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家教(冰漾)from阿甲(魚羊千櫃賀文)

 

 

「你在搞什麼!」黑館四樓的某一間房裡傳來男人的怒吼聲,接著是男孩的哀號聲。

「痛...」我抱著頭趴在桌子上,剛剛被學長打過的地方還腫腫的。

「聽好,我再教你一遍,再不會你就完了!」學長深吸一口氣,然後耐著性子又從頭教我一遍,然後他N度發現我還是不會,我想學長現在一定很想去撞牆。

「對不起嘛!」我縮著頭,看著課本上複雜的圖型有看沒有懂。

等等你靠那麼過來要幹嘛!

「我們從頭開始。」學長笑的很不妙的靠過來,然後一把抓住我往他身上拉。

「這個,懂不懂?」學長修長的手指指著課本上比較基礎的圖型。

是說學長的手還真漂亮耶,白白嫩嫩的,很像人家說的那種鋼琴家的手指。

「誰叫你看我!看課本!」學長又是一巴掌下來,我懷疑他叫我坐在他身上只是純粹比較好巴我而已。

「你放心,絕對不只這樣。」學長在我耳邊說出不明話語。

「認真!」是是是!

「好了,考試。」學長殘忍的闔上課本,接著拿出一張空白紙。

等一下下考什麼試!

「畫出來,剛剛我教你的那個。」我瞪著空白的紙張,腦袋也是一片空白。

「好,時間到。」過了大概半小時之後,學長抽走還是空蕩蕩的白紙。

「零分。」我聽的出學長很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兩個讓我想去撞豆腐的字。

「呃!」學長突然一把扯開我的襯衫。

幹什麼幹什麼現在不是應該要檢討考卷嗎!

「懲罰。」我不敢想像下次考零分會怎樣。

「嗯!」學長又把我的襯衫往後扯。

「就這樣。」不是吧!

「繼續,我再教你一次。」很悲慘的學長教完之後我還是不會,理所當然又是一個鴨蛋。

「很好。」學長涼涼的說著,不過我覺得一點都不好。

果然在下一秒我褲子的拉鍊就被往下拉。

「繼續。」其實我覺得學長你應該不用考了。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然後直接扯掉我的襯衫牛仔褲和底褲,瞬間我光溜溜的躺在學長身上。

我抬頭,對上一雙逐漸暗沉的紅色眼睛。

「學長...!」你驚叫一聲,因為他把你轉過來面對他,你紅著臉。

「啊啊...」現在的你是一絲不掛等於全裸,他則很順手(順嘴?)的直接舔上你胸前的敏感。

「呀啊...」感覺到自己的脆弱被掌握,另一隻大手很過分的上下套弄。

「哈啊...嗯啊...」我趴在學長身上喘著,胸前ˋ下體,一波波快感蔓延到全身。

「呃啊啊!」你終於按奈不著似的射出白濁,射在他身上。

他沾你的白濁,接著將手指刺入,開始擴張,在稚嫩上的手卻沒停下來,反而套弄速度越來越快。

「呀啊...嗯啊...」你感覺到他火熱的慾望抵在你的穴口,然後他用力的上頂,將你下壓,體內的濕黏隨著他的進入被擠壓出來,從你的大腿慢慢往下流,接著流到地毯上,形成一圈深色水紋。

「剛剛那題會了沒?」他低沈的嗓音在你耳邊無限放大。

「什...啊...麼...」他微微抽插著,你含糊不清的應著。

「圖型...會畫了沒?」速度變快了一點,但還不到無法言語的程度。

「不...嗯...會...啊啊!」在情愛面前你沒辦法說謊,像是不由自主,而他突如其來的狠頂卻讓你驚叫出聲。

「......很好。」他危險的瞇起紅眼,接著將你推倒,然後就是一陣猛抽。

「嗯啊───慢...啊啊...點....呀啊...」你望著身上的他,對於他對自己的侵犯你只感到幸福。

「我們就做到你會為止吧。」氣息有些不穩的他速度不改的繼續挺進,掛著讓你毛骨悚然的笑容說著。

「不...呃啊...嗯啊啊!」過多的快感讓你再度射出白濁,你張著迷濛的眼,對上他暗沉的紅瞳。

「學...啊啊...長...我...嗯...不行...」破碎的語言連你自己也聽不懂。

「哼...」耳邊是他的悶哼,接著他射在你體內。

「以後上課最好認真點。」語畢他又開始快速的抽插,你無法言語

「啊啊...知...知道...哈...了...嗯啊...」身體隨著他的律動主動搖擺著,腰部感到很酸麻。

「呀啊───」他將你翻身,繼續。

「哈啊...嗯啊...啊啊...」你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因為他猛烈的攻勢。

你甚至感覺的到他的大手正過分的挑逗著你全身上下每一吋肌膚。

 

 

後來呢。

 


「嗯!」學長不要再摸了!

