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同學會(魚羊四百櫃賀文)

 

 

 

 

「那麼,我出門囉,學長!」拿起隨身的小包包,我跟學長報備一聲就準備出門了。

看到學長背對著我點了一下頭,我也就放心的轉過身去。

現在,我正要前往同學會的會場。

是的,你沒聽錯,就是同學會!

而且還是國中的同學會。

其實……本來我是很不想去的。因為,國中的那群人我又不熟,唯一熟的就只有衛禹一個人而已,至於其他的人,我連名字都忘記了,要我去那邊做什麼呢?

更何況……我也不是很喜歡他們,所以實在不是很想出席。

但是,之前回原世界一趟時,遇到了衛禹,他拿了一張同學會的邀請函給我,要我那天一定要出席。

我問他為什麼?他居然回答我說,因為他是主辦人,所以我一定要出席,這是主辦人的權利!

最好是啦!

我不知道主辦人還可以這樣要求人出席的!

『有什麼關係,反正冥漾你已經變了很多啦,讓同學們看看改變之後的你也好阿!更何況,這幾年的同學會你一次都沒有來過,這次好不容易輪到我主辦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來一趟吧!如果你還是不喜歡那些人的話,你也可以帶你的朋友們來阿!』

這是那天衛禹跟我說的話。

為了這段話,我猶豫了好久。

我知道衛禹是一番好意,他希望可以讓大家看看跟以前不一樣的我,看看改變之後的我,讓大家對我的印象變好,不再停留在「衰人」的時期。

但是……真的可以嗎?

如果我真的出席了,真的可以改變大家對我的看法嗎?

大家背地裡是怎麼說我,我是知道的,反正絕對跟「衰」這個字脫離不了關係。

我真的能夠改變大家的觀感嗎?

大家真的會認為我變了嗎?

萬一……萬一他們還是像當年那樣嘲笑我呢?

想起以前受盡欺負的生活,心就一陣陣的絞痛……

我不希望再回到過去那樣的生活了。

『你就去阿!要是真的又被欺負,你不會反擊回去喔,現在的你絕對有這個能力!』學長冷哼一聲。

『反擊回去?他們只是普通人而已耶!』反擊回去還得了!!

『去就是了啦!囉哩囉唆什麼!』最後學長不耐煩的這樣說。

『我真的可以嗎?』我還是很猶豫。

『你這幾年在Atlantis難道是待假的嗎?』學長突然冒出這句話來,『你覺得你沒有任何改變嗎?』紅眼直勾勾的盯著我瞧。

不知道為什麼,慌亂的心在那一刻突然平靜了下來。

是阿!這幾年我不是在這裡待假的,我也學了很多東西,我知道自己正在一點一滴的改變,就連衛禹也說我變了很多,我不再是一無是處了,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畏畏縮縮的褚冥漾了!!

『所以,你去不去?』紅眼看著我,等著我的回答。

『嗯!我去!』笑著點點頭,我覺得豁然開朗。

我要讓大家看看改變之後的我,大聲告訴他們,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褚冥漾了!


*     *     *


說是這麼說啦,但此刻,站在包廂前面,我還是緊張的不得了,頻頻深呼吸,就是沒有勇氣去開眼前那扇門。

這次的同學會是在一家日式餐廳的包廂裡舉行的,衛禹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還是一間看起來頗高級的店呢!

顫抖著伸出手,我正想轉開門把時,耳朵冷不妨的聽到從包廂裡傳出來的對話聲。

「喂!你們說褚冥漾今年會不會出現阿?」一個聲音這樣問著包廂裡的人。

「褚冥漾?誰阿?」有人疑惑的這樣問。

「你是說那個很衰的人嗎?」有個人這樣回答。

「喔!他阿!」然後是大家恍然大悟的聲音。

「誰知道,之前辦的同學會他沒一次出現的!」之後是有人訕訕的說。

「可是衛禹不是說他這次會來嗎?」有個女生這樣說。

「時間都到了他還沒出現,我看他這次也不會來了啦!」

「說不定在來的路上又出車禍了!」

「所以他現在說不定是在醫院裡嗎?」

「有可能喔!」

「不然就是走路去踩到水溝!」

「說不定被樓上掉下來的花盆給砸到了!」

「也說不定是被狗追阿!」

「反正,他一定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麼衰啦!」

「哈哈哈,沒錯沒錯!」

「喂!他如果真的來了,待會我們就跟他拍照看看吧!不是七月了嗎?說不定可以拍到靈異照片喔!」突然一個同學這麼提議。

「對耶!我也要拍,算我一份!」

「我也要!」

「我也要!」

聽著從包廂裡傳出的取笑聲,我的動作僵住,就那樣愣在門前。

果然還是……沒辦法……還是回去吧!

