形狀,又像是要入侵。
「哼哼…….」
學長…….好難受…….
伸手想要握住自己的,這樣要解放卻似乎還不到解放程度的感覺很難熬。卻沒想到,中途卻被學長抓住。
「還不行。」
咬上學長的肩頭,當作是洩憤,得來的只是更撩人的觸碰。
清清淺淺的戳刺著,這比直接碰上欲望來的令人難耐。
「啊哈……」不由得抬起頭,想要汲取更多的空氣,但卻因周遭的空氣都是熱的,得來的只是仿若即將窒息般的快感。
學長的手指終於刺入,透過腸壁,可以感受到學長的動作,挑弄、微微的彎曲,又進又出。
「褚,你裡面好濕、好熱。」
學長那帶著沙啞、富含情慾的聲音,配合著身下的刺激,雖然緩慢,卻過於激情的動作,讓我差點繳械,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說,你是我的。」
突然,一根長指刺入,突來的刺激讓我差點尖叫出聲。
「快說,不然你就只能維持這樣的狀態。」學長說著,還握住我的下身。另外一隻手,在我體內快速進出,帶來莫大的刺激。
「啊啊……學長……」我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身後的刺激太大,前面卻無法發洩,脹痛的難過。
突然,手指又停了下來。
「說。」
雖然停了下來,但狀況沒有好到哪裡去,身體的空虛、麻癢都讓我很難忍受。
動了動腰部,學長卻沒有要動的意思,甚至要把手指抽出去。我了解到,這次學長是相當認真的。
「我…….我是你的……」學長……別這麼逗弄我……
「你是誰?」學長並沒有因此得到滿足,加重了語氣再問一次。
「我……妖師褚冥漾,只會是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一個人的,此生此世絕不改變。」
話說完,學長終於放開了前面禁錮的手,後面也加了一指,快速的逗弄。
很快的,我就潰不成軍,只能在學長的手中顫抖、呻吟。
第三隻手指也跟著進入,帶來的刺激更大,溫熱的口腔再度包圍著剛才被禁錮的地方。
這樣前後的刺激太大,我不禁失聲叫了出來,聲音尖銳的連我自己也沒辦法想像。
眼前一陣白光閃過,我連支撐自己的力氣也沒了,全身軟綿綿的。
可是,我知道不會那麼早結束……學長根本還沒……
「答應我,除了我之外,別讓其他人看到你這種表情。」學長沙啞的聲音這麼說著。
除了你,還有誰會對我做這種事啊……
學長冷哼了聲,沒說什麼。
「幫我。」
金屬拉鍊聲在這時候特別的響。
學長的……也興奮不已,除了水漬外,還有一層淡淡的乳白色……
一陣熱燒過臉頰。
不是第一次看了,甚至更羞恥的都看過,可是這樣色情的畫面我還是很難把持的住。奇怪,不是人們都說精靈是高潔的嗎?為什麼我面前這隻混血精靈,能做到那麼色情的畫面啊?
學長似乎笑了一下,直接拉了我的手去觸碰那塊興奮。
好熱……
等等……這是要放入我體內的……
一陣熱流湧向下腹部。
順著學長的手,剝下那層白色的阻礙,貌似聽到我那句話時,它似乎又變大了一點。
捧起,細細的舔拭、含入,每一處都不放過,就像學長對我所做的那樣。
根部底下……莖幹、前端……尖端的孔……
其實覺得很奇怪,明明是幫人做,自己也會跟著興奮,感覺很弔詭,可是卻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學長哼哼了幾聲,有些發抖的雙手,證明了他現在所承受的愉悅。
這麼一想,實在很有成就感,看著這個混血精靈因我發狂。
「夠了。」學長把手按在我頭上,阻去了我繼續的動作。
我靠在浴缸邊,下身卻在學長眼前被他一覽無遺。
學長……別看啦……感覺很怪……
「你身上還有哪處沒被我看過的?」學長邪笑了一下,又伸手到我身後,刺入一指。
這次的感覺,就不像剛才的挑弄,而是細細的撫觸著每一處,不時的彎曲,似乎要撐開我的腸壁。
雖然看起來止了渴,卻又像引起更大的火。
「嗚……」
學長……可……可以了……
忍不住抓住學長的手,這樣的撩人很難過啊!
長指在體內裡刺激著敏感點,卻只是撫過,而不加重力道刺激。
學長……進…….進來……我要你……
「用說的。」
「啊......嗯…….學長……進來…..我要……」
話還沒說完就感到熟悉的觸感在股間徘徊,帶著驚人的熱度,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脈動。
我緊張了起來,卻無法辨識究竟是興奮,還是害怕。
進……進來了……
熟悉的窒息感又冒了出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腸壁是如何被擠壓,幾乎每一個褶皺都被壓平。
可是,卻一點也不感到痛。
「嗚!」
太……太深了……
學長的一次沒入我體內,直接撞擊著深處。
抽出,插入,每一次都撞擊著敏感點。
我無法形容那樣的感覺,每一下都會讓我覺得似乎要從學長身上掉下去一樣,只能捲曲著身體。
突然,我的腰被握了起來,整個人也從看著學長的姿勢,變成了背後式,中間磨擦的刺激,讓我失聲尖叫。
身後的撞擊更猛烈。
這樣如同獸類交媾的體位,讓學長每一次的撞擊都是又深又重,弄到連我都分不清楚是不是已經達到高潮,只知道強烈的射精感不斷的湧上,不斷的就像沒有終點一樣,傳遍每個毛細孔。
「啊哈……」
「褚,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學長從我身後壓了上來,手也握住我的開始加重刺激。
「啊……我也……只是……學長的……」
隨著學長越來越重的動作,讓我知道他快要高潮,由於這樣的認知,我的身體很自動的更興奮,不由自主的絞緊。
每一次都頂到了最深的地方,不只學長快…….我也快了……
「褚,一起……」
感到更緊緻的從下身傳來,我忍不住……
意識瞬間斷裂,同時也感受到身後人熱燙的液體充滿自己體內。

之後的事情我沒印象了。
只知道學長莫名其妙心情很好。
再問他……究竟為什麼突然把我抓回來滾床單…….
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我在外招蜂引蝶!
靠!究竟是誰招蜂引蝶啊!說是下雨,學長明明也有被淋濕、其他人也有看學長啊,為什麼只有我!
嗚……腰好痛……


還有……為什麼我要把滾床單的過程寫得這麼詳細啊!


 

 

 

原本沒想把在魚羊的這些賀文移過來的,但是因為這些文章我都沒備份,

想想還是把它移過來了,免得之後真的都不見就GG啦。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