「你專心啊,不要理我。」那就把你的手移開......不要舔啦!

「你好香...」香個鬼!剛剛的......都還沒清掉...學長你在幹嘛啦!

「甜甜的...」說完還把我身上的......給舔掉。

「軟軟的...」學長很順的直接咬上我。

「不...嗯...要咬...我...」還沒發現自己已經被壓倒在地上,學長在我身上咬來咬去,明明ˋ明明剛剛就....

「就怎樣?」我撇過頭去,知道自己的臉熱的快冒煙。

「所以你到底會了沒?」我望過去,不懂話題怎麼會跳到這來。

「不然你想要聊...如何讓我獸性大發嗎?」學長越咬越上面,最後咬到我嘴上來,直接把舌頭伸進去。

誰要聊這個啦!

其實你不知道,你隨便一個動作都可以很容易的讓他失去控制。

「哈...」學長看著我,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案。

「那個...很複雜嘛...」我又撇過頭,小聲的抱怨著。

「不然先休息一下吧。」學長看著我微紅的臉蛋,印了一吻在上面,接著扶著我坐起身。

耶!

我乖乖的讓學長抱著我,清洗完畢後學長幫我穿上襯衫和褲子,接著又抱著我往餐桌走去。

「會不會餓?」學長大概知道我早上還沒吃,看看時間也中午了。

「唔...還好耶...」雖然剛剛消耗了很多體力,不過其實不怎麼餓。

「吃。」學長把我拉到他身上,把湯匙放到我面前。

學長我想吃蛋糕...

「等一下再吃。」學長皺眉,硬是要我吃掉。

好嘛好嘛...

乖乖張口,學長就這樣餵我直到我吃完一整盤的義大利麵。

「呼...」我滿足的吐出一口氣,義大利麵真是好吃。

「你這樣蛋糕還吃的下嗎?」學長看著躺在他身上的我。

咦?可以啊。

「你不是飽了?」嘖嘖嘖學長這你就不知道了,裝甜食的胃跟裝主食的胃是不一樣的!

「真拿你沒辦法。」學長嘆了口氣,拿來一盤巧克力蛋糕。

「張嘴。」學長我可以自己吃啦。

「不然不要吃。」要要要!

趕緊張開嘴巴,怕失去我最<b>心愛的</b>蛋糕。

「好了吧?」學長很不爽的餵完我之後有點不耐煩的問著。

學長你怎麼了?

其實有時候我真的搞不太懂學長。

「哼。」又怎麼了啦?

印象中學長不會因為餵我就生氣啊,難不成是我又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學長...」無奈之下只好轉過身,看著眼前很幼稚的兔子。

「幹什麼?」學長口氣非常之不好的問著。

你怎麼了嘛!

「不想理你。」啊?

學長不要生氣嘛...雖然不知道學長為什麼生氣。

「不要生氣啦...」鼓起勇氣,我坐起身,把臉貼近學長。

「嗯!...唔嗯...」學長抬起我的臉,惡狠狠的吻上。

一被學長吻上我整個人都軟了,癱在學長身上任憑學長不斷的吻我。

「哈...哼嗯...嗯嗯...」學長放開我之後又吻上來,如此不斷循環。

「哈啊...」學長你到底怎麼了啦!

「嗯!」學長一把扯開我的襯衫,把我壓到餐桌上,當然上面的食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收走了。(其實是被某黑袍丟到地上去了((汗)

「學長!」我驚叫出聲,因為某人又開始啃咬我,而且還越咬越下面。

「快...嗯...住手...啊...」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我連忙喊停。

「身為老師的我───」重重的咬了一下。

「當然要教你什麼叫做『吃醋』!」然後就直接把我拎到房間,接著丟到床上,最後當然就是他老大壓上來。

吃什麼醋啦你───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禋
  • 噗,是吃蛋糕的醋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