接著我轉身就準備順著來時路回去。

「咦?冥漾你已經到啦,怎麼不進去呢?」衛禹突然從身後冒出來,看到我尷尬的表情之後他也大概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想將我往裡面帶。

「那些話聽過就算了,別放在心上!倒是你既然都來了,至少也跟大家打個招呼吧!」然後,不顧我的阻止一把推開眼前的門。


*     *     *


現在是怎樣!?看著眼前詭異的情況,冷汗一滴滴從額頭冒出來。

剛剛衛禹打開門之後,包廂裡的人全都愣住了,個個都疑惑的看著我。

「過來阿,冥漾!」衛禹將我往前拉,我被動的被拉著走。

「他是褚冥漾!?」

「騙人!變好多喔!」驚呼聲接連響起。

接著,一堆人又驚又喜的擠到我身邊拼命要跟我講話。

變很多?也是啦,這幾年我把頭髮留長了,現在應該快到腰了吧?

之後,衛禹把我拉到他旁邊的位子坐,我居然還看到一堆人失望的表情。

這是怎麼回事?我完全一頭霧水。

「天阿……褚冥漾變好多喔……」我看到女同學竊竊私語的一直往我這邊看。

「感覺變的比較陰柔了耶……」就連男同學看我的眼神也變了。

週遭的氣氛詭異到一個不行,讓我很想馬上就離開這裡。

「衛禹……」我轉頭正想跟衛禹說想要先離開時,衛禹好像洞悉了我想說的話,早一步開口:「不行!」

「為什麼?」我抗議!在這裡我好不自在阿……

「至少吃點東西再走吧!」衛禹笑著這樣說,「這裡東西很好吃喔,不吃很浪費耶!而且,這裡的甜點可是吃過的人都說讚的呢!」衛禹拋出誘餌。

「甜點!?有甜點可以吃嗎?」我的眼睛一亮。

「有阿!不過甜點最後才會上喔,如果你想現在就離開的話我也不勉強啦……」衛禹笑笑的這樣說。

「誰說我要離開!為了甜點我絕對會待到最後!」我一秒說出這句話。

「是嗎,那在吃甜點之前你就先吃點東西墊墊胃吧!」

「好!」

就這樣,小綿羊被大野狼誘拐了。


*     *     *

 

「好好吃喔~」心滿意足的一口一口吞著好吃的甜點,我所有的不愉快早已一掃而空了。

耳邊傳來的種種耳語,我全部沒聽見,只顧著吃甜點。

「好…好可愛喔!」

「怎麼會這麼可愛!」

「好想把他抱在懷裡喔!」

周圍一群大野狼蠢蠢欲動,但褚冥漾絲毫沒有察覺。

「冥漾,我的也給你吃吧!」衛禹笑著將他的那份甜點推到我面前。

「你不要嗎?」我疑惑的停下動作看著他。

「這裡的甜點我吃過很多次了,所以沒關係!」衛禹這樣解釋。

「是嗎,那謝謝你!」說著說著露出一抹笑容來向他道謝。

「不客氣!」衛禹也笑笑的,他可沒忽略周圍那群男生看到冥漾露出笑容的那瞬間臉紅的樣子。

「「我的也給你!」」一群人異口同聲的將他們的甜點端到我面前來。

「你們都不吃嗎?」看著眼前這群同學,我覺得似乎有哪裡怪怪的。

我跟他們明明不熟阿,可是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叫我「漾漾」啦?剛剛就有好幾個同學這樣叫我……

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好多不熟的人叫我「漾漾」,感覺真奇怪呢……

而且,為什麼這些人要把飯後甜點給我,他們自己不吃嗎?

還是他們不喜歡吃甜點?

或是他們覺得不好吃?

可是我看坐在另一邊的女同學們都很開心的吃著甜點阿,怎麼就只有眼前這群男同學不吃呢,還說要給我?

真的太奇怪了。

「「我們不吃!」」又是異口同聲的回答我。

雖然他們說要給我,但我倒是不怎麼敢拿……

畢竟,我跟他們真的不熟阿!

所以……「不用了,我吃衛禹這份就好了!」我拒絕了他們。

大部分人聽到我這樣說,先是一臉失望,接著就默默把自己的甜點給拿走了。

只剩下一兩個堅持就是要給我吃,就算我拒絕也沒用,因為他們把甜點放在桌上之後就跑掉了。

「奇怪,他們到底是怎麼了?幹麻硬是要把甜點塞給我?難道他們已經吃不下了嗎,可是,那也沒必要把甜點給我阿……」我疑惑的喃喃自語。

聽到我的喃喃自語,衛禹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阿哈哈……」衛禹笑到抱住肚子。

「衛禹?」我疑惑的看著突然笑出來的衛禹。

「沒……沒事……」然後他繼續笑。

怎麼連衛禹也變奇怪了……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問號滿天飛,但是卻沒人能回答我。

算了,我還是快點把甜點吃完快點離開好了。


*     *     *


等到我把甜點吃完,準備要離開時,剛才那群男同學又突然湊到我面前來,一個一個跟我要MSN和手機號碼。

也擅自留了他們自己的電話給我,還寫了滿滿一張紙。

怪了,他們這是怎麼了?

幹麻突然間跟我那麼熱絡阿?

而且,不只這些男生,就連其他女同學也吵著要我留電話跟MSN給她們,然後也跟著在那張已經寫滿了手機號碼的紙上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啦?

當我一臉疑惑的問著走在一旁的衛禹時,衛禹倒是一副要笑不笑的臉跟我說:「你就當他們全轉性就好了!」

什麼意思阿?

喂!

然後,衛禹跟我揮揮手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今天,還真是奇怪的一天。


*     *     *


「漾漾你回來啦!」一推開黑館的門,我就聽到天使的聲音。

「安因!」我笑著迎上前去。

「同學會好玩嗎?」安因掛著一臉溫和的笑容,摸摸我的頭。

「那裡的甜點很好吃喔!我本來想帶回來讓你們吃的,但是他們說甜點已經賣完了……」一臉遺憾的表情,本來還想另外買一些帶回來吃的說……

「沒關係啦,漾漾有這份心意就夠了!」安因還是一臉溫柔的笑意。

「你要出門嗎?」安因穿著黑袍還提著一個袋子,看起來就是要出門的樣子。

「嗯,我要去肯爾塔一趟!」安因笑著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我先回房囉!」跟安因揮揮手,我一步一步走上樓梯。

回到房間之後,我把小包包放下,攤在沙發上。

好累阿……明明只是一個同學會而已,為什麼我會覺得那麼累呢?

我想是我的心累了吧……

今天那群同學真的都很奇怪阿!

態度變的那麼熱絡就算了,可是看著我的眼神變的很奇怪這又是怎麼回事?

攤在沙發上,我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算了,不想了。

反正以後應該也不會再見到面了!

還是先去洗澡吧!

坐起身,我拿了換洗衣物就往隔壁房間走去。


*     *     *


「學長你在嗎?」敲敲學長的房門,房門過一會就打開了。

「回來了?」學長淡默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嗯!」我點點頭,跟著踏入學長的房間。

「要用浴室就去吧!」說著就轉身走回沙發上,拿起看到一半的書繼續看。

我抱著換洗衣物往浴室走,途中一張紙條飄下來,我沒注意到就進浴室了。

直到我洗好澡,一身舒爽的踏出浴室,才看到學長手上拿著一張紙條,眉頭深鎖。

「學長在看什麼?」我一臉好奇的靠過去。

「這是剛剛從你身上掉下來的。」學長把紙條拿到我面前。

我疑惑的伸手接過,打開一看。

阿!

這是今天同學們給我的電話號碼。

「同學?男的嗎?」學長眉頭皺的更深。

「也有女同學的啦,不過的確,好像是男生比較多的樣子……」我開始回想那些給我電話的同學人數。

好像的確是男生佔大多數耶!

這張紙上好像有全部男生的電話耶!我突然意識到這件事。

不過說也奇怪,今天的同學會大家都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拼命擠到我身邊跟我講話,我也不知道要跟他們講些什麼,害我尷尬的要死。

甚至還有女生問我有沒有女朋友的!

「那你怎麼回答?」學長問。

「我當然是說沒有啦!」畢竟像我這樣的個性,哪個女生敢接近我阿?不被我的衰運害死就不錯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這樣回答之後,居然看到附近的男生都一臉鬆了口氣的表情,我還聽到有人說「還有機會」這樣的話。

機會?什麼機會阿?

我問衛禹那是什麼意思,衛禹也只是笑的像是抽筋一樣,拼命笑就是不回答我。

可惡!

他到底是在笑什麼啦!

他今天一直都是那樣怪怪的,笑的神神秘祕的,也不跟我說他到底為了什麼笑的那樣開心。

接收完我腦袋裡想的所有事之後,學長突然抽過我手上的那張紙,我正疑惑著學長拿走那張紙要做什麼時,就看到一團火焰亮起,接著,紙條瞬間化為灰燼。

「學長!」你幹麻把紙燒了?

「我高興燒就燒,你有意見嗎?」學長瞪了我一眼。

算了,燒了也好,反正我本來就打算要丟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我心裡想的這句話,學長原本有點不高興的表情總算是緩和了許多。

怎麼今天就連學長也怪怪的阿?

我大感疑惑不解。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上官唯
  • 吃醋啊,學長大吃醋
  • Claire Chen
  • 孩紙不要知道對你的心臟比